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070章 对你是真爱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真的不用客气的,我说话算数,现在不再打扰你了,下次我再给你做吃的,希望你能像今天一样吃掉,拜拜。”厉思嘉朝他挥了挥手,转身兴高采烈地离开。

  “哎”宋迟连叫都来不及叫她,拿着手里的蛋黄酥自自语道,“还有下次啊?虽然很好吃,但是我吃了之后真的会很愧疚啊”

  “迟哥,干嘛呢?”tank走过来,热络地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哇,这个蛋黄酥怎么放在盒子里,不是厨师做的吗?”

  “嗯,是小厉做的。”

  tank一脸坏笑,“哦,原来是你的追求者,小厉很用心啊,继海岛浪漫表白后,又开始对你进行美食炮轰了,还真是应了那句话,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得抓住他的胃,对吧?”

  “对你个头啊对,我看你长得像一副对联!”宋迟拍了一下他的脑门,“你消息怎么这么灵通?”

  “切,那次我为了留下追查大徒弟,所以才没去的,但是你忘了我也在微信群里?当晚我就知道了,不过真是可惜啊,没亲眼看到那一幕,我猜当时你的表情肯定很丰富哈哈哈!”

  “你再敢笑的话,信不信我打死你?”宋迟握着拳头警告道。

  “行行行,我不笑了,反正下次你们再出去玩,我是绝对不会再缺席了,总裁已经答应我,下次要好好补偿我呢。”tank一脸得意。

  宋迟一脸嫌弃,“干好你的活吧,还想着出去玩?”

  话音刚落,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宋迟把手里的蛋黄酥递给了tank,拿出手机接听,“喂?这里太吵了,我听不太清,你等我会儿”

  tank看见宋迟出去接电话了,随手把宋迟没吃完的蛋黄酥放在了甜品台上,转身去了别的地方。

  厉思嘉去冲了一杯普洱茶,想端给宋迟喝了解解腻,可来到刚刚的地方,却不见宋迟的身影。

  厉思嘉刚想去找一找,一垂眸,便看见自己给宋迟做的蛋黄酥,被孤零零地扔在甜品台上。

  厉思嘉的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涌出来,心里满是委屈。

  但很快,她便整理好思绪,重新给自己加油打气,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走上前把自己做的蛋黄酥吃完。

  明明味道很香甜可口的蛋黄酥,吃进嘴里却好像都变成了苦味。

  厉思嘉强忍着眼泪,大口大口把蛋黄酥吃完,收拾好桌子,端着茶杯离开

  生日宴一直从早上持续到晚上,厉景琛精心安排的节目和游戏应接不暇,都是小月牙喜欢的。

  晚上,更是有保镖和女佣穿上童话故事人物的衣服,来了一场迪士尼式的狂欢,父女两个人一起过的第一个生日,在海面上的烟花表演中结束。

  小月牙玩了整整一天,洗了澡之后倒头就睡,怀里还抱着玩偶,嘴里一直在嘟喃着,“唔月牙儿还要再过一次生日”

  厉景琛俯身,亲了一下女儿的眉心,悄声走了出去。

  “老公,女儿睡啦?”主卧里,布桐正坐在床上,在本子上写着什么东西。

  “睡了,老婆在干什么?”

  “记账啊,他们不仅买了礼物,还给小月牙包了红包呢,我得记下来每个人包了多少钱,将来礼尚往来都要包回去的。”布桐看着账本,笑着道,“择一还是给得最多的,还有tank,看不出来啊,小伙子斯斯文文的,还挺有钱,还有宋迟,也很大方的。”

  “羊毛出在羊身上,”厉景琛不以为然,“他们的工资都是我开的。”

  “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给他们开工资是本分,他们给小月牙红包是情分,不一样的。”布桐纠正道。

  “好,老婆说得都对,你慢慢记,我去洗澡。”

  “去吧。”

  等男人洗完澡从

  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布桐已经记好了帐,在拿手机玩着。

  “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手机有辐射,没事少碰。”男人一边拿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走上前。

  “没事的,我用了防辐射贴,会有效果的。”布桐继续打着字,“西临一大早就给我转了好大一笔钱,说是给小月牙的,我给他发了微信也不回,不知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西临没事,就是最近有点忙而已,”厉景琛掀开被子坐了下来,“西临回家继承家族企业了,慕氏虽说比不上集团,但差距也没大到哪里去。”

  “是吗?”布桐震惊,“原来西临家这么有钱啊?是个货真价实的太子爷呗?那他这些年为什么一直在unual集团上班啊?是因为对你是真爱吗?”

  厉景琛勾了一下女孩的鼻子,“他家里比较乱,一难尽,这次是他爹不行了,苦苦求他回去的,但是他就算回去了也没那么顺利,慕家一团乱,等他爹走了会更乱,恐怕有他受的。”

  “这样啊”布桐蹙眉,“以西临的性格,能受得了家里的内乱吗?”

  “受不了也得受着,他既然决定扛起慕氏,自然就无从选择,”厉景琛揉了揉女孩的发心,“乖,别操心这些了,等有时间,我带你去云城看他。”

  “嗯,就等着你这句话呢,我一直都挺不放心西临的,失去诗爷,他是最痛苦的那个。”

  “好了,不想了。”男人在她唇角亲了一口,没忍住,又亲了第二口,最后呼吸有些失控,直接按住她,霸道地吻住了她。

  “唔”几分钟后,布桐察觉到他的失控,急忙用力撑开了他,“老公,冷静。”

  “sorry。”男人趴在她的脖颈间,努力调整着呼吸。

  布桐有点于心不忍,轻轻摸着男人的头发,害羞地开口道,“老公,我问过医生了,我现在已经三个多月了,宝宝的情况也算是稳定下来了,可以适当地、轻轻地做那么一下”

  男人低笑出声,亲吻着她的耳畔肌肤,哑声道,“既然做了你觉得我轻得了,嗯?”

  布桐:“!!!”

  “那你就不能自己掌控好那个力度吗?万一伤到肚子里的宝宝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