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079章 汤里有毒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众人:“”

  “没事就好,吓我一跳。”布桐这才松了一口气。

  “萧愈最喜欢小月牙了,答应她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钱进,你去问清楚发生什么事了。”厉景琛吩咐道。

  “是,姑爷,我马上去。”

  厉景琛带着老婆孩子回到了屋里坐下休息,没一会儿,钟伯便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走了出来,“布桐小姐,这是厨房刚炖好的鸡汤,赶紧趁热喝一碗吧。”

  布桐笑着道,“好,辛苦你了钟伯,鸡汤好香啊,我刚刚一进屋就闻到了。”

  “妈咪,月牙儿渴了,月牙儿要喝!”小月牙抢着道。

  “好,先给宝贝女儿尝尝。”

  布桐端起碗,拿小汤匙盛了一小口,吹散了热气,喂到小月牙嘴边。

  “啊”小月牙乖巧地张开嘴,刚要去喝,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大叫声。

  “宝宝不要喝!”

  伴随着话音落下,“哐当”一声,布桐手里的瓷碗被打翻在地,鸡汤洒了一地。

  小月牙被吓了一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厉景琛急忙把她抱进怀里安抚。

  “萧愈,你干嘛呀?差点烫着我们家小姐。”小兰上前检查布桐的手,生气地看着萧愈。

  萧愈急得不行,使劲摆着手,道,“不要喝不能喝”

  “为什么啊?”布桐疑惑地看着他,“萧愈,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没有,没有!”萧愈急得汗都出来了,“汤里有东西,不能喝!”

  “汤里有什么东西?”

  萧愈指着门外,“小兔子小兔子死了!”

  “小姐,”钱进走了进来,“我还以为萧愈在陪小兔子玩,可是刚刚却发现,小兔子莫名其妙地死了,而且口吐白沫,好像是中毒死的!”

  “好端端的怎么会死呢?萧愈,你是不是给小兔子吃什么东西了?”布桐问道。

  “嗯!”萧愈用力点点头,指着洒在地上的汤,“我给小兔子喝了这个!”

  “鸡汤?”布桐面露惊恐,“你的意思是,你给小兔子喂了鸡汤,小兔子就死了,所以鸡汤有毒?”

  “嗯嗯!”

  “到底怎么回事?”厉景琛把小月牙交给吴妈,吩咐她抱去房间里玩,这才开口问道,“萧愈,你别急,也别怕,慢慢说,你看到了什么,又为什么会给小兔子喂鸡汤。”

  张妈上前帮萧愈擦了擦脸上的汗,安抚好他,萧愈这才开口道,“我我来给宝宝拿水,看见有人偷偷在汤锅里放东西然后我等他走了就盛了一碗汤,去喂小兔子喝兔子就死了!”

  众人纷纷面面相觑,只听见厉景琛又追问道,“好,你做得很对,别怕,现在告诉我,给汤锅里放东西的人是谁。”

  萧愈毫不犹豫地伸手指向了钟伯,“是他,是这个爷爷!”

  钟伯连忙矢口否认,“不是我!怎么可能会是我!我不可能会害小公主的!”

  “可是萧愈怎么可能会骗人呢?”布桐狐疑地看着钟伯,“钟伯,萧愈的智商的确像个孩子,但越是孩子,就越不可能会撒谎骗人。”

  “布桐小姐,真的不是我,鸡汤是厨房在炖的,刚刚炖好的时候,连盛都是女佣盛好的,我只是帮你端出来而已啊。”钟伯一脸无辜,急得不行。

  “钱进,去厨房把鸡汤端出来,再通知医生带仪器过来,检查汤里到底有什么。”布桐冷着脸吩咐道。

  “是,小姐。”钱进急忙照做。

  没过一会儿,一锅香气四溢的鸡汤便被摆在了众人面前的茶几上。

  “厨房的确没有监控,”布桐看着面前的汤锅,抿了抿唇角,道,“那是因为我和爷爷向来对家里

  的人绝对信任,也尊重大家的隐私,但是我绝对没有想到,我的信任会成为有人想要毒害我的武器,我更没想到,我在自己的家里,居然还会面临这样的危险。”

  女孩缓缓抬起头,望向了钟伯,“今天不管是谁在锅里下毒,我都决不轻饶。”

  “布桐小姐,现在事情还没查清楚,你就这么认定了是我,是不是太武断了?没准是萧愈自己贪玩,故意给小兔子喂了什么别的东西,导致小兔子死了,所以故意这么说呢?”钟伯辩解道。

  布桐没有理会他,望向钱进,“把厨房的人都给我叫出来。”

  “是,小姐。”

  布宅的大部分佣人现在都去了星月湾工作,所以留下的人不多,厨房里也只有两个人,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两个人来布家都有年头了。

  两个人自然得知了汤里有毒的事情,其中一个开口道,“老首长,姑爷,小姐,今天你们回来吃饭,我们两个一大早就开始忙碌了,因为要做的菜多,所以有点忙不过来,鸡汤炖上去之后,我们两个就忙别的去了。”

  “那你们中途都离开厨房吗?”钱进问道。

  “当然了,汤又不会溢出来,刚好保镖去采购的食材到了,我们就出去拿了,肯定不可能一直守在汤锅前的。”女佣汇报道。

  “小姐,我们在布家工作这么多年,一直忠心耿耿,不可能做出毒害您的事情的,”另一个人性格很刚烈,委屈的道,“小姐如果不相信,我愿意当场喝下这锅汤,以证明我的清白!”

  “小姐,我也愿意喝下证明的!”另一个人也开口道。

  “放心吧,我没说不信任你们,只是叫你们来了解一下情况而已。”布桐道。

  “谢谢小姐。”两个女佣很快退到了一旁。

  “钟伯,”布桐重新望向钟伯,“你先别紧张,你说得没错,我是相信萧愈的话,但是我的确不能这么武断地认定是你,万一是别人下的毒也不一定,所以我会查清楚真相,钱进。”

  钱进心领神会的道,“小姐放心,我已经让家里的佣人保镖全部不要离开,等查清楚事情真相再说。”

  “嗯。”

  “小姐,时间不早了,你一定饿了,要不让厨房做点吃的吧,我去盯着就行。”钱进提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