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040章 这你都不心动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这都被你发现啦?”布桐笑得没心没肺的,“厉先生,请问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我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却是你的丈夫,”男人抬起手,轻轻擦去她脸上还没干涸的泪水,“身为丈夫,我的老婆心里在想些什么,我总要有个数,不然不是太失败了吗?”

  乔奕辰轻轻靠进他的怀里,“你是一个成功的丈夫,因为我很幸福,真的特别幸福。”

  男人低笑出声,“诗爷希望看到的,也是你幸福,还有小月牙健康长大,她不会后悔去救小月牙的,正是因为思念,所以我们才要更幸福,这样才不会辜负她。”

  “我知道,她如果看到现在的我,一定会开心的。”布桐闭上了眼睛,眼泪顺着脸庞滑落下来,“老公,你不要嫌我烦,我白天要很坚强的,晚上脆弱的一面,只能在你面前展现出来了。”

  “我怎么会烦呢?你脆弱的一面,只许对我一个人展现,我要拥有你的一切,包括你偶尔的失落和难过。”

  “你这话说得未免也太文艺了”布桐又想哭又想笑的,最后还是破涕为笑,突然就转移了话题,“来吧,咱们说点接地气的,聊聊李楠楠吧。”

  厉景琛:“”

  “老婆,你这弯拐得有点快,我一时跟不上,怎么又扯到李楠楠身上了?”

  布桐坐直了身体,认真地盯着他,“因为我发现,李楠楠想碰你的时候,明显瑟缩了一下,那种瑟缩是带着恐惧的,一看就是曾经发生过什么,而且有很大一种可能,就是她曾经真的碰到过你,但是被你吓到了,所以她产生了心理阴影,不敢轻易碰你了,说吧,你俩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事。”

  厉景琛:“”

  “老婆,你们女人的第六感未免也太可怕了,还有,这算是还在秋后算账吗,嗯?”

  布桐愈发感兴趣了,“只是问清楚而已,我对你是绝对信任的,就是好奇嘛,你怎么会把李楠楠吓成这样的呢?”

  厉景琛漫不经心地开口道,“不就是有些女人不自量力,试图勾引男人那点事呗。”

  布桐嘟起嘴,闷闷的道,“她还勾引你啊?是怎么勾引的啊?”

  厉景琛暗觉不妙,“老婆,男人的第六感告诉我,我不说你会生气,说了你也会生气的。”

  “那你还是说吧,因为我想知道。”

  厉景琛轻叹了一口气,道,“我康复得差不多的时候,就准备回来了,李楠楠留不住我,当然要想想办法了,于是趁一个晚上,故意说要庆祝,想要把他爸爸和我都灌醉,把他爸爸灌醉,是为了方便她对我下手,把我灌醉,当然是为了让我酒后乱性,你也知道,我清醒的时候,她是不可能能碰我的。”

  布桐:“继续说。”

  “她成功把她爸爸灌醉了,我为了防止她继续灌我,就装醉,她把她爸爸安顿好之后,就来我房间了。”

  布桐:“嗯,再接着说。”

  厉景琛蹙眉,“老婆,你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我有点不敢说。”

  布桐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没事,继续说,我想听。”

  厉景琛一脸无辜,差举起手发誓了,“老婆,我真的没喝醉,她一碰到我的手,我立刻就睁开眼睛推开她了,而且推得有点狠,吓到她了,所以她现在才会有这种反应。”

  “就这样?”布桐狐疑地问道,“就这样勾引未遂?她碰一下你的手而已,其实也算不上勾引吧?你既然说是勾引了,就绝对不止是这样。”

  厉景琛:“”

  布桐仔细想了想,道,“一个女人,怎么样才能算是勾引男人呢?是不是她脱光了,没有穿衣服?”

  厉景琛:“”

  女孩一看男人有些僵硬的神色,就知道自己猜对了,气鼓鼓的

  道,“她还真的脱光了啊?真是不要脸啊,她脱到什么程度了?”

  厉景琛:“”

  布桐瞬间炸了,“你不说,就是全脱光了!”

  男人急忙伸手抓住她的肩膀,“老婆,是你自己想知道的,我又不敢骗你,你不要生气,我真的没有多看她一眼。”

  布桐气极反笑道,“这个李楠楠还真是能下得了狠心,上来就脱光了,说真的,换成一般男人,禁欲了那么久,又喝了酒,还真的不一定能把持得住”

  “所以我不是一般男人,我当场就严词拒绝了她,要不是为了保持风度和修养,我都把她一脚踹出去了。”厉景琛紧张地解释道。

  布桐撇了撇嘴,虽然不高兴,但还是绝对相信他的话的。

  “李楠楠的身材怎么样?”女孩突然发问。

  厉景琛扶额,“一般般吧,跟你没法比。”

  布桐瞬间又炸了,“好你个厉景琛,你居然看得那么仔细!”

  厉景琛:“!!!”女人的脑回路都是这样的吗!

  “老婆,我比窦娥还冤,我根本不知道她没有穿衣服,当然会下意识地看过去,但是我很快就没有看了,真的,但是你刚刚问我,我总不可能不回答吧,当然只能说一般般了。”

  “那是怎么个一般般法呢?我看她穿的衣服虽然不怎么样,土里土气的,但是身材好像还不错呢,最起码有些地方就比我有料,这你都不心动,我真的应该烧高香感谢祖宗唔”

  布桐的话还没说完,便突然被男人堵住了唇。

  男人欺身而上,将她禁锢在怀里,双手跟她十指紧扣,缠绵地吻在了一起。

  布桐试图推了两下,没能推开,大脑一片空白,所有思绪都被男人掌控,只能任他霸道占有。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布桐有些透不过气来,男人才堪堪放过了她。

  女孩眼里水波流转,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厉景琛,你每次说不过我的时候就来这招,有意思吗?”

  男人的喉间溢出低低哑哑的笑声,“有没有意思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招屡试不爽,不是吗?”

  布桐锤了一下他的胸膛,“你是真的不要脸。”

  “要脸干什么?”男人眸光渐深,哑声道,“我要的是我老婆,给我,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