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098章 孩子会不会是小慕总的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诗诗,咱们都是一家人,你怎么能这么跟舅妈说话呢?”赵美莎急忙讨好道。

  这么多礼物,别说全部了,就算是给她一件,就够她买多少包包了!

  看来唐诗这个小野种也不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居然还是个招财猫。

  她有布家撑腰,现在小慕总又指定要跟她结婚,看来以后得多捧着点她才行。

  思及此,赵美莎连礼物都顾不上护着了,起身上前,在唐诗身旁坐了下来,亲热地挽着她的手臂,亲昵的道,“我的好诗诗,舅妈那天晚上的确不该凶你,更不该说那么难听的话,但舅妈不是一时心急才会这样的吗?毕竟你得罪了小慕总可不是什么小事,听说他这个人阴晴难定很难搞的。

  不过现在好了,小慕总昨晚亲自登门,又是道歉又是下聘的,看样子是下定了决心要娶你,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了,以后咱们两个好好相处,再也不闹矛盾了,好不好?”

  “舅妈,恐怕我要让你失望了,”唐诗冷漠地推开了她的手,“像我这种从小在山沟里长大、父不详的小野种,怎么入得了你的眼呢,所以你放心,我不会自讨没趣想要跟你亲近的。”

  赵美莎:“”

  “小梅,”唐诗没再理会赵美莎,吩咐小梅道,“把这些礼物收起来,送到老夫人的房间里去。”

  “是,小姐。”小梅急忙照做。

  “唐诗,我也是唐家的一员,这些礼物怎么也有我的一份吧?”赵美莎瞬间急了。

  “舅妈,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但凡能善良一点,待人友善一点,这些礼物,你随便挑,可是偏偏你太让我讨厌了,所以我什么都不会给你。”唐诗说完,便站起了身,“外公外婆,我有点累了,先回房休息了。”

  “去吧,睡醒了来找外公一趟,外公有事情要跟你说。“唐老爷子叮嘱道。

  “知道了外公。”唐诗转身离开。

  “哎,诗诗,你别走,咱们有话好好说”赵美莎冲着她的背影大喊道。

  “你给我闭嘴!”唐老爷子低斥一声,“能不能要点脸,连诗诗都知道什么该收什么不该收,你这一把年纪了,怎么这点分寸都没有!”

  “爸,我怎么就没分寸了?”赵美莎反驳道,“我看您是穷习惯了,对布家来说,这点钱屁都不是,人家送你就送你了,压根儿没想着要您还,可你们却一个个畏首畏尾的不敢收,真是太小家子气了”

  “人跟人之间的相处,讲究的是礼尚往来,你以为我收了这些就不用还回去了吗?再说了,人家帮咱们照顾了诗诗这么多年,按理应该我们准备礼物去谢谢人家才对,怎么能倒过来收人家给的礼呢?”唐老爷子严肃的道,“其实我多少能猜到布家的用意,恐怕他们是怕我们会对诗诗不好吧,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诗诗身上也流着我的血,我怎么可能会对她不好呢?无论她的父亲是谁,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能回到我的身边。”

  唐老夫人开口道,“老爷,布家是真心疼爱诗诗的,我也看得出来,咱们诗诗对布家的感情很深,要不这样吧,为了诗诗的幸福,咱们就别要什么脸面了,去跟布家借点钱先挽救唐氏吧,等将来赚了钱再连本带利还给人家,也比让诗诗嫁给小慕总要强啊”

  唐老爷子想要开口,但犹豫了一下,对唐老夫人道,“我累了,你扶我回房吧。”

  “好。”

  “爸,您怎么这就走了?我的话还没说完呢!”赵美莎见他们一个个的都不把她放在眼里,肺都要气炸了。

  老两口充耳不闻,一起回到了卧室,唐老夫人这才开口道,“老爷,是有什么事情,不方便让美莎听到吗?”

  唐老爷子拍了拍她的手背,“还不是关于诗诗的,我不想让美莎听到,免得又是家无宁日,

  唐氏破产就破产了,诗诗的幸福肯定是第一位的,我从来就不赞成让她联姻,只是这孩子的主意太大了,之前一直坚持要联姻,这才去跟小慕总见面的。”

  “那现在我们去跟诗诗说,不需要联姻了,如果真的要救唐氏,我们另外想办法解决就行了。”唐老夫人着急的道。

  “你想得太简单了,”唐老爷子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妻子一眼,“如果是在之前见面之前,或许一切还有转圜的余地,可是自从那天见了面之后,你难道看不出来,咱们诗诗和小慕总原来就认识,而且肯定有什么瓜葛吗?”

  唐老夫人仔细想了想,道,“那天诗诗的确是有点反常,我还以为是她有点接受不了这样的场合,而且她既然说身体有点不舒服,我就没有追问了,老爷,你确定她真的和小慕总认识?”

  “我吃过的盐比诗诗吃过的饭还多,就算她再怎么隐藏,我也能看得出来,”唐老爷子无奈地叹息道,“我后来想了想,小慕总之前也是在帝都,所以他们认识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我还听到消息说,小慕总之前就是unual集团的总经理,unual集团不是布桐家的吗?那诗诗跟小慕总认识,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吗?”

  “原来是这样”唐老夫人恍然大悟,“那老爷,你叫诗诗来找你一趟,不会就是想跟她证实吧?”

  “我的确是想问清楚,但是我觉得,按照诗诗这么有主见的性格,就算我们问清楚了,也无法动摇她做下的决定,所以一切还是得看她自己怎么想的了。”

  “看小慕总那天的反应,明显就是不高兴,他跟咱们诗诗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唐老夫人忽然想起了什么,紧张地问道,“老爷,医生不是说,咱们诗诗在出事前不久才打掉过孩子吗?这个孩子会不会就是小慕总的啊?”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是诗诗估计是不会告诉我们的,我看得出来,她跟颖涵一个脾气,都是把所有事情装在心里的,而且拗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