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037章 是我犯贱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桐闻,弯了弯唇角,转过头,温柔地望向了厉景琛。

  她就知道,她的老公是个思虑周全恩怨分明的人。

  不管李楠楠对他存着什么不该有的心思,但是送钱给李家,改变他们的家族命运,的确做得没错。

  男人感觉到了女孩的目光,转过头来,冲着布桐宠溺一笑,“怎么了,嗯?”

  布桐轻轻摇了摇头,“回家再告诉你。”

  男人嘴角的笑容更浓了,像是怎么也看不够似的,深深地凝视着她。

  “额,咳咳”黎晚愉出声提醒道,“两位先别急着腻歪行吗?先听宋迟说,他刚刚的话还没讲完呢,戒指的后续怎么样了?”

  “哦哦,对,差点忘了戒指呢,”宋迟急忙回归主题,继续道,“李楠楠他们村最有见识的人哪里见过这么稀有的戒指啊,也猜不出价格,而且这个戒指在他们那个小岛上怎么可能变成钱呢,肯定是要拿到珠宝回收店或者是典当行卖的,于是李楠楠就托信得过的人带着戒指出去帮她问价了。

  结果那个人带回来的消息,让李楠楠彻底惊呆了,因为典当行根本不敢收,说这个戒指太贵重了,他们没这么多周转资金可以收,拿到珠宝行去,人家工作人员告诉他,这是极其稀有的钻石品种,虽然是男款戒指钻石不大,镶嵌在戒指里很低调,看上去不怎么值钱,但是钻石的成本就要上千万,更别说是零售价了。

  那个人吓坏了,赶紧把戒指送还给李楠楠,生怕弄丢了赔不起,所以李楠楠应该就能猜到我老大的身家了,手上一个戒指就能值这么多钱,可见家里得有多少个矿啊,对吧李大姐?”

  李楠楠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地变幻着,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在脑子里疯狂思考着对策,突然灵光一闪,道,“不是这样的!我的确找人问过戒指值不值钱,也让人带出去帮我问过,但那是因为给景琛治病需要花钱,而我们家没有那么多钱,我就想着能不能把他的戒指先拿去卖了换点钱,免得耽误他治疗!”

  宋迟道,“你想拿戒指换钱给我老大治病,无可厚非,也没有任何错,我举双手赞成,但是可惜,戒指没人敢收,所以一直在你手上,直到我老大醒来,第一时间就要找戒指,你才还给他的。”

  布桐听到这话,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涌出来。

  她老公是有多爱她,才会在睁开眼之后,第一时间就发现他们的结婚戒指不见了,然后去找。

  宋迟没注意到布桐的情绪,继续盯着李楠楠道,“但是我现在说的不是你做错了,而是从那个时候起,你更看中的,不是我老大的颜值了,而是他背后隐藏着的财富,你在想,如果能把他救醒就好了,最好可以嫁给他,这样他的钱就是你的。

  但是万一救不活,其实也没关系,因为再不济,他还留下了这个戒指呢,到时候你把这个戒指拿出去低价贱卖了,哪怕卖个几十万一百万的呢,都足够你赚回来了,对吗?”

  “不是这样的!”李楠楠哭着否认道,“我是真的爱景琛的,你不能这样揣测我!”

  “我揣测你?”宋迟冷笑一声,“不好意思啊李大姐,我这人懒,没有揣测别人的爱好,尤其是揣测你这种对我来说无关紧要的人,我吃饱撑的吗?

  是你们村的一个人,在路过你家时,不小心听到了你和你父亲吵架,那个时候我老大还没醒,你每天要干活还要照顾他的确很累,所以你坚持不下去了,但是你父亲毕竟医者仁心,一开始的时候不想救,可能是觉得我老大没救了,但是后来发现我老大居然硬撑着一口气一直没咽气,觉得他的生命里还挺顽强的,就不想要放弃他了。

  所以你们父女两个吵得很凶,你不想继续医治我老大了,但是你父亲不同意,还打了你一个耳光,你哭着跑出去了,那个人也没敢再继

  续偷听,就走了。

  好在第二天,我老大居然奇迹般地醒过来了,否则,估计你很有可能趁你父亲出海打渔的时候,背着他把我老大扔了吧?”

  “我没有!”李楠楠激动地站起身,大喊出声,“你撒谎!你诬陷!我没有这么想过!没有!”

  宋迟耸了耸肩膀,“没有就没有,这么激动干什么?我也是根据我属下收集到的资料,简单总结一下而已,大家都是聪明人,结合这些情况,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对我老大是真心还是图他的钱,不是昭然若揭的事情吗?”

  李楠楠看着厉景琛面无表情的脸,根本猜不透他内心的想法,几步走到他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哭着道,“景琛,你要相信我,真的不是他说的那样的,我对你怎么样,你醒来之后也感受到了,你要戒指,我第一时间就还给你了,你不让我帮你擦身子,我就让我爸爸来了,可是你能想象,在你昏迷的那一年里,我是怎么辛苦照顾你的吗?我的力气不够,每次帮你翻身都累得满头大汗,我是真的有用心照顾你的”

  厉景琛缓缓转眸望向了她,漆黑深邃的眼底没有一丝起伏,平静地问道,“如果你真的没有心虚,为什么要跪下来求我相信你,嗯?”

  “”李楠楠彻底呆愣住,继续跪着也不是,爬起来也不是,完全不知所措了起来,“景琛,我我只是害怕你会相信他的话,怕你会不要我”

  “我什么时候许过诺,说我要你了?”厉景琛笑了笑,“当着我太太的面,你最好给我说清楚,免得她误会我们之间不清不楚。”

  李楠楠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眼泪顺着脸庞流下来,良久,才缓缓睁开眼,僵硬木讷地开口道,“没错,是我一厢情愿跟你告白,你第一时间就告诉我,你已经结婚了,很果断地拒绝了我,是我对你死缠烂打不肯放手,是我犯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