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014章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你老大经常说,你什么都好,就是懒,不爱动脑,看来是真的,”布桐嫌弃地看了他一眼,道,“我没有说他就是大徒弟,只是小心驶得万年船,你好好注意一下这个蒙放,好在我们这一层楼监控遍布,没有一个死角,不用刻意盯着他,只要让监控室的兄弟们多留意就行了。”

  宋迟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我明白了嫂子,还是嫂子你心细,换成是我的话,恨不得赶紧让他去见见老大了。”

  布桐无奈一笑,“我这是被人算计多了,练就了一颗防人之心,说明我曾经吃过很多亏,不算什么好事。”

  “嫂子,咱们齐心协力,不会再吃亏了。”

  布桐站起身,“我没事,你去忙吧,我去楼下的病房看看小兰还有钱进。”

  “嫂子,医院里人手不是特别充足,我不放心你,我陪你一起去吧。”

  “都行。”

  两个人一起下了楼,来到小兰的病房,宋迟便在外面等着,没有跟进去。

  “小姐,你怎么来了?”小兰正躺在病床上挂着点滴,受伤的手臂上绑着厚厚的纱布。

  “你躺下,别起来,我来看看你。”布桐走上前,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随手从床头柜上拿了一个苹果和水果刀,开始削了起来。

  “小姐,你怎么能干这种粗活呢?我来吧。”小兰内疚不已。

  “行了,都伤成这样了,还逞什么强?好好躺着。”

  “小姐,对不起”小兰哽咽道,“是我没用,没保护好小公主,让她被坏人带走了”

  “我不是早就跟你说了,小月牙毫发无伤地回来了吗?你再这样,我就真的要生气了,”布桐不悦地看了她一眼,继续道,“我生气,不是因为小月牙从你手上被抱走,而是因为你为了护着小月牙完全不顾自己,或许我是应该为你的尽职尽责而感到开心的,可是我开心不起来。

  我记得你刚满十八周岁,就被迫辍学,来布家工作,算下来,你在布家工作整整十年了,你聪明乖巧,一直在照顾我,后来又跟着我去巴黎照顾争争,现在争争长大去上学了,你又接着照顾小月牙。

  对我来说,你是我身边不可或缺的一个存在,我不希望小月牙有事,但是我也不希望你受伤,下次如果再有这样的情况,不要硬碰硬,当然,我知道你已经很机灵了,知道第一时间让保镖去追,还知道通知tank。”

  小兰擦了擦眼泪,“跟在小姐身边时间久了,当然会越来越像小姐。”

  布桐忍俊不禁,“就你会说话,不过话说回来,你年纪也不小了,不能在我身边继续耽误下去了,我该给你时间和空间去谈恋爱结婚才对”

  “小姐,我不走!”小兰着急的道,“我不要谈恋爱结婚,我只想跟在你的身边照顾你和小少爷小公主。”

  布桐笑了笑,“你留在我身边,确定是为了我,嗯?”

  小兰:“”

  “小姐,你怎么这么说呢?我是真心想照顾好你的,还有争争少爷和小公主,我对他们都有很深的感情的”

  “我当然不怀疑你对我们的感情,可是这么多年,我不止一次地跟你说过让你可以去谈恋爱的话,你都拒绝了,刚开始我可能还看不出来什么,可是时间久了,我就看出来了。”

  “你看出什么了啊?”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呗,这些年你跟钱进一起在布家工作,钱进长得帅,性格也好,你喜欢他是正常的,可是他一直是个钢铁直男,察觉不到你对他的感情,你性格内敛,也不是会主动去追男人的人,所以你一直是默默喜欢着他。

  直到小丁出现,你看到他们相爱,但是又无可奈何,只能默默祝福他们,可是这么多年的感情,岂是那么容易割舍掉的,你的心里,一定很痛苦吧?

  ”

  小兰的眼泪簌簌地往下流,“小姐,这件事情你千万要为我保密啊,钱进现在已经很烦了,我不想因为我的事情去烦他,而且有些窗户纸一旦捅破了,我和钱进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布桐又心疼又难过,“这样默默无闻地爱着一个人,真的值得吗?”

  “小姐,有些爱情是注定得不到回报的,从钱进和小丁在一起的那天起,我就知道,我连表白的资格都没有了,不管他们有没有结婚,我都不应该去当第三者,从那天起,我的心就死了,钱进对我来说,这辈子都只能是朋友。

  后来小丁出事了,我并没有一丝一毫的高兴,没有觉得自己有机会了,恰恰相反,我看见钱进萎靡不振的样子,我好心疼,我多希望小丁是个好人,能跟钱进好好过日子,让他得到幸福,那个时候我真的觉得,只要钱进能幸福,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布桐忍不住湿了眼眶,“小兰,你的爱比很多人的都要无私,都要伟大。”

  小兰摇了摇头,泪流不止,“我并不觉得自己伟大,我只是觉得,自己可能还不够好,所以我才没有小姐你这般幸运,能遇到刻骨铭心的爱情。”

  布桐放下手中的苹果,起身在床边坐了下来,轻轻抱住了她,“你已经很好了,你正直善良,虽然很平凡,没有那么出众,但你活得无愧于心,你要相信,老天爷没有让你得到你想要的,说明你值得更好的,相信终有一天,会有那么一个人出现,牵起你的手,把你过去承受的所有委屈都抚平”

  小兰的抽泣声在病房里回响着,“谢谢小姐”

  “好了,不哭了,我难得给你削个苹果,你得全部吃完才行。”

  “好”

  布桐从小兰的病房里出来,心里堵得慌,深呼吸一口气,敛了敛神,转身去了隔壁的病房。

  “小姐,你来啦?”钱进正在地上做俯卧撑,见布桐进来,急忙爬起身擦了擦汗。

  “你身体还没好,不在床上好好躺着,瞎折腾什么?”布桐蹙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