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091章 我让你走了吗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慕西临?真的是慕西临?她要联姻的小慕总,居然会是慕西临!

  这个世界怎么能小到这种程度,还是说,能巧到这样的地步,她还以为,要等过阵子回帝都才能见到他的,没想到现在就见到了!

  唐诗还没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身后突然响起一个沉稳有力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唐诗直起身子,从面前的镜子里看到慕西临正踩着黑色皮鞋走进女洗手间,反手锁上了门,一步一步朝着她走来。

  他英俊极了,原本喜欢穿浅色衣服的他,今天穿了一身的深色系,倒是有点偏厉景琛的风格,黑色西装配着一件黑色的衬衫,跟他白皙的肤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额前的头发梳成了一个大背头,更显成熟魅力。

  只是原本一张总是笑得妖孽无比的脸上,此刻没有一点笑容,面无表情得看不出一点情绪。

  “唐诗”慕西临走到唐诗面前,抬起手,轻轻捏住了唐诗的脖子,冷笑一声,道,“你还活着?你居然还活着”

  唐诗的心理防线瞬间崩塌,眼泪止不住地涌出来。

  她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跟慕西临说,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最后,只能痛苦地开口道,“西临,对不起,我”

  “你为什么要活着,啊?”慕西临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像你这样的人,就该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为什么还会活着,老天爷可真是瞎了眼了”

  唐诗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眼泪顺着脸庞滑落下来,跟脸上的水混在一起,分不清是水还是泪。

  她早该料到的,料到慕西临会恨她,恨到了骨子里。

  毕竟这就是她一开始的目的,她觉得她回不来了,觉得恨会比爱容易放下,所以她亲手设计了一切。

  她知道就算她去救小月牙回不来,慕西临也不会放下她,所以她故意把伪造的怀孕报告扔在了垃圾桶里。

  她知道孩子是他的底线,像慕西临这种极度缺乏亲情的男人,是无法容忍别人杀死他的亲生骨肉的,哪怕是还没出生的骨肉,也绝对无法容忍。

  她没让他知道孩子的存在,更没让他知道孩子是宫外孕,伪造出了她悄悄打掉孩子的假象,让慕西临彻底恨上了她。

  “你还会哭?”慕西临像是看到了什么令他震惊的东西一般,笑得更冷漠无情了,“像你这种冷血无情的人,还有什么东西会让你难过到流泪吗?那可真是见了鬼了”

  唐诗的心,像是被一把把尖锐的刀毫不留情地捅着,撕心裂肺的疼,眼泪流得更凶了。

  可是慕西临说的其实没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她有什么资格哭?

  如果她现在健健康康的,能跟慕西临结婚,为他生儿育女,那她一定会立刻跟慕西临解释一切,可是现在的她,哪里来的资格

  唐诗敛了敛思绪,抬起手,冷冷地拿掉了慕西临抓在他脖子上的手,淡笑道,“慕总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吗?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像我这样的祸害,怎么可能死得了呢?”

  “也是,你这样的祸害,谁沾上谁倒霉。”慕西临嘲讽道。

  唐诗转头,从一旁的盥洗台上抽了两张纸巾,擦去脸上的水珠,轻笑道,“所以这未免也太可惜了,本来我还想闪个婚体验一下婚姻生活的,现在既然结婚的对象是你,我立刻没有兴趣了,所以这个联姻,已经没有必要了,慕总,我先告辞了”

  “给我站住!”慕西临一把拽住了她纤细的手臂,紧紧握住,“我允许你走了吗?”

  “怎么?慕总不让我走,难不成还想跟我在这里聊前尘往事不成?那很遗憾,我都快忘光了”

  慕西临眉心一蹙,用力甩开了她。

  唐诗重心不稳,差点摔倒在地,重重撞到一旁的墙上,

  扶着墙才没有倒下。

  慕西临此刻杀人的心都有了。

  忘了?

  她居然说她忘了他们之间的前尘往事?

  好,真是太好了!

  “唐诗,你可真够贱的,这么迫不及待地就要嫁给一个陌生人,是吗?”慕西临冰冷的双眸睨着她,一字一句地咬牙道。

  “彼此彼此吧慕总,你也没好到哪里去,你当初没少欺骗我吧?说什么你爸抢走了你的初恋女友,终于死了,那现在呢?伯父他是死而复活现在又死一次了吗?你为了哄别人同情你,连亲爹都诅咒,真是够下得去血本的”

  唐诗的心在滴着血,可是她不能心软,必须一次性决绝地推开他。

  “我用得着跟你这种女人解释吗?”慕西临的脸色愈发阴冷,“唐诗,见到你,真是我今天最不幸的事情,但愿我们永远不要再见。”

  话落,慕西临便转身直接离开。

  “砰”的一声,门被重重关上,发出一声巨响,震得唐诗狠狠打了一个哆嗦。

  她的背贴着墙,浑身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般,顺着墙面缓缓滑落下来,跌坐在了地上,抱着自己的膝盖,肩膀一颤一颤地抽泣出声。

  她从小在一个不健康的家庭中长大,经历了一个女孩子最难承受的一切,只有面对布家的人时,她的心才是柔软的、有温度的,其他时间,她都让自己的心变得坚硬如铁。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心为慕西临脆弱到了这个地步,前所未有的脆弱。

  仿佛只需要他一句冷漠决绝的话,就能让她的心伤得鲜血淋漓。

  唐诗努力想要恢复冷静,努力想要擦去脸上的泪水,可身体就像不受她自己控制一般,根本没有办法做到。

  “诗诗?诗诗?”门外传来唐老夫人着急的叫声,唐诗这才急忙回过神来,爬起身去盥洗台前洗了一把脸,强行让自己看上去自然一点。

  “诗诗,”唐老夫人走了进来,看见唐诗,急忙上前问道,“你怎么了?来趟洗手间怎么来了这么久?眼睛怎么肿了?”

  “外婆,我没事,就是身体忽然有点不舒服,没有大碍的。”唐诗扬起笑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