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061章 这么难伺候一女的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厉景琛往椅背上一靠,不急不缓的道,“战天一死,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认出大徒弟的人,不就是林澈了吗?不然你真的以为我记性差,让林澈躺在医院里过他的安稳日子,嗯?”

  “我不是没有想到过林澈,而是我觉得,林澈不可能帮我们的,他已经走火入魔了,恨不得我们全都死,现在有人帮他除掉我们,他求之不得,怎么可能会帮我们呢?”

  “只要林澈不死,我们就能有办法让他妥协,软的也好硬的也罢,总会有办法的。”厉景琛看着她,“你刚刚说,想激出林澈的第二人格,应该是在试探蒙放而已吧。”

  “嗯,我对林澈的第二人格不感兴趣,”布桐凑上前,摸了摸男人俊美无双的脸庞,“不过老公,我发现你自信的样子,真的好帅,只是希望不要盲目自信才好。”

  “你居然敢怀疑你老公的能力?”男人佯装生气地挠她痒痒,“布桐,你完蛋了。”

  车内传出了嬉笑打闹的声音,在静谧的夜空中久久飘荡着

  回到星月湾的时候,厉景琛吩咐的菜已经准备好了,两个人直接去了餐厅吃了一点,饭后,便来到客厅陪布老爷子和两个孩子。

  “妈咪,月牙儿想跟姨姨去沙漠,骑大糯糯!”小月牙跑上前撒娇道。

  布桐听得一头雾水,“骑什么?”

  “妈妈,是大骆驼,”严争解释道,“我已经教过很多遍了,妹妹的发音不准。”

  布桐恍然大悟,“没关系,妹妹还小,她现在会说很多话,已经很棒了。”

  “妈咪,好不好嘛”小月牙继续撒着娇,“月牙儿要跟姨姨去。”

  “是谁跟你说,姨姨是去骑大骆驼的?”布桐蹙眉。

  “是舅舅。”严争告状,“舅舅可想把小月牙带走了,一直在诱惑她,说沙漠里有骆驼,还有很多好玩的东西。”

  布桐:“”这个江择一,这么想玩怎么自己不去生一个!

  “哈哈哈,宝贝,择一和晚愉都舍不得小月牙呢,两个人一合计,干脆把小月牙骗走,小月牙现在已经被他们洗脑了,估计脑子里全是骆驼。”布老爷子笑着道。

  “让两个孩子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当然没什么问题,争争长大了,可以照顾好自己,适应能力也强,但是小月牙还小,在帝都养尊处优习惯了,到那边就算住再好的酒店,可能也适应不了,而且我和景琛现在都没办法带她去。”布桐如实道。

  “这话我早就说了,可以择一说他可以照顾好两个孩子,而且还说很快就会送回来。”

  “很快是几天啊,起码也得一星期吧?”布桐悄悄指了指身旁的厉景琛,“爷爷,您觉得某人受得了离开女儿这么久吗?”

  布老爷子被逗得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爷爷也是这么觉得,所以跟择一说,你要带走小月牙,先去跟你琛哥打一架,打赢了再说,这不,他直接怂了,溜回房间收拾行李去了。”

  布桐无奈地摇了摇头,抱起小月牙道,“小月牙,舅舅和姨姨是去工作的,不是去玩的,所以你不能去,等以后有机会,爹地妈咪会陪你去的。”

  小月牙撅起嘴,“不要嘛,月牙儿想去的”

  “你不许耍赖啊,不然妈咪会认为,你这是为了躲避上课,故意闹着要出去玩的。”布桐严肃的道。

  小月牙“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月牙儿没有耍耐,月牙儿最乖了!”

  布桐无语,“乖宝宝会这样哭吗?妈咪已经跟你说明原因了呀,你为什么还坚持要去?”

  “月牙儿就是想骑大糯糯!”小月牙撕心裂肺地哭喊着。

  “不哭了,爹地抱。”厉景琛将女儿抱了过来,起身上了楼。

  “桐桐,这”布老爷子心疼小曾孙,“小心肝是真的想去的

  不然就让她去玩几天吧?”

  “爷爷,争争和小月牙的暑假课程都安排好了,怎么能说走就走呢?更何况您不是要趁着暑假训练争争的吗?您放弃啦?”

  布老爷子拍了拍脑袋,“你瞧我这记性,差点把这茬给忘了,争争长大之后可是要从军的,现在的训练绝对不能耽搁。”

  “这不就是了,”布桐笑了笑,“所以爷爷,孩子不能太娇惯,不能她说什么就是什么,真的会养成坏习惯的,我觉得小月牙就是想要天上的星星月亮,您和景琛也会给她摘下来。”

  布老爷子急忙推卸责任,“桐桐,我可是坚决执行你的教育方针,现在已经不敢太宠了,倒是你老公,不听管教,你得好好管管。”

  布桐和严争被逗得笑出声,一旁的张妈也在偷笑。

  “爷爷,我水土不服,就服您。”布桐牵着严争站起身,“我要带争争去做作业了,您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宝贝,晚安争争。”

  “太爷爷晚安。”

  布桐辅导完严争的作业,回到主卧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坐在床上一边翻着书,一边吃着吴妈送来的水果。

  没一会儿,厉景琛便开门走了进来。

  “老公,你回来啦?女儿还在闹吗?”

  “我女儿最乖了,怎么可能闹我,已经睡了。”

  “这么厉害?”布桐简直不可思议,“不可能吧?上次她感冒了要吃冰激凌,我不肯让她吃,她可是闹了两天,最后感冒好了让她吃了才算完,这么难伺候一女的,你居然搞定了?”

  “哪有你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嗯?”厉景琛走上前,捏了捏女孩的脸蛋,“我自己的种,我都搞不定的话,这个父亲当得不是很失败吗?”

  “那你是怎么搞定她的啊?说出来让我学习学习呗。”

  男人神秘一笑,“保密。”

  “切,不说拉倒,谁知道你又答应了她什么条件。”布桐继续吃着水果。

  男人笑着揉了揉她的发心,“乖,你先自己玩会儿,我去洗个澡。”

  “嗯。”

  厉景琛前脚刚走进浴室,后脚布桐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布桐拿起来一看,很快划开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