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008章 跟我老公很相似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我也不知道啊,”布桐笑了笑,“我都想把之前那位给我算命的大师请来问问,我究竟还要经历多少事情才能安稳度日了。”

  吴妈看着女孩脸上的笑容,更加心疼了,“照那位大师之前说的,太太命里的劫难不是应该算是过去了吗?怎么还出这么多乱子呢?”

  “如果该经历的劫难真的已经过去了,那是不是就说明,现在所经历的事情,并不会变得严重,一切都会很快好起来呢?”布桐若有所思,“如果是这样的话,当然最好,毕竟我们家已经经不起任何劫难了,尤其是分离,我不想把爷爷和孩子送走。”

  “太太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了,老天会开眼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但愿吧”

  战天突然被杀之后,所有人的神经都高度紧张了起来。

  科研团队日以继夜地研究了两天,终于在布桐给的最后的时间内,研究出了有效防止蛊虫靠近的物质。

  “太太,输送毒药到战天体内的蛊虫应该是下毒的人提前有准备要让它消失的,所以我们在战天的血液里并没有找到完整的蛊虫,只找到了一点点蛊虫的残骸,第一时间做了研究,才研究出了这种物质,能确保同类蛊虫靠近。”

  布桐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来一点点,“好,立刻使用,但就算用了,安保方面也不能松懈。”

  “嫂子你放心,安保方面绝对没问题。”宋迟拍着胸脯保证道。

  “太太,蛊毒的繁殖和培育,需要极其严苛的气候条件,一般在亚热带地区会比较好繁殖,咱们帝都的气候其实是不适合的,但现在天气渐渐变热,条件相对来说变好了一些,所以那个人只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的确可以培育,不过这也是需要时间的,而且培育出来的蛊虫如果不即时进入到人的体内,寿命周期是很短的,最多只有三天,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可能有能力培育出那么多蛊虫供他杀人。”医生汇报道。

  “这总算也是一个好消息,天眼系统一直在监控整个帝都,但是要找出这么一个谁都没见过的人,无异于大海捞针,总之现在我们能做的都尽量在做了,只希望能尽快把这个人揪出来。”

  医生道,“我们一定唯太太之命是从,您指哪儿我们打哪儿。”

  布桐笑了笑,“我知道这阵子大家都很辛苦,希望你们不要松懈,毕竟蛊虫这种东西一旦大量繁殖,威胁的不仅仅是我们一家人的安危,连整个帝都都会变得不安全,所以一定要速战速决,把人找出来,让蛊虫彻底灭绝。”

  “是,太太!”

  “明白,嫂子!”

  宋迟和医生前脚刚离开,保镖后脚便敲门走了进来,“太太,二先生说要见您。”

  “他又想干什么?”布桐不耐烦地皱了皱眉道,“你转告他,我现在没心情搭理他,叫他安分点,不然我就把他铐起来绑在床上。”

  “太太,您都两天没去见他了,万一他有逆反心理,自残伤害先生的身体,那就糟糕了。”

  布桐想了想,还是站起了身,“行了,我去看看。”

  布桐来到隔壁那套房子,刚进屋,便听见厉景琛的卧室里传来李楠楠的声音,“景琛,我看见冰箱里有鱼,就给你做了鱼汤,你尝尝看,是不是过去的味道”

  布桐的心蓦地一疼,是啊,无论如何,都有那么几年的时间,她不曾陪伴着他,他的那部分回忆,是属于别的女人的。

  屋里传来男人烦躁的嗓音,“谁要吃鱼了,给我端走,我现在很烦,你立刻消失在我面前!”

  “景琛,明明是布桐惹你生气,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李楠楠委屈的道,“当初你醒来之后,我每天都用最新鲜的鱼炖汤给你补身体,你都忘了吗?”

  “你烦不烦?就一条鱼而已

  至于你叨叨半天吗?大姐,你出去行吗?”

  李楠楠不依不饶,“你就喝一口,喝一口我就走。”

  “我让你滚你听不懂人话吗!”厉景琛怒喝一声,下一秒,便传来瓷器碎裂的声音,应该是碗被打破了。

  “景琛”李楠楠委屈得不行,但又不能拿他怎么样,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那你先好好休息,有事情随时叫我,布桐不管你,可是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

  布桐闻,在心里冷笑了一下,还真是不忘随时都来踩她一脚啊。

  李楠楠从卧室里出来,一眼便看到了布桐,立刻就打起了精神,走到她面前,像只不服输的公鸡,得意地开口道,“刚刚那么对我的是老二,如果是景琛本人,绝对不会这么对我的!他在我家的那些日子,吃的都是我煮的饭,喝的都是我烧的汤,而且是我一口一口喂给他吃的,他从来没有推开过我。”

  布桐微微一笑,“行,我知道了。”

  李楠楠:“”

  “你不生气?”

  布桐歪了歪脑袋,“你喜欢沉浸在你的幻想世界里,我怎么好意思破坏你的美梦呢?”

  “谁幻想了?谁在做梦了!”

  布桐嘴角的笑意更浓了,“首先,你如果喂饭给我老公吃,那一定是他没办法自己动手,而不是他主动要你喂。”

  李楠楠的双手紧紧攥住了衣角,胸口剧烈起伏了起来。

  的确如布桐所说,厉景琛刚醒来的时候,一动都动不了,也没办法吃饭,所以只能让她喂。

  在左邻右舍的眼中,她要照顾这么一个连饭都吃不了的残废是件很惨的事情,可是能喂自己心爱的男人吃饭,她却觉得很幸福很幸福。

  “被我说中了?”布桐看着李楠楠这憎恨的眼神,便知道自己戳到她的痛处了,继续微笑着道,“不过有一点,你倒是跟我老公很相似。”

  李楠楠一愣,眼里流露出期待,等着她后面的话。

  布桐眼底迸射出一抹冷意,嗓音里却带着一丝笑意,一字一句地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