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030章 我老公很会安慰人的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一个一直做好事的好人,如果他某天做了一件坏事,别人就会说,你看,我就知道他不可能一直装下去。

  但如果是一个一直做坏事的坏人,某天他突然做了一件好事,别人又会说,你看,他其实也没有多坏,所以老婆,从客观角度来说,你没必要太过于心疼杨雅柔。

  有些过错,不应该这么轻易抹去,就因为她临死之前悔过了一次,你就把她所有的过错全都忘记,这不现实,只有一些小说或者电视剧里的女主角才会这么圣母,而我们现实中,真正被伤害过的人,是没办法轻易原谅的,比如现在林澈突然悔过了,做了一件让你很感动的好事,你会原谅他吗?”

  “当然不能,”布桐不假思索的道,“且不说林澈害爷爷、害你、害小月牙,尽管你们都平安无事没有被他害死,那诗爷呢?诗爷的命,是他无论做什么,都还不了的。”

  “正是因为诗爷让你痛彻心扉,所以你没办法轻易原谅林澈了,可是别人没经历过这种失去的痛,对诗爷没有像你这样深厚的感情,今天如果林澈为了救某一个人而死,那么这个人是不是可以说,林澈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他其实也有好的一面,大家都应该原谅他呢?

  所以你看,每个人看待事物的角度和感受都是不一样的,在我眼里,杨雅柔做再多的事情,也弥补不了她犯下的错,不值得被原谅。”

  布桐闻,若有所思了起来,“你说的这些,我听说过,老公,从客观和理性角度来说,你说的的确没错,不过现在人已经去了,再多说什么都是于事无补的,希望杨雅柔下辈子能当一个好人吧,但是我觉得不管她是好人还是坏人,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她是一个好母亲,如果她真的只爱自己,就不会为了孩子牺牲自己了。

  而且她其实是不能保证,自己跳下去之后,对方一定会放了她的孩子的,但是她不敢拿孩子的命去赌,只能配合对方,用自己的命,去让她的孩子得到一线生机。”

  “老婆说得对,不管杨雅柔做过多少坏事,她的确是个好母亲。”男人亲了一下她的脸颊,“一切都过去了,不想这些了。”

  布桐轻轻点点头,“我只是觉得,人性真的是很复杂的东西,坏人有好的一面,好人也有坏的一面,没有绝对的善与恶,而善恶,或许就只在一念之间。”

  “我的老婆长大了,看待事情的角度也越来越全面了。”厉景琛满意地夸赞道。

  布桐抬起头来,眼神温柔无比,“是因为有你在身边,我才会变得越来越好,比如刚刚那种情况,你几句话就让我豁然开朗了,如果是我一个人,我肯定会钻牛角尖出不来的。”

  厉景琛的心都要被她的眼神融化了,喉结一滚,道,“在我心里,你就是一个还没来得及长大的孩子,我不希望你长大,但是既然你一心想要成长,我就慢慢引导你。”

  “哇,厉先生,你这话的意思,是自卖自夸,变相说你是我的人生导师的意思吗?”

  “老婆自己都承认了,那我就勉为其难教教你这个学生吧,”男人的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俯身凑到她耳边,薄唇轻启,哑声道,“尤其是在那方面,我还需要多引领老婆,开发更多的新姿势。”

  布桐:“!!!”

  “厉景琛,你这个人真的是不要脸!”布桐一把推开了他,起身往门口走去,“我懒得跟你开车,肚子饿了,吃饭去。”

  男人低笑出声,很快站起身跟着她走了出去。

  两个人有说有笑地手牵手下了楼,餐厅里的几个大人瞬间惊呆了。

  “布桐表妹,你这就好了?”黎晚愉一脸懵逼,“你刚刚那副样子,我还以为你缓不过来,起码要难过一整天呢。”

  “我有这么脆弱吗?”布桐笑着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

  下来,女佣很快送上她的早餐。

  “不是脆不脆弱的问题,是你的心向来软得要命,我还觉得你会难过一阵子的。”黎晚愉如实道。

  布桐歪了歪脑袋,道,“我老公很会安慰人的,所以我已经没事了。”

  “哈哈哈,老大威武!”宋迟吞下一口面包,开口问道,“老大,嫂子,那现在既然事情都已经明了了,是不是可以让警方那边公布,还嫂子一个清白了?”

  “不行,”布桐第一个出声反对,看了一眼桌上的严争和小月牙,吩咐道,“吴妈,他们两个吃饱了,带他们出去玩吧。”

  “是,太太。”吴妈很快带着两个孩子离开。

  布桐这才继续开口道,“现在那个幕后黑手还没有查到,他躲在暗处,万一警方公布了那段视频,他就会知道害我的计谋泡汤了,我们这边的安保严格,他动不了我,可是我担心的是,他万一恼羞成怒,去对杨雅柔的孩子下手,那该怎么办?”

  “布桐表妹,你考虑得真仔细,把那个孩子都考虑进去了。”

  布桐笑了笑,道,“如果那个人现在还在美国,想要害那个孩子,比来帝都害我容易多了,所以我们不能掉以轻心,毕竟孩子是无辜的,他已经没有妈妈了,不能再承受这种无妄之灾了。”

  “桐桐说得对,如果会让无辜的人受牵连,那这件事情就应该谨慎对待。”布老爷子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宋迟,去查查那个孩子现在在哪里,问清楚后续会怎么安排他的去留,至于公布真相的事情,容后再议。”厉景琛吩咐道。

  “我明白了老大,我立刻去办。”

  不到几个小时,美国那边便传来了消息。

  书房里,宋迟挂上电话,汇报道,“老大,我都问清楚了,杨雅柔死了之后,没人支付保姆的工资,她当然不可能继续带这个孩子,已经把孩子交给警方了,警察说杨雅柔丈夫那边的人都不承认这个孩子的身份,没人愿意带他走,照这种情况,他们只能把孩子送去孤儿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