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023章 我是可以嫁给他的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厉景琛再也控制不住,站起身一把握住女孩的肩膀,俯身吻了下去。

  两个人很快便难舍难分地吻在一起,旖旎因子在空气中无声地流淌着。

  一阵蹬蹬蹬的脚步声急促地响起,旋即,敞开着的门口便传来小月牙的惊呼声,“呀!爹地妈咪羞羞脸!”

  严争急忙捂住小月牙的脸,背过了身去。

  布桐睁开眼睛,倏地推开厉景琛,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压低嗓音道,“你进来都不关门的吗?”

  “忘了。”

  布桐彻底无语了,红着脸走到两个孩子面前,蹲下身解释道,“爹地亲妈咪,是爱妈咪的表现,不是羞羞脸。”

  “真的吗?”小月牙歪着小脑袋,认真地想了想,突然冲着严争踮起脚尖,兴奋的道,“月牙儿爱葛葛,月牙儿要亲葛葛。”

  布桐急忙伸出手挡住她的嘴,没让她吻上去。

  “小月牙,妈咪是爹地的妻子,所以爹地才能吻妈咪的嘴,爹地也爱你,但是他只吻过你的小脸,没有吻过你的嘴,因为只有丈夫和妻子之间才能这样亲吻,听明白了吗?”

  小月牙快被她绕晕了,着急的道,“那月牙儿要当葛葛的妻子,月牙儿要亲吻葛葛!”

  厉景琛:“”

  布桐:“”

  严争:“”

  “小月牙还小,要长大了才能当别人的妻子,现在还太早了。”布桐扶着额头道。

  小月牙快气死了,一边跺着脚一边生气地往外走去,“月牙儿好气啊,月牙儿要去吃饭了,吃了饭快快长大!”

  众人:“”

  “妈妈,妹妹能嫁给我吗?”严争转过头,清澈的双眼望向布桐。

  布桐也彻底凌乱在风中了,抓了抓头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厉景琛迈开长腿走上前,揉了揉严争的头发,沉声道,“结婚是需要爱情为基础的,十八岁之前,你不会明白什么是爱情,所以你妈妈现在没办法回答你,如果等你和小月牙十八岁之后相爱了,就可以结婚,如果任何一方对另一个人没有产生爱情,就不能结婚,你现在要做的是努力学习,让自己变得强大,将来无论娶了谁当你的妻子,都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她。”

  “我知道了爸爸,我会好好努力的。”严争说完,也转身跑了出去。

  布桐实在没想到,他们夫妻两个光明正大接个吻,也能引来这么多问题,头疼的道,“老公,争争还小,你解释这么多,他也不一定能听得懂的。”

  厉景琛摸了摸她的脸,“老婆,是你把孩子想得太简单了,他们的接受能力很强,而且对这个世界的认知面,比你想象中要广。”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厉景琛笑着道,“而且有件事情,我必须给你打个预防针,然后征询你的意见。”

  “什么事,你说。”

  “如果,我是说如果,争争和小月牙长大了之后真的相爱了,你会答应让他们在一起吗?”

  布桐:“”

  “老公,你一天到晚都想些什么呢?”布桐差点笑出声,“两个孩子还这么小,你就想他们长大的事情了?还想着他们相爱?”

  “这个问题很现实,不是吗?”厉景琛认真地看着她,“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觉得他们是兄妹,但是你忘了,你跟林澈当初也是兄妹,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发展成爱情的可能性很大,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必须先统一态度,不管能不能接受,就要给他们相对的正确的引导。”

  布桐的眉心一点点蹙了起来,“老公,这么严肃的吗?”

  “当然。”

  “那我得好好想想,”布桐认真地思考了一番,道,“既然你提到了林澈,我就说两句,其实从小

  到大,我都知道林澈不是我的亲哥哥,但是从来没有人告诉我,我是可以嫁给他的,所以当我知道他对我是男女之间的爱时,才会觉得匪夷所思,因为我一直拿他当亲哥哥看待。

  其实如果我真的对林澈存在男女之间的爱的话,我是会冲破世俗的阻碍嫁给他的,这都什么年代了,他又不是我亲哥,我们凭什么不能相爱结婚呢?”

  厉景琛嘴角抽搐,“老婆,虽然你说的这些都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但是我听着依然很不高兴。”

  布桐笑得花枝乱颤,“难怪我闻到了一股酸味,原来是我老公又在吃醋了呀”

  “你知道就好,注意你的措辞,别让我吃醋。”

  “好好好,我改正,”布桐捏了捏他的耳朵,看着他吃飞醋的样子,笑得更开心了,“归正传,所以我不希望争争和小月牙变成林澈和我,当然,争争一定是个好人,不像林澈

  所以我指的是感情方面的,既然你也说他们长大了会有相爱的可能,那我希望他们在适当的时候可以知道,对方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长大之后是可以像爸爸妈妈一样,成为夫妻永远在一起的。

  我们不干涉他们的个人感情,更不可能现在就把他们当成一对,但是如果他们长大了,彼此真的相爱了,一定不能让他们被世俗的眼光束缚,而错失了爱情。”

  厉景琛宠溺地看着她,“也就是说,如果他们真的相爱,你是同意他们在一起的了。”

  “大清都亡了,我有这么封建古板吗?”布桐挑了挑眉,“再说了,我看上去像是那种不通情理一意孤行控制儿女思想的母亲吗?”

  “倒不是说你封建古板,只是布家的家教还是比较传统的,再加上林澈的事情,我怕你接受不了。”

  布桐一脸坏笑地看着他,“不对啊厉景琛,你说布家的家教传统,那你小时候不也在布家生活过吗?布家传统的家教怎么没把你教育成一个传统的男人,反而从小就盯上了我啊?按理来说,我也算是你的妹妹。”

  厉景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唏嘘道,“说来话长,关键是因为当初布家的小丑妞长得实在太丑了,我怕她长大之后嫁不出去,所以只能提前收入囊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