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021章 你也不怕肾亏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杨雅柔犹豫许久,才开口道,“我说了,我是来求你的,就算你放过我,我也没脸在帝都待下去了,所以我想出国,找一家儿童福利院之类的地方做义工,来寻求内心的平静,渡过余生,希望你能成全我,我可以跟你保证,我这辈子都不会回国骚扰你们了,布桐,可以吗?”

  布桐心里百感交集,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她跟杨雅柔几乎从小就认识,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杨雅柔在她面前,就像是一直斗鸡,处处都想要胜她一筹。

  她从来不把她放在心上,任凭她蹦?,可能是习惯了杨雅柔趾高气昂的样子,今天听到她这样低声下气的哀求,居然会觉得有点心酸。

  有些人啊,明明就能成为朋友,再不济那就当陌路人,可偏偏她身边的人,想方设法地要跟她成为敌人。

  布桐敛了敛思绪,道,“现在是法治社会了,你如果真的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法律不会放过你,之前你跟林澈合伙对付聚星,虽然跟我树敌,但怎么也只能算是商业竞争,不涉及法律。

  我布桐从来不是一个多善良的人,没有圣母心,对伤害我的人不可能无条件宽容,但是对于你,我们是因为厉思源认识的,现在他已经死了,在我心里,我们之间的一切也早应该结束了,所以我答应你的请求,希望这一次,你是真的可以找到真正的自我,换一种心态好好活着。”

  “布桐,谢谢你”杨雅柔哽咽道,“我跟你保证,我不会再对你心存敌意,也不会再回帝都了。”

  布桐笑了笑,“你对我心存敌意,痛苦的是你自己,对我完全没有丝毫影响,你也看到了,就算你回帝都,也不能拿我怎么样,说直白点,我没什么好怕你的,你放不下对我的怨恨,只是自讨苦吃而已。”

  “我明白了,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会珍惜,我办完出院手续,去酒店整理好东西,就会出国了,我们这辈子可能不会有机会再见了”

  “我会跟我老公说,不会有人为难你,你可以随时离开帝都,保重。”

  布桐说完,便挂断了电话,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放回到床头柜上,重新抱住男人的脖子,软糯的道,“老公,你都听到了?”

  “嗯,”男人在她耳朵上轻轻咬了一口,“就你耳根子软。”

  “这怎么能算是耳根子软呢?这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杨雅柔走了总比留在帝都强吧?留下来的话,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冷不丁咬咱们一口呢,她走了之后还省心呢,如果哪天真的又回来了,出入境那边也会及时通知我们的。”

  “好,这些小事,老婆决定就好,杨雅柔不足为惧,我从来没把她放在眼里过。”

  “当然了,”布桐捧着他的脸,傲娇的道,“因为你的眼里只有我,没办法看见别的女人。”

  男人喉结一滚,低头吻住了她,再也没有放开。

  一室旖旎

  一连三天,厉景琛都在家办公,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书房里忙工作,但是只要一有空闲的时间,就会去陪老婆孩子。

  男人的身体刚恢复,布桐已经尽量让他多休息了,所以很多事情没去问他,憋了两天,还是没能憋住,趁着厉景琛休息的时间,把他带到了茶室,一边泡着功夫茶,一边开口问道,“老公,争争现在不能去学校,老是在家里也不是个事啊,咱们得尽快把那个人找出来,解决掉隐患才行。”

  男人欣赏着她修长白皙的双手,微笑道,“老婆,我说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我,你不要操心。”

  “我想跟你一起面对嘛,难道到现在你还不相信我有足够的判断力和能力吗?”

  “当然不是,我老婆最厉害了,世界上找不出第二个这么聪明漂亮又能干的媳妇儿了。”厉

  景琛夸赞道。

  “你知道就好,”布桐得意地翘了一下小尾巴,“老公,我知道你想让我在你的保护下无忧无虑地生活,我也不是没有过过这样的生活,以前你什么事情都不让我知道的时候,我就是过这样的生活呀。

  可是后来事实证明,我也可以独当一面,虽然没你做得那么好,但是也不至于拖后腿,所以相比较起来,我更愿意站在你身边,陪你一起面对任何事情,跟你一起保护好我们的家,保护好爷爷和孩子。”

  厉景琛宠溺地看着她,“我明白了,我答应老婆,以后无论什么事都让你知道,让你陪着我一起面对承担。”

  “这就对了嘛,这才是我想象中最好的相处模式,来,喝茶。”

  “谢谢老婆。”厉景琛接过她递过来的茶杯,闻了闻,“嗯,好香。”

  “那是,这茶叶是择一送给爷爷的,听说很珍贵的,一年只能产这么几罐,爷爷平时都舍不得喝。”

  男人突然长叹了一口气,故弄玄虚的道,“可惜啊”

  “可惜什么?”

  男人沉沉静静地凝视着她,“只可惜,茶再香,也没有我老婆香。”

  布桐憋着笑,严肃的道,“老司机,就知道你嘴里没什么正经的话,喝你的茶。”

  男人一脸无辜,“不想喝茶,饿了。”

  “那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拿,这个时间厨房应该准备好下午茶了。”

  男人挑眉,“想吃什么都可以吗?”

  “当然了。”

  男人眸光深了深,“那我想吃你。”

  布桐:“”

  “厉景琛,你真是”布桐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从那天晚上开始,有消停过吗?晚上要了不够,白天还逮着机会就要,你也不怕肾亏!”

  “老婆,我如果不想要你,该慌的人就是你了吧?”男人一本正经地看着她,“到时候恐怕你会想方设法勾引我,求着我要你了。”

  “呸!我可是禁欲女神,会做出那种事情吗?你少给我贴这种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