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024章 跳楼自杀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桐:“!!!”

  “厉景琛,谁是小丑妞!你才丑,你全家都丑!”

  “这么快就承认自己丑了?”厉景琛满意地点点头,“不过老婆,你承认自己丑就算了,还说爷爷和争争丑,好在他们应该不会跟你计较,但是我们自恋的小月牙是绝对不会容忍有人说她丑的,你完蛋了。”

  “厉景琛,你真的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处处都要占我便宜,看来我今天是时候给你立规矩了。”

  厉景琛撒腿就往外跑去,“小月牙快救爹地!妈咪欺负爹地了!”

  “你还敢恶人先告状?给我站住”

  布桐这阵子一直没怎么休息好,厉景琛回来的这几天,才总算能睡上安稳觉,可是一大早,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便把她吵醒。

  “大清早的,谁啊?”布桐在男人怀里动了动,崩溃地问道。

  “乖,我去看看。”厉景琛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起身穿上衣服去开门。

  布桐困得要命,翻了个身抱着被子继续睡,可是没一会儿,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布桐艰难地睁开眼睛,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划开接听,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开口道,“晚愉,什么事啊?”

  “表妹,我这才离开几天啊,你怎么又惹出这么大的事?你跟杨雅柔说什么了?她怎么就被你逼得跳楼自杀了?”

  “你说什么?”布桐的睡意瞬间烟消云散,直接坐起了身,“杨雅柔?跳楼自杀?”

  “你还不知道啊?也是,这是新鲜出炉的新闻,估计还没来得及上热搜呢,是有熟人告诉我的,你赶紧去看看吧,说是一大清早环卫工人在裕嘉商场门口看见一具尸体,杨雅柔也算不上什么名人,可是她手上拿着的遗书却清清楚楚地写着,是你逼死她的,警方赶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路人看到了那封遗书,想压都压不住了。”

  布桐一脸茫然,“我怎么可能逼死她呢?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前两天她还来求我放过她,说她想通了,要出国,我已经答应她了呀。”

  “现在先不说这些,表妹夫呢?”

  “刚刚有人来敲门,他出去了还没回来”布桐猛然反应过来,“应该就是跟这件事有关,我去看看。”

  “好,表妹夫在我就放心了,这边的工作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我跟择一已经订好了机票,会尽快赶回来的。”

  “那我先挂了。”

  布桐挂上电话,没有急着去找厉景琛,而是打开了微博。

  果不其然,刚刚黎晚愉还说没上热搜的新闻,在这个城市还没苏醒的清晨,便已经飙到了热搜第一名。

  布桐点开一看,内容跟黎晚愉描述的几乎差不多,连遗书内容都被人拍得清清楚楚。

  遗书是一张a4纸,上面的字并非手写,而是打印机打印出来的,生怕别人看不清楚似的,字体很大:

  网友很快人肉出了杨雅柔的身份:杨氏企业的千金,而杨家是之前厉家的亲戚,杨雅柔的亲姑姑杨怀英,正是厉思源的母亲,杨氏之前也一直依附厉氏,厉氏倒台之后,杨氏也很快跟着宣布破产。

  厉景琛是厉思源的叔叔,也是众人皆知的事情,至于布桐跟这个杨雅柔有什么恩怨纠葛,暂时无人得知。

  不过很快,又有网友爆料,杨雅柔在几年前便出国,嫁给了一位年老的富商,富商死了之后,继承了一大笔遗产,前不久回国,跟聚星传媒前总经理林澈一起创建了一个集团,试图跟unusual集团抗衡,但是很显然,他们根本斗不过unusual集团,很快便宣布破产。

  所以网友们纷纷猜测,杨雅柔跳楼自杀,是不是就是跟破产有关。

  布桐的小天使:

  哆啦c梦:

  噗嗤噗嗤:

  果果小

  小可爱多:

  除了维护布桐的粉丝,也有不少看热闹的人,案情朴素迷离,引来众多猜测。

  布桐收起手机,去浴室简单洗漱了一下,便换上衣服走出主卧,直接敲开了书房的门。

  “进来。”里面传来厉景琛低沉的嗓音。

  布桐开门走了进去,看见厉景琛已经和宋迟以及沈彦坐在沙发上,像是在讨论事情。

  “嫂子。”

  “太太。”

  宋迟和沈彦纷纷站起身打招呼。

  “坐。”布桐抬抬手,示意他们坐下,自己也来到厉景琛身边坐了下来,“老公,你们是在商量杨雅柔的事情吗?”

  “嫂子,你都知道啦?是不是看到微博了?我第一时间就想把这件事情压下去的,但是老大说既然已经有了曝光,这个时候压下新闻,只会让人更加认定咱们做贼心虚。”

  布桐点点头,“的确如此,事情闹到了这个份上,如果我们采取手段压新闻,只会制造更大的舆论,索性就让它自己发酵,只要查清楚真相公诸于世,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嫂子,老大也是这么说的,你们两个还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布桐咬了咬唇,道,“杨雅柔怎么会突然死了呢?这里面一定有蹊跷,她那么想出国重新开始,如果要死的话前几天在医院的时候直接跳楼就行了,没必要打电话来求我了。”

  不管杨雅柔曾经做过些什么,布桐从答应让她离开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决定不计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