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002章 趁机把婚离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桐再也控制不住,双手捂面,痛苦地哭出声。

  “太太”吴妈担忧地走上前问道,“您没事吧?”

  “嫂子,你一定要相信我老大啊,他是迫不得已的,不然怎么可能让别的女人碰他,你知道他有很严重的洁癖的!”宋迟急忙替厉景琛解释道。

  布桐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就是止不住地痛哭着。

  从厉景琛在国外出事的时候她没这么哭过,第二人格出来的时候她没这么哭过,她告诉自己要坚强,这种时候她必须扛起一切,没有资格脆弱,可是在这一瞬间,她想象着李楠楠说的那些画面,却再也止不住了。

  不是因为别的女人曾经照顾过厉景琛,而是她能想象得到,当时的厉景琛,会有多绝望多无助,会有多想回到她的身边。

  她也恨自己,为什么当初对他不能再有多一点的信任,如果她足够相信他,拦着他没有让他上飞机,他们就不会各自经历着那么多的痛苦

  李楠楠见布桐这么崩溃,以为她是在吃醋,心里瞬间得意极了。

  她辗转来到帝都,一边打零工混口饭吃,一边寻找厉景琛,是在一家小饭店当临时洗碗工的时候,在电视上看到厉景琛和布桐的报道的。

  那天,电视里放出厉景琛和布桐的照片,称厉景琛在酒吧买醉,疑似出轨。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布桐,一个在厉景琛昏迷时,从他嘴里说出的唯一两个字。

  原来布桐长得这么好看,还是个大明星,她打听了一下,得知布桐很出名,要颜值有颜值,要演技有演技,家世更是好得不得了,又嫁给了厉景琛,儿女双全,是所有女人都羡慕的国民女神。

  那一瞬间,李楠楠的心里又高兴又难过。

  高兴的是她终于找到厉景琛了,得知他住在一个叫做星月湾的地方,是帝都最有钱有势的男人。

  难过的是,她终于知道当初自己为什么留不住厉景琛了,原来,他的妻子这么美,美得让人嫉妒!

  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心底的最后一丝憧憬,在那一瞬间彻底烟消云散了。

  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不想一辈子这样打零工求生存,她不会来星月湾找厉景琛的。

  李楠楠敛了敛游离的思绪,望向被保镖控制在沙发上动弹不得的厉景琛,就是这张魅惑众生的脸,从她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开始沦陷了。

  厉景琛昏迷的那一年,她虽然很辛苦很辛苦,可是只要每天看着他的脸,她就会生出一种强烈的幸福感。

  她曾经无数次地幻想过,等这个男人醒来,知道她是怎样为他付出的,一定会感动得热泪盈眶,然后他们结婚,生儿育女,过上最幸福的生活。

  可是有一天,昏迷着的厉景琛,却突然叫出了一个名字——布桐。

  他终于开了口,有要苏醒的迹象了,可是李楠楠却高兴不起来。

  布桐,一定是个女人的名字。

  她努力安慰着自己,这个名字不一定是他爱人的名字,说不定连名字都不是。

  直到厉景琛说这两个字的频率越来越高,而且有一天,他叫完布桐之后,直接叫了声“老婆”。

  那一刻,李楠楠的心彻底碎了。

  是啊,她怎么就没有想过,救上来的这个男人,已经有家室了呢?

  或许是他长得太完美了,所以她根本不想去考虑这些,只愿意沉浸在自己的美梦里。

  李楠楠重新望向还在流泪的布桐,她可真幸福啊,能被厉景琛这般完美的男人这么惦记着,连在昏迷中,都念念不忘。

  想到这些,李楠楠心底对布桐的厌恶和憎恨,又加深了几分,抬高嗓音道,“景琛在床上又整整躺了一年多,才终于站起来的,你知道那一年里他有多辛苦、有多痛

  苦吗?他每天都要承受常人难以承受的痛,好几次疼得晕过去,而陪在他身边的人一直是我。

  布桐,你是很漂亮,但那又怎样?不是每一个人,都只看脸的,我就知道,我陪着景琛经历的那些时光,是无法抹灭的。”

  “不好意思啊李楠楠,我们家老大还真就是看脸的,”宋迟不客气地怼回去,“你别高兴得太早,你以为刚刚这个男人叫了你一声亲爱的,你就是他的心头宝了,没听见我嫂子说什么吗?先看清楚眼前的男人是谁再来耀武扬威好吗大姐?”

  李楠楠:“”

  宋迟的话,再次让李楠楠思忖了起来,刚刚厉景琛的行,的确跟她照顾了三年的那个厉景琛不一样,可是他的确就是厉景琛没错啊,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你们聊完了没有,我都困了”厉景琛打了一个哈欠,慵懒的道,“布桐,想知道的你都知道了,可以放我回去睡觉了吧?”

  布桐止住抽泣声,湿漉漉的双眸看着厉景琛,像是要透过他,跟另一个灵魂对话。

  “你不告诉我那些年发生的事情,就是因为李楠楠的存在,对吗?”

  宋迟一惊,“嫂子,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我老大怎么可能是这种人!”

  “你不要说话!”布桐制止住宋迟,继续对厉景琛道,“我的确应该谅解你,毕竟你动弹不得,别无选择,可是你知道的,我有洁癖,你被别的女人这样贴身照顾过碰过,我只要一想起来,心里就会膈应,无比膈应”

  厉景琛挑了挑眉,笑着道,“那这么说,这副身躯已经在你的嫌弃范围之内了?那可怎么办呢,我们现在还是夫妻呢,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晚上还在睡在一起,给你添堵多不好意思啊,要不趁机把婚离了?”

  宋迟蹭地一下站起身,“老二,你他妈瞎说什么呢,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宋迟的话音刚落,便听见布桐开口道,“好啊”

  “嫂子,你说什么?”宋迟惊得下巴都快掉了,你可千万不能冲动啊嫂子,这个女人的话不足为信,她肯定添油加醋了,你不能因为一时生气就这么冲动做决定啊,你要跟老大离婚,除非先打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