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101章 我偏要娶你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唐诗!”慕西临终于克制不住,用力拍了一下餐桌,怒吼出声,“你杀死了我的孩子,怎么可以这么轻描淡写地略过?那也是一条小生命啊,你要救小月牙无可厚非,我不求我的孩子在你心里能胜过小月牙,但是最起码,他应该跟小月牙拥有同等的对待!

  退一万步来讲,你要打掉我的孩子,是不是应该跟我打声招呼?那也是我的孩子,凭什么由你一个人决定他的生死?如果你告诉了我,说不定我会想到另外的办法去救小月牙的,就算是付出我这条命,我也在所不惜的,只要能保住我的孩子,我什么都愿意做!”

  唐诗只觉得自己的心被扎得千疮百孔,疼得她痛苦不堪。

  如果那个孩子不是宫外孕,她怎么可能拿掉,她也可以用命去救小月牙,可是如果肚子里有个健康的宝宝,她是不会去冒险的,而是另外想办法。

  可是这个孩子注定是留不下的,加上当时情况紧急,这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事实证明,她成功了,小月牙平安救回来了,她也侥幸活下来了,只是唯一的遗憾,是她无法再怀上孩子了。

  说到底,这件事情的结局还是让慕西临痛苦而已,这也是她最不想看到的。

  她宁愿自己一个人扛下所有的苦痛,还慕西临自由和快乐。

  “慕总,”唐诗敛了敛思绪,强压下喉间的苦涩,冷漠地开口道,“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你还提它干什么呢?提了就能挽回了?不能,所以我最不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回首过去,一点意义都没有。”

  慕西临心里的火被她轻而易举地彻底点燃,眼底满是怒火,恨不得当场将她燃烧殆尽,咬着牙道,“唐诗,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为什么又冷又硬到了这个地步?你对小月牙可以付出那么无私的爱,为什么对自己的孩子就不行?还是说,因为那是我的孩子,所以入不了你的眼,啊?”

  “你愿意这么想就是这样吧,反正你怎么开心怎么来,”唐诗不耐烦的道,“慕总,所以我希望你有点自知之明,你想要联姻,多得是姑娘配合你演戏,但是我不行,我在你面前已经演腻了,现在就想逃离你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希望你成全我。”

  “成全你?”慕西临冷笑出声,“成全了你,然后我一个人承受痛苦和折磨?你杀死了我的孩子,法律制裁不了你,但是我能!你这辈子,都只配受折磨,我永远不会让你好过。”

  “你是真的想为孩子报仇,还是放不下我呢?”唐诗嗤笑着道,“我怎么感觉,更像是后者呢?”

  “唐诗,你少自作多情!”

  “叩叩叩。”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屋内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碰撞对峙着,谁也不肯让着谁,无形的硝烟在大气奢华的包间内弥漫着。

  送红酒的服务生硬着头皮开门走了进来,给两个人分别倒上了一杯红酒后,急忙落荒而逃。

  唐诗斯条慢理地拿起高脚杯,放到唇边轻抿了一口红酒,微笑道,“慕总,既然不是放不下我,又何必这么急着否认呢?”

  她了解慕西临,他这就是放不下,所以才要和她联姻苦苦纠缠。

  可是她不能,无论这场婚姻是真是假,她都不能接受。

  只有远离他,他才能早点过上属于他的生活。

  唐诗拿着高脚杯的手不自觉地僵了僵,旋即,便听见自己不由衷的声音,“既然放下了,又何必拿一场有名无实的婚姻套住我,不是给自己添堵,也给我添堵吗?如果你真的放下了,就证明给我看,从今以后我们永不相见,可好?”

  慕西临不怒反笑,只是那低沉暗哑的笑声,再也没有过去的清朗,而是带着一丝痛色,以及无边的恨意。

  他站起身,两三步便走到了唐诗的面前,修长的

  右手抬起,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激将法?”慕西临嗤笑道,“唐诗,你觉得我会吃你这一套?我告诉你,你越是不想嫁给我,我偏要娶你,你能拿我怎么样?”

  他的力度很大,唐诗疼得直接蹙起了眉,“如果我就是不愿意嫁呢?”

  慕西临淡淡一笑,“很简单,我昨天在电话里已经跟你说了,悔婚总要付出代价的,你不嫁的话,你妈妈的那些破事就会公诸于世,我跟你保证,不出一个小时,整个云城的人就会知道你妈妈的那点破事。

  紧接着,全世界都会知道你的身世,到时候影响的不仅仅是唐家的脸面,说不定连带着布桐都会上热搜,毕竟有这么一个背景不干不净的经纪人,她的粉丝得多失望”

  唐诗怒道,“慕西临,你要不要脸!布桐也是你的朋友,更何况,你觉得厉景琛会答应你拿这件事情影响布桐?”

  “如果让景琛知道,你杀死了我的孩子,你觉得他还会帮你?包括布桐,我告诉你唐诗,你打掉自己的孩子去救小月牙的事情如果被景琛和布桐知道了,只会给他们带来心理压力,”慕西临蓦地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包括小月牙,等她长大后知道了,会内疚会自责,你在做这件事情之前,根本没有想过这些后果,你自作聪明自以为是,难道不该付出应有的代价吗?”

  “你掐死我吧”唐诗有点透不过气来,脸色一寸一寸地白了下来,“你现在就掐死我,替你的孩子报仇,这样大家都舒坦了。”

  与其这样被他恨着,她宁愿死去,也比现在这样生不如死的感觉要好得多。

  慕西临看着她苍白的脸,心突然像被什么东西刺痛了一下,掐着她脖子的手,不自觉地松了开。

  他攥紧双拳,强忍着内心想要去关心她的冲动,冷漠地开口道,“掐死你我嫌脏了自己的手,你不配死在我的手里。”

  “咳咳咳”唐诗揉着自己的脖子,咳嗽了几声调整好呼吸,这才缓了过来,望向重新坐回到餐桌前喝着红酒的男人,问道,“你下定决心要娶我折磨我,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