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117章 把自己变成了女人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向晨有些喘不过气来,缓了好一会儿,才继续开口道,“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这些该死的贱人’。”

  林澈眸光一沉,急忙望向宋迟,“桐桐呢?桐桐在哪里?她没事吧?”

  “我嫂子当然没事,向晨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回来的,我已经调查过了,曾经跟你有过感情纠葛的女人,一个个都接二连三跟向晨一样被注射了病毒,你说,那个给她们注射病毒的女人究竟是谁?”

  林澈没有回答他,而是着急的道,“你让桐桐来见我,我要亲眼看见她安然无恙才安心!”

  “你想什么呢,我嫂子是你说见就能见的吗?少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我嫂子的所有灾难都是你带来的!”

  林澈已经彻底失去了耐心,“我再说一遍,我要见桐桐!”

  “你”宋迟刚要发火,耳边突然传来布桐的声音。

  “我没事。”

  宋迟:“!!!”

  “卧槽,嫂子,你在哪里?”

  “我在家,墙上的监控有对讲功能。”

  “哦哦。”众人齐刷刷地望向监控,但他们自然是看不见布桐的。

  “桐桐,刚刚的一切你都听到了,”林澈开口道,“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我的命是命,向晨的命也是命,你现在告诉我们那个女人是谁,我们找到她,或许就能救向晨和你的那些前女友,她们都是无辜的,最起码,她们都曾经深爱过你。”

  “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林澈冷然道。

  “因为你而死的人难道还不够多吗?”布桐失望的道,“她们死了或许你连一点自责都没有,但是对你也没有一点好处啊,既然没有好处,你又何必看着这件事情发生?

  你看看向晨,她曾经风光无限,原本应该有无比完美的人生,可是因为你,你失去了那么多,现在还面临着香消玉殒,你躺在这间病房里这么久了,难道连一丁点的良知都没有找回来吗?”

  林澈痛苦地闭上了双眼,胸口在剧烈地起伏着。

  布桐哽咽的声音继续传来,“或许你觉得,你改过自新了又能怎么样?你成为了废人已经是无可改变的事实了,你的双腿回不来了,你再也站不起来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有时候精神上的折磨会比肉体上的要痛苦千倍万倍。

  我不相信你在午夜梦回对着空荡荡的病房的时候,没有后悔过,就当是让自己少一点的后悔,你帮帮向晨吧”

  “我真的不知道向晨嘴里说的那个女人是谁,”林澈睁开眼睛,面不改色地开口道,“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话,可以拿测谎仪来。”

  布桐道,“那个女人是打着你的名义在伤害你的前女友,怎么可能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她有这个能力,去给明星注射不知名的病毒,一定不是一般人,总不可能是哪个迷恋你的女粉丝做的吧?”

  “我真的不认识这么一号人物,”林澈始终一口咬定,转头望向向晨,“她有多高,说话声音是什么样的。”

  向晨摇了摇头,“她用毛巾捂住了我的口鼻,我很快就昏迷了过去,根本没看清她的脸,我只知道她应该比我高,力气很大,说话的嗓音有点粗吧,不像娇滴滴的女孩子那么细腻,而且很阴沉。”

  林澈像是在思忖着什么,扭头望向监控器,“桐桐,她的下一个目标很有可能会是你,你知道的,我就算自己死,都不希望让你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那你倒是告诉我,她到底是谁,人在哪里,怎么可以找到她吧?”

  “你不是一直想找到那个大徒弟吗?我猜,这个人就是他。”

  “你说什么?”不仅是布桐,病房里的几个人也面面相觑,疑惑了起来。

  宋迟上前一步,道,

  “大徒弟不是男人吗?可是袭击向晨的,明明是女人。”

  “这都什么年代了,男人想要变成女人,不是什么难事,”林澈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多个人来作妖,我求之不得,但是这件事情关系到桐桐的安全,我不能任他胡作非为。”

  “你的意思是,大徒弟把自己变成了女人?”扬声器里传来布桐的声音。

  “我不能百分百保证,但是这个可能性很大,从我跟他认识起,他就对我念念不忘,这些年虽然极少见面,但是他一直没死心过,这次他来帝都,培育蛊毒不成,一定备受打击,以他疯魔的性格,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尤其是针对跟我有过感情纠葛的女人,除了他我想不出有别人。”

  “那之前那个蒙放是什么人?”布桐问道。

  “我说了,我不认识你说的那个蒙放。”

  星月湾的书房里,布桐的手扶着肚子,若有所思,“之前我们一直怀疑蒙放就是大徒弟,看样子真的猜错了。”

  “桐桐,他是个疯子,既然开始行动了,就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一定要小心,因为如果他真的把自己变成了女人,根本没有人能认出他来。”

  “我知道,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布桐敛了敛思绪,问道,“那你知道怎么才能找到他,或者引他现身吗?找到他才能尽快救治向晨。”

  “我不知道,他是一个极其小心谨慎的人,而且心思深沉,可以说比我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就算知道我在这里,也不会贸然来找我的,不然以厉景琛的能力,怎么可能一直找不到他。”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啊?”宋迟上前道,“林澈,向晨和你那些前女友都是无辜的,她们先是被你欺骗了感情,现在连命都要搭上,你要是有点良知,就应该想办法引出那个人,将功赎罪。”

  “良知?”林澈冷笑一声,“你难道不知道,对我这种人来说,良知是最奢侈的东西,既不可望,更不可得吗?”

  宋迟差点被气笑,“行啊,这是你坏你有理了是吧?把坏当成你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个标签了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