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110章 痛苦的不是只有你一个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慕西临,你是不是变态?我警告你,现在立刻松开我,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她爱他,才能一直逆来顺受,不然以她的性格,鱼死网破又有何妨?

  “你能对我怎么不客气,啊?”说话间,慕西临已经将她拽到了卧室,一扬手,就把她甩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唐诗本来就头痛欲裂,被他这么一甩,感觉整个脑袋天旋地转的,差点没晕过去。

  还没等她反应过去,慕西临便欺身而上,高大的身躯按住了她,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这个吻没有丝毫温柔可,有的尽数是霸道的惩罚,疼得唐诗差点没哭出来。

  “唔”唐诗拼了命地想要推开他,可男女之间的力道根本没有可比性,她用尽了全身力气,也始终未能撼动慕西临分毫。

  唐诗一点点绝望下来,也无力再反抗,只是眼泪怎么也止不住,顺着眼角滑落而下,痛苦的抽泣声从喉间溢了出来。

  慕西临倏地停下了动作,僵硬了几秒钟,才缓缓松开她,抬起头看着她绝望的眼神和眼角涌出的眼泪,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戳了一下,漫起了一股难以抑制的疼。

  “你就这么讨厌我,是吗?”慕西临的喉咙又苦又涩,哑声开口问道,“所以你可以理所当然地拿掉我的孩子,理所当然地嫁给一个从没见过面的人,唐诗,你怎么会是这样的人?是我对你了解得太少,还是我慕西临真的没办法入得了你的眼,所以你才会对我这么残忍?”

  唐诗痛苦地摇着头,一肚子的话想要说出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慕西临一字一句地开口道,“我从来没这么恨过一个人,可是我又很清楚,我有多恨你,就有多爱你,你一定很得意吧,都到了这个地步,我依然爱着你”

  “西临”隔着眼底的一层朦胧,难过地看着他,“你不要这样,痛苦的不是只有你一个,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我没有办法”

  “你这算是在服软吗?”慕西临苦笑,“是因为受不了我的强硬,所以只能服软?你以为你这么说了,我的孩子就能回来了吗?不能了,唐诗,在你心里,他可能什么都不是,可是在我心里,他是宝贝,是我愿意拿命去守护的小生命,纵然有天大的理由,你也不该擅自做主判决了他的死刑,我就是再爱你,也不可能原谅你。”

  慕西临说完,便厌恶地松开了她,“别装出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你以为我有多想碰你吗?并没有,因为你不配。”

  “砰”的一声,卧室的门被离开的慕西临重重一甩,发出一声巨响后,空气中重新恢复了寂静。

  唐诗翻了个身,整个人蜷缩在床上,双手抱着被子,极力敛住情绪,可还是又破碎的哭声,在偌大精致的卧室里蔓延着

  第二天一早,小梅在三楼的门外踌蹴了许久,等到了十点多,才终于忍不住,抬手敲了敲门,“姑爷,小姐,你们醒了吗?小姐,时间不早了,您该起床了小姐,我进来了哦?”

  小梅打开门,探着脑袋走了进去,见客厅里空无一人,便来到卧室门外敲门,“小姐,现在已经很晚了,您还在睡吗?小姐?”

  里面好半天没人应声,小梅只好硬着头皮,拧开门把走了进去,看见唐诗一个人蜷缩在床上昏睡着,连被子都没有盖。

  “小姐,”小梅急忙走了上前,一摸唐诗的脸,立刻被吓了一大跳,“怎么这么烫!小姐,您发烧了!”

  唐诗睡得昏昏沉沉的,怎么也醒不过来。

  小梅急得不行,想给慕西临打电话,却又没有她的号码,只能先去浴室拿了两条湿毛巾帮她冷敷,然后跑下楼去找人。

  小梅对慕家不熟,也不认识家庭医生,只能去找管家刘嫂,却没想到刘嫂的态度让她

  膛目结舌。

  “你瞎嚷嚷什么?”刘嫂从二楼的卧室里出来,恶狠狠地瞪了小梅一眼,道,“夫人昨晚晕过去了,到现在还没醒,你能不能小点声,别打扰她休息!”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小梅着急的道,“我们家小姐发烧了,能不能让家庭医生去给她看看?”

  “不就发个烧嘛,有什么大不了的,熬一会儿就过去了,家庭医生得照顾二夫人,没时间搭理她。”刘嫂冷漠的道。

  小梅气得快哭了,“你怎么这样?我们家小姐怎么说也是你们慕家的少奶奶,凭什么连这点看病的权利都没有?”

  “少奶奶?”刘嫂差点没笑出声,“你不会是来搞笑的吧?我们家少爷娶她只是为了堵住董事会那些人的嘴而已,你不会真的以为她嫁到我们慕家来是当少奶奶享清福的吧?赶紧给我滚,别在这里碍眼,我告诉你,也别叫救护车,免得惹人笑话,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位少奶奶有多金贵呢。”

  “你太过分了!”小梅又生气又着急,但又无可奈何,只能先跑回楼上,看看唐诗的情况。

  唐诗没醒过来,小梅在屋子里翻箱倒柜找了个遍,才终于找到一个医药箱,好在里面有一些最基本的药,她拿出退烧药,倒了杯水喂唐诗吃下,便守在一旁不停地为她物理降温。

  约摸到了十一点多钟,唐诗的烧才有些退下去的迹象,艰难地睁开了眼睛。

  “小姐,您总算是醒了,吓死我了,再不醒我就要给少爷打电话,让他来接我们去医院了!”小梅委屈地哭出声。

  “我没事,你哭什么?”

  “还说没事呢,您发了高烧,看情形应该是烧了一整晚了,可把我吓死了,还有,我跟您说,刘嫂也太过分了,她不然不顾您的死活,不让家庭医生来给您看病!”

  唐诗淡淡一笑,“估计是慕西临吩咐她们,不用给我好脸色的,我不在乎,只是委屈你了,以后没事不要主动去碰一鼻子灰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