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074章 亲生父亲是谁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唐诗颔了一下首,“谢谢舅妈。”

  “诗诗大病初愈,还不能喝酒,就喝点果汁意思一下吧。”唐老夫人开口道。

  “行,都是一家人,喝什么都是一样的。”赵美莎笑着主动干了一杯红酒。

  “诗诗是个能干的孩子,这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以后一定可以一帆风顺的。”唐和平也笑着道。

  “谢谢舅舅。”唐诗道谢。

  “咱们是血浓于水的家人,不用这么客气,你妈妈是我唯一的亲妹妹,我从小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只可惜,老天没长眼睛,让她被卖到了那种地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唐和平一边摇着头,一边抹起了眼泪,“原本舅舅很想问问你,你妈妈那些年经历了些什么,可是回忆起这些往事,只会让你更痛苦,所以舅舅不问了。”

  “最痛苦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我没事,”唐诗淡笑着道,“我只是怕外公外婆会受不了,所以舅舅有什么想知道的,回头我们单独聊就行。”

  “好好好,关于你妈妈的一切,舅舅当然想多知道点了,吃完饭我们单独聊。”

  “不行,”唐老夫人哽咽着道,“颖涵的事情,我也必须知道,我也要听。”

  “外婆,您会受不了的,咱们不说了,好吗?”经过这半个月的相处,唐诗已经接受了他们,也顺其自然地改了口。

  唐老夫人特别想知道女儿曾经经历过的一切,但是又不敢听,痛苦地摇着头,道,“诗诗,不说了,过去的都让它过去吧。”

  “当然,已经过去了,妈妈在我心里,永远是最完美的,”唐诗缓缓放下手中握着的筷子,开口道,“但是有一个问题我必须要问清楚,我的亲生父亲是谁,他跟我妈妈结婚了吗?为什么他不照顾好我妈妈,让她落了单,导致一个人被掳走?”

  “诗诗,你这话什么意思啊?”唐老夫人一脸茫然,“你不是颖涵被拐卖到山沟里才出生的吗?你的父亲不就是花钱买下颖涵的男人吗?”

  “当然不是,”唐诗道,“我不是那个男人的女儿,我也是长大之后才知道,我妈妈被卖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怀孕了,所以那家人一直在虐待我。”

  众人皆惊!

  唐老夫人彻底崩溃,大哭出声,“诗诗,你知道你昏迷的这些日子,我跟你外公做了多少心理建设,才准备接纳你的吗?我们一直以为你是那个男人的女儿,要知道,那个男人可是毁了我们颖涵一辈子的大恶人啊,我们怕一看到你,就会想起他。

  可是你是颖涵唯一的血脉,我们舍不得让你流落在外,所以我跟你外公很艰难很艰难地才做出了决定,决定接受你,不再去计较你父亲的事情,毕竟活着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你们当初都不知道我妈妈怀孕了?”唐诗疑惑。

  “她连婚都没有结,我们怎么可能知道她怀孕了,”赵美莎幽幽的道,“那天她是在家里跟爸大吵了一架,然后离家出走了,再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我们不知道找了多久都找不到,还以为她是真的狠下心故意躲着我们呢”

  “那我父亲究竟是谁,我妈妈当时有男朋友吗?”唐诗着急地问道。

  “没听说过她有男朋友啊,”赵美莎望向唐老爷子,“对吧,爸?”

  唐老爷子的脸色十分难看,像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最后,重重地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摔,怒不可遏的道,“我说她当初为什么跟我吵成那样也不肯嫁,原来是在外面有男人了,还怀上了孩子,所以她才离家出走,结果被人给带走卖进那种地方了,简直就是造孽啊!我怎么能生下这么蠢的女儿!”

  “外公,我妈妈不蠢,”唐诗立刻正色道,“我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最有原则的人,那些年她从来没有放弃过逃离那个鬼地方,而且她当初被带走,

  也是被几个大男人强行拖上车的,还被打晕了,她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等醒来的时候,已经在那个山沟里了。”

  “如果不是她跟我吵,就不会发生这么多悲剧,虽然老天爷没长眼,但是有一半的责任,都在她自己的身上。”唐老爷子生气的道。

  “外公,我不认同您的这种话,”唐诗的态度也十分强硬,“没有人想要经历这种悲剧,我的妈妈纵使有错,也不至于要受到这样的惩罚,所以这件事情不能怪她,怪只怪,这个人世间有太多的恶了”

  唐老爷子有些震惊地看着唐诗,“你们看看,她现在这副样子,像不像当初的颖涵?当初颖涵也是这样理直气壮地跟我争论的!”

  唐诗:“”

  唐老夫人急忙帮唐老爷子顺着气,“老爷,你别动气啊,这是诗诗,我们的外孙女诗诗,不是颖涵,你消消气,啊。”

  唐老爷子捂着胸口,脸色一寸一寸白了下来。

  “爷爷,”一直没出声的唐斯年起身走上前,从唐老爷子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瓶药,取出一颗喂唐老爷子服下,转而对唐诗和善的道,“爷爷有心脏病,不能受刺激,诗诗,爷爷年纪大了,你以后尽量多让着他老人家一点,说话注意一下语气,好吗?”

  “对不起,”唐诗急忙道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希望你们这么想我妈而已,毕竟你们是她最亲的人。”

  “当然,在我的记忆里,姑姑很疼我,只是我那时候年纪太小,记不清太多的事情,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忘记过她。”唐斯年认真的道。

  唐诗点了一下头,“谢谢你表哥。”

  “斯年,你爷爷气色不好,快,咱们先扶你爷爷回房休息再说。”唐老夫人开口道。

  “好的奶奶。”唐斯年很快去帮忙,把唐老爷子搀走。

  “诗诗,你外公经常犯病的,吃了药就好了,你别管这么多,快吃饭吧。”赵美莎笑着招呼道。

  唐诗哪里可能还有什么胃口,起身道,“舅舅舅妈,你们慢用,我先回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