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111章 猜猜我在哪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我倒是不委屈,就是替您觉得不值,小姐,我们回唐家吧,总比在这里被人欺负要强。”

  “我如果不想被欺负,谁也欺负不了我,所以你放心,等我身体好了,会给你出一口恶气的。”

  “小姐,您真的决定留下吗?”小梅担忧不已,“姑爷昨晚是不是没在这里睡?不然您怎么可能烧了一整夜都没人发现?他对您这么冷漠,加上昨晚您也看到了,那个二夫人好像对您有敌意,等她醒来,还不一定怎么刁难您呢。”

  “我说了,我不是逆来顺受的性格,更没有这么好欺负,”唐诗艰难地爬起身,“昨晚是意外,以后我不会让自己倒下的,我要坚强一点,保护好自己,保护好你,直到慕西临肯放我们离开为止。”

  “嗯,我会一直陪在小姐身边的,我熬了粥,去给您盛一点。”

  “好,去吧。”

  小梅刚离开没一会儿,就重新折了回来,“小姐,您的手机丢在沙发上了,刚刚一直在响。”

  “拿过来给我看看吧。”

  小红把手机递了过去便很快离开。

  唐诗划开手机看了一眼,发现布桐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清了清嗓子,这才给她回了过去。

  “诗爷,你终于出现了,我打你电话怎么不接啊?”布桐着急的声音传来。

  唐诗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什么异样,“刚刚手机调成静音了,所以没听到,桐桐,你找我有事啊?”

  布桐笑着道,“没事啊,就是想让你猜猜看,我现在在哪里?”

  唐诗一听她这话,就猜到了什么,“你不要告诉我,你现在在云城。”

  “哇,诗爷果然是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之一,这么快就猜出来了,没错啊,今天是周六,我和景琛带着争争和小月牙看你,爷爷之前就约了老朋友去钓鱼了,所以没来。”

  唐诗:“”

  “怎么这么突然就来云城了?”

  “是不方便吗?还是你有事情要忙?”布桐笑着道,“没关系的,你如果有事情,可以不用来陪我,我们自己玩就可以了。”

  唐诗道,“我不忙,我的意思是,你如果早点告诉我,我好去机场接你。”

  “不用接,景琛安排得很妥当的,我们坐私人飞机过来的,下了飞机有车接我们到酒店,现在已经在酒店了。”

  “是unual酒店吗?我收拾一下就过去找你,你等我一下。”

  “嗯,不急啊,你慢慢来,”布桐突然问道,“诗爷,你跟西临见面了吗?因为厉景琛约了西临的,你们很有可能会见面的哦。”

  唐诗:“”

  “诗爷,你听见我说话了吗?诗爷?”

  “见了,”唐诗敛了敛思绪,道,“我已经见过他了,桐桐。”

  “那就好,那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吧,好久没聚在一起了。”

  “好,都听你的,那我先挂了啊。”

  “嗯,晚点见。”

  唐诗挂上电话,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掀开被子下了床,迈着虚弱的脚步走进了浴室,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更加不安了。

  她先去喝了一碗粥,让自己恢复点精神,又吃了一次退烧药,这才去洗澡化妆,出门准备去酒店。

  “站住,”一下楼,刘嫂便没好气地叫住她,“少奶奶,不是说你发烧了吗?我看你精神不是好得很吗?打扮得这么花枝招展的是要去哪里约会不成?”

  唐诗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冷声道,“我去哪里,还不需要向你一个佣人交代吧?”

  “你”刘嫂差点没被噎死,“我身为慕家的管家,有权利过问你要去什么地方,以避免你出什么事。”

  “原来刘管家是怕我出事啊?”唐诗冷笑一声,“

  “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呢?只是我听说,我连发着高烧,你都不肯让我看医生,这会儿倒是怕我出事了,是吗?”

  “不就是发个烧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你现在不是生龙活虎的吗?”刘嫂理直气壮的道,“再说了,那会儿家庭医生要照顾二夫人,二夫人一夜没醒,当然需要优先照顾,哪里挪得出医生去看你。”

  “是,二夫人金贵,我贱命一条,不需要照顾,这样你满意了?”唐诗说完,便转身要离开。

  “站住!”刘嫂追上前,伸手拦住她,“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你跑什么啊?少奶奶,你昨晚把二夫人气晕了,现在难道不应该去向她请罪吗?就这么走了,是不是太没礼貌了?”

  “你有病吧?”唐诗蹙眉,“我在昨晚之前压根儿就不认识她,她一看到我自己晕倒了,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去打招呼可以,但你既然说是请罪,那就太夸张了,我不认为我有做错什么事情需要请罪,还有,你们慕家不是古代的帝王家族,没有皇位等着我继承,少来这套一大早就要去跟婆婆请安请罪的规矩,我不吃这一套,听明白了吗?”

  “你”刘嫂怒极,抬起手就要打她。

  唐诗眸光一寒,抬手握住她的手腕,截下了这个巴掌,反手就是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你还想打我?我唐诗是你可以打的吗?”

  “你”刘嫂捂着自己被打疼的脸,委屈不已,“你竟然敢打我!”

  “我不打你难道还等着被你打吗?”唐诗凌厉的双眸冷冷地睨着她,“我警告你,我不是受气包,可以任人欺凌,你如果有这种认知,最好尽快打消,别说是你了,就算是慕西临他妈,也别想甩我的耳光,否则,我一定加倍奉还!

  你去问问慕西临,我是自愿嫁给他的吗?我唐诗不缺那点钱,所以你别以为我是为了钱走进慕家大门的!把我惹毛了,信不信我一把火烧了你们慕家。”

  刘嫂顿时怂了怂,但还是抬了抬下巴,趾高气昂的道,“你吓唬谁呢!你们唐家现在什么局面你心里没点数吗?在慕家的地盘充什么大尾巴狼?”

  “唐家不如慕家我承认,但你可能不知道,我不是在唐家长大的,在这之前,我一直生活在帝都布家,算是布老爷子的半个孙女,你如果觉得你得罪得起布家,就来扇我一个耳光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