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154章 形同陌路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嗯,因为很多药都不能用,能用的药效果都慢,所以过了几天才好的。”布桐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拜李楠楠所赐,她那几天晚上痒得根本睡不好。

  “没什么事已经算是幸运了,以后一定要多加小心。”

  “我会的,除了产检,我都好久没出门了,不过还好,再过几个月就可以卸货解放了。”

  “嗯,连我都在盼着你生呢。”

  布桐笑得眉眼弯弯,“现在所有人都在关注我的肚子,多你一个不多。”

  ……

  亮亮陪着小月牙玩了一个下午,傍晚的时候,亮亮妈妈赶着回家做饭,才带着亮亮离开。

  他们母子两个前脚刚走,厉景琛后脚便下班回家了,布桐急忙把他叫到了偏厅问话,“怎么样?你给西临打电话了吗?”

  “打了。”

  “都了解清楚了吗?他跟诗爷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老婆,我可以说,但是你一定要心平气和的,不要激动,好吗?”

  布桐心里一慌,走到沙发上坐好,深呼吸一口气,这才开口道,“我准备好了,你说吧。”

  厉景琛在她身旁坐了下来,将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其实唐诗在去救小月牙的时候,已经怀孕了,不过是宫外孕……”

  布桐安安静静地听完之后,震惊不已,“所以诗爷一直瞒着我,甚至瞒着西临,怎么会这样,孩子怎么会刚好就是宫外孕……”

  “老婆,我都去调查过了,虽然唐诗让医生改了就诊记录,但是她的主治医生告诉我,她的确是宫外孕,所以你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心理负担,唐诗不是冲动的人,如果孩子是健康正常的,她不会打掉的。”

  “我知道,她不告诉我,是不想让我有精神压力,另外当时那种情况,她必须做好让西临恨她忘记她的准备,可是现在呢?”布桐想不明白,“既然误会都说开了,他们还结婚了,为什么没有和好如初?”

  “这个我不清楚,西临说,唐诗跟他说得很明白,她对他的爱已经没了,他们现在虽然结了婚,但是形同陌路。”

  布桐摇了摇头,“不会的,诗爷那么爱西临,怎么可能说不爱就不爱呢?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或者她有不得已的苦衷啊?”

  “她是成年人了,对自己所做的决定,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且感情的事情,不能用普通的思维去断定,爱或不爱,她心里最清楚。”

  布桐“嗯”了一声,“我明白你的意思,这种事情我们干涉不了,我也没想干涉,如果诗爷真的不爱西临了,我还能强行要求她去爱不成?我只是不希望他们之间有误会或者是闹得太僵。”

  “我明白老婆的意思了,我会去查,看看唐诗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布桐扬起嘴角,“嗯,我就知道你最了解我了。”

  “乖,”厉景琛宠溺地捏了捏她的脸蛋,“现在该放心了吧?我知道我们欠唐诗很多,但是那个孩子,的确是无法挽回也无力改变的事情,唐诗不告诉你,就是不想给你压力,你应该明白她的苦心,并且照做。”

  布桐点点头,“我知道,我不会纠结这件事情自寻烦恼的,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们再把她救咱们女儿的这份恩情还给她就是了。”

  ……

  云城。

  唐诗也不知道自己被折腾了多久,到最后差点晕过去的时候,慕西临才放过了她,一句话没说,便整理好衣服自顾自离开。

  唐诗艰难地从餐桌上爬了下来,脚下一软,直接跌坐在地,直到小梅慌慌张张地跑进来扶起她,才艰难地站起身来。

  “小姐,您没事吧?”小梅哭着问道,“姑爷怎么能这样对待您呢,简直太过分了!”

  唐诗脸色一变,“你们都知道了?”

  小梅低垂着脑袋,小声道,“嗯,候在餐厅外面的女佣听到声音了,很快就传开了,我赶紧把所有人全都赶了出去,刚刚看见姑爷出门离开,我才敢进来的……”

  唐诗扯了扯唇,脸上满是无地自容。

  “小姐,我先扶您回房吧。”

  “嗯。”唐诗咬了咬牙,艰难地走回了房间。

  “小姐,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要不我叫医生来帮您看看吧。”

  “不用了,”唐诗很累很累,“去放水,我想泡个澡。”

  “好,我现在就去。”

  片刻后,唐诗坐在放满了热水的浴缸里,身上的不适感舒缓了许多,可一颗心却像被揉碎了一般,疼得她快要窒息。

  她从来没想过,原本亲密又幸福的事情,有一天会变成这样的折磨。

  刚刚有好几次,她都觉得自己会死在那张餐桌上。

  如果真能死就好了,比现在生不如死地活着要强得多。

  可偏偏,她不但死不了,还得继续面对慕西临。

  唐诗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脑海中却越来越乱……

  ……

  小梅怕唐诗出事,一直等候在浴室门外,等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便敲门问道,“小姐,时间差不多了,您不能再泡了……小姐?小姐?”

  浴室里半天没人回应,小梅正想开门进去,才传来唐诗疲惫不堪的声音,“知道了。”

  小梅暗自松了一口气,下楼端了碗燕窝上来,看见唐诗已经躺在了床上。

  “小姐,您先把燕窝喝了,厨房已经在准备晚饭了,一会儿好了我就去给您端上来。”

  唐诗坐起身,接过燕窝喂自己喝下,边喝边开口道,“不是跟你说过,不用一口一个‘您’吗?怎么改不了?”

  “小姐,我知道您不把我当下人,而是当成平等的人,但是我觉得慕家的家规很严,所以我对您还是恭敬点比较好,免得落人话柄,说咱们唐家一点规矩都没有。”

  唐诗点点头,“为难你了。”

  “不为难,自从上次小姐教训二夫人身边的刘嫂之后,慕家的佣人都不敢惹我的。”

  “她们是不敢惹你,但是也不敢亲近你,把我们两个当成异类,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