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006章 中毒而亡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宋迟很快关上门离开,布桐把小月牙抱到床上,吩咐一旁候着的吴妈,“去给小月牙冲一杯奶粉吧。”

  “是,太太。”

  “妈咪,月牙儿不饿,月牙儿想爹地”小月牙喃喃的道。

  “乖,爹地有事情要忙,不过很快就会回来陪小月牙玩,而且不会再离开小月牙了。”

  “真的吗?”小月牙有点不相信。

  “当然是真的,所以小月牙要乖,跟妈咪一起等着爹地回来,然后让爹地带咱们回家,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了”

  布桐想象着那个画面,忍不住湿了眼眶。

  “嘻嘻”小月牙高兴地笑出声,“月牙儿要跟爹地一起玩!”

  “嗯,爹地会陪着你的,爹地最爱的就是你了。”

  没一会儿,吴妈便拿着冲好的奶粉进来,小月牙每次一喝饱就会犯困,喝下半瓶奶后,便直打哈欠,闭上眼睛靠在布桐怀里睡得又香又甜。

  “太太,您累了一天了,我去给您放热水,您泡个澡好好睡一觉吧。”吴妈小声道。

  布桐弯了弯唇角,“好,谢谢。”

  吴妈刚转身走进浴室,房间的门便被人敲响,宋迟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嫂子嫂子!你猜我看到了什么惊奇的画面!我”

  “小点声,”布桐急忙打断他,“小月牙想念爹地,我好不容易才把她哄睡着的。”

  “哦哦,对不起,”宋迟抓了抓头发,压低嗓音道,“嫂子,林澈居然转性了,他不闹了,安安静静地在看书,我是不是瞎了?”

  “这很奇怪吗?”布桐并没有觉得意外,“他从小蛰伏在布家,肯定是要让自己成为爷爷期待看到的模样,看书学习是他从小到大每天都会做的事情,就算是装出来的,十几年下来,也会养成习惯的吧?”

  “这样啊”宋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这几天不是消停点了吗?你也吩咐把他的手铐打开了一个,他倒是没有再寻死的想法了,我刚刚特意问过看守他的保镖,听说他很安静,现在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看书,嫂子,你觉得他这是真的收心了,还是装的呢?”

  “不好说,我要是能看透他,也不至于被他骗了这么多年了,”布桐自嘲地笑了笑,“现在我主要是想利用林澈引出那个大徒弟,至于林澈是不是改过自新,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他就算改过了又能怎么样呢?能弥补那些伤害,能让诗爷回来吗?不是任何错,都可以原谅的。”

  “嫂子,这就是我想说的,我还怕你会心软呢,林澈不值得原谅,因为他的错是无法弥补的。”

  布桐敛了敛神,道,“现在我们已经放松了对林澈的监视,不出意外的话,我相信那个大徒弟一定会出现的,守株待兔就可以。”

  “好,都听嫂子的吩咐。”

  吴妈从浴室里走出来,看见宋迟,吃了一惊,“你怎么还在这里?先生不在,你大半夜的还在太太的房间,像什么样子?”

  “吴妈,你就是老古董,我是来跟嫂子商量正事的,谁敢乱说什么。”

  “行了行了,说完了就赶紧出去吧,没看见小公主都睡觉了吗?太太也该休息了,她每天这么累,你们就不知道少烦她一下吗?”

  “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是嫂子做主,我当然要来汇报了,”宋迟摆摆手,“嫂子,你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好,辛苦你了。”

  布桐把小月牙放到了床上,去浴室洗了个澡,回来之后喝了吴妈给她热的牛奶,虽然很累,但是却没什么睡意,在床上躺到了深夜,才渐渐入睡。

  第二天一早,布桐在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中醒来。

  原本就浅眠的女孩很快睁开了眼睛,起床去开门,果然看到一脸焦灼的宋迟站在门外。

  “怎么了?”布桐立刻警觉了起来,“是不是老二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不是,嫂子,是战天出事了。”

  “战天?”布桐蹙眉,“他能出什么事?”

  “战天死了,嫂子,事情有蹊跷,你要跟我去看看吗?”

  “当然,你等我一下,我先洗漱。”

  “好。”

  布桐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好换上衣服,把还在睡觉的小月牙交给了吴妈,便跟着宋迟出了门。

  来到关押战天的房间,宋迟在事发后安排的法医已经在检查战天的尸体了。

  布桐很少面对这样的画面,只看了一眼,便转过了身去,浑身止不住地发冷。

  “嫂子,你没事吧?”宋迟担忧地问道,“都怪我,不该让你来看这样的画面的,老大如果知道了,非骂死我不可。”

  “我没事,适应一下就好了。”布桐努力克服了不适感,深呼吸一口气,重新转过了身去。

  没一会儿,法医便检查完毕,摘掉手套和口罩,上前汇报道,“厉太太,根据初步的检验,死者应该是中毒而亡,我在他的脖子上发现一个很小的针孔,毒素应该就是从那里注入的。”

  “不可能的,”宋迟立刻出声否定道,“看守战天的地方有无死角的监控,事发之后保镖已经查看过监控,根本没有外人接触过他,我们的人只是进去送饭,根本不可能给他下毒,监控拍得一清二楚。”

  法医点点头,“那我只能把尸体带回去解剖,进一步检查才能给出最终的结论了。”

  “好,赶紧去,一定要速度啊。”宋迟催促道。

  “我明白,不出意外的话,下午就会有结果。”

  法医很快带着助手,把战天的尸体搬走。

  “嫂子,这件事情你怎么看?”宋迟望向身旁的女孩。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老大不在的时候,听嫂子的话是他应该做的,但他并不是因为她是嫂子所以才听话,而是布桐现在所表现出来的能力,让他心服口服地服从。

  布桐四下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事发地点正是战天住的房间,比较简陋,只有一张简易的单人床和一张吃饭用的小桌子,四个角都有监控,一扇窗户能打开,但是窗户外面是封死的,人不可能进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