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152章 你该不会是派人跟踪我吧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桐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有道理,“这样也好,你们都是男人嘛,比较能说上话,我来问的话,的确有点怪怪的,那你去问吧,我等你消息啊。”

  “我得找个合适的时机慢慢问,你别等着我。”

  “也行,那你慢慢问吧,一会儿亮亮要来家里,我去招待他们了。”

  “嗯,注意休息。”

  “我会的,先这样。”

  “好。”

  ……

  彼时,云城。

  唐诗下楼来到餐厅,看见慕西临正一个人对着一桌子的菜喝着闷酒。

  “这大中午的,你怎么在家?”唐诗走上前,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慕西临摆摆手,挥退了一旁站着伺候的几个女佣,这才开口道,“我如果不趁着你休息的时候在家,恐怕永远都见不到你吧?”

  “你这才刚开始喝,怎么就醉了,”唐诗淡声道,“你自己吃吧,我不饿。”

  话落,便站起身想要离开。

  “你给我站住!”慕西临厉声叫住了她,“坐下陪我吃饭,你今天要是敢走出这扇门,就别怪我对唐氏集团不客气!”

  唐诗停住了脚步,转身回到座位上坐下,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看来慕总除了会威胁人,也没有其他本事了。”

  慕西临自嘲地笑了笑,拿起酒杯将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是啊,我要是有本事,会连一个女人的心都留不住吗?会连想见她都见不到,需要用这样威胁的方式吗?”

  唐诗的心蓦地一疼,她知道他放不下,她又何尝能放下呢?

  “这个问题我们不是早就已经说清楚了吗?“唐诗吃了一口菜,淡漠地开口道,“这都过去多久了,你在慕氏集团应该也站稳脚跟了吧?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把婚离了?”

  “你就这么急着跟我离婚?”慕西临的眼里猩红一片,有痛苦,也有愤恨,“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你每天跟唐斯年在一起工作,日久生情了对不对!”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唐诗脸都气白了,“他是我表哥,你诬陷人也要看清楚对象好不好!”

  “表哥?”慕西临冷笑,“林澈还能喜欢布桐呢,唐斯年喜欢你怎么了?反正他跟你又没有血缘关系。”

  “你说什么?”唐诗蹙眉。

  “怎么,你该不会是不知道吧?”慕西临一边给自己灌着红酒,一边开口道,“唐斯年跟你压根儿没有血缘关系,你那个舅舅唐和平,是唐家领养的,所以你最好给我跟唐斯年保持点距离,别打着表兄妹的旗号,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唐诗彻底愣住,她完全不知道这些事情。

  “慕西临,”唐诗敛了敛思绪,望向对面的男人,“就算我和斯年哥没有血缘关系,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和他之间清清白白,从来没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布桐也对林澈没心思,可是这也挡不住林澈对她的心思啊,照我说,唐斯年就是第二个林澈,也就你傻,连这都看不出来。”

  “不可能的……”唐诗有些慌神,这些日子,她一直在唐氏集团上班,跟唐斯年接触得的确多,他对她很好,可是她一直觉得这是哥哥对妹妹的好。

  现在慕西临这样说起来,她猛然反应过来,如果唐斯年跟她真的没有血缘关系,那么他对她的好,似乎的确有点过头了。

  她不傻,只是一直觉得他们是兄妹,所以没往别的地方想而已。

  “你说不可能有什么用,明眼人都看得一清二楚,”慕西临给自己灌了一杯红酒,继续道,“现在我已经明确告诉你了,所以以后你跟唐斯年保持点距离,别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

  唐诗心里烦躁不安,一直当哥哥的人,怎么就对他有了好感了呢?

  她现在算是理解布桐当年的震惊与无奈了。

  “慕总,”唐诗抬眸望向慕西临,疑惑地问道,“我们这一天天见不到面也没有任何交集,你怎么知道我跟谁走得近,又怎么可能知道谁对我有好感,你该不会是派人跟踪我吧?”

  慕西临:“……”

  “唐诗,你的关注点果然跟别人的不一样,正常人现在难道不是应该打电话给唐斯年当面对质吗?”

  “我在问你话,怎么,敢做不敢认啊?”

  “我犯得着花那么大力气找人跟踪你吗?”慕西临不悦道,“你以为唐氏集团是什么密不透风的铁桶?你跟唐斯年每天成双入对的,别人都看不到?”

  “……我最近跟我哥在负责新产品的宣传,所以难免要在一起工作,你不要把人心想得太龌龊。”

  “是我想得龌龊,还是你们做得龌龊,你心里有数,”慕西临冷笑道,“我警告你唐诗,虽然我们结婚的事情没有对外公开,但也抹不去你是我老婆的这个事实,你如果敢给我戴绿帽子,我绝对要你们唐家付出惨痛的代价!”

  “你……”

  唐诗刚想开口解释,慕西临放在手边的手机便突然响了起来。

  慕西临看了一眼屏幕,拿起手机接听,语气缓和了不少,“景琛,你找我……布桐知道了?她怎么知道的……那你准备告诉她吗?……说就说呗,你就直接告诉她实情,让她知道,自己最在乎的闺蜜,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她早晚都会知道的……好,先这样,随时联系。”

  唐诗显然猜到了什么,等慕西临挂上电话,便着急地开口问道,“厉总说什么了?是不是桐桐知道什么了?”

  刚刚女佣进来叫她的时候,她就猜到布桐听到什么了,果不其然!

  “怎么,堂堂诗爷,也有慌的时候?还真是活久见,”慕西临放下手机,冷嗤一声,语气里尽是嘲弄,“我倒是想看看,到时候你该怎么跟布桐解释你的变心!”

  唐诗的脸白了白,唇角抿得紧紧的。

  “景琛说了,这件事情她会一点点跟布桐解释,包括孩子的事情,叫我们别乱插手,免得布桐一下子接受不了。”慕西临没好气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