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157章 有什么苦衷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小姐,您出来啦?”小梅听见开门的声音,急忙迎上来扶着她,“您额头都流血了,姑爷怎么也不知道帮您处理一下伤口,咱们赶紧去医院吧。”

  唐诗摇了摇头,“这点小伤就不要去医院了,回慕家让医生包扎一下就行,走吧。”

  ……

  回到慕家,遇见的保镖和女佣纷纷冲着唐诗颔首问好,但是唐诗能敏锐地察觉到,他们的眼神里带着不敢流露的讥讽。

  唐诗没有理会,回到三楼的房间后,医生很快赶来,为她处理了额头上的伤口。

  小红送走了医生,道,“小姐,您还没吃饭呢,身体肯定没什么力气,我去厨房给您弄点吃的吧。”

  唐诗摸了摸有些饿的肚子,点头道,“好,随便弄点清淡的就可以了,不用准备太多,我吃不下。”

  “嗯,那您等我一会儿啊。”小梅很快离开。

  唐诗拿出手机看了看,不免有些疑惑。

  按照布桐的性格,知道那些隐情之后,一定会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她的,可是现在却迟迟没有接到她的电话。

  难道是厉景琛没有告诉她?

  唐诗自然巴不得布桐永远不要知道,但为了避免露出破绽,还是跟往常一样,给布桐发去了视频邀请。

  布桐很快接起,看样子是已经洗完澡坐在床上了。

  “桐桐,你今天怎么样?身子沉吗?”唐诗笑着问道。

  “我还……”布桐还没来得及回答她的话,眼睛便看见她额头上贴着的纱布,着急地开口问道,“诗爷,你的头怎么了?”

  唐诗急忙拨弄了一下刘海,试图挡住,“我没事,不小心碰到了,小梅非要小题大做给我叫医生来弄成这样,桐桐,你别担心我啊。”

  布桐眼眶湿润,哽咽道,“你瞒着我的事情还少吗?以前我从来不担心你,因为你是最强大的诗爷,可是现在,我怎么可能不担心?”

  唐诗莫名地心慌,装傻道,“桐桐,你在说什么呀?”

  “景琛都告诉我了,”布桐深呼吸一口气,平复好心情,开口道,“我知道你在去救小月牙之前,怀上过一个宫外孕的孩子,诗爷,你的身体怎么样?你刚做完人流手术就去救小月牙了,还掉进海里受了那么重的伤,没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当然没有,我身体不是好好的吗?”唐诗笑着道,“桐桐,我之所以不告诉你,就是怕你像现在这样,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个孩子本来就留不住,我们一直想着他,只会自寻烦恼而已,所以你别放在心上了,咱们往前看吧。”

  布桐点点头,“是应该往前看,你的这份恩情,我和景琛都记在心里了,所以我真的特别庆幸你还活着,还能跟西临重逢,现在你们还结婚了。

  我真傻,上次看到你们两个戴着同款对戒,居然没想到是结婚戒指,还以为是情侣戒,可是诗爷,你跟西临怎么会闹得这么僵啊?”

  唐诗组织了一下语,平静地开口道,“桐桐,感情这种事情,是会变化的,爱不讲道理,不爱了也是,淡了就是淡了。”

  “我懂这个道理啊,可我就是很奇怪,你的转变也太突然了,你在云城昏迷的那些日子,明明什么都不知道,醒来之后记忆应该是停留在昏迷前啊,应该还是深爱着西临才对的,怎么可能说不爱就不爱了呢?”布桐还是觉得百思不得其解,“诗爷,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啊?”

  “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可是哪有那么多苦衷,不是每个人,都像你和厉总一样的,因为不得已的苦衷而推开对方,我没有苦衷,我只是单纯地不爱了而已。”

  “感情的事情,你自己都无法掌控,我身为一个旁人自然不能干涉,我只是觉得,按照你的性格,不会变得这么快而已。

  西临有多爱你,大家都看在眼里,他也的确是个很好的男人,你们最后如果没有走在一起,还挺可惜的……”

  “桐桐,我知道你心里在怪我,”唐诗笑了笑,“你只是不想开口责备我而已,也是,像你这么长情的人,怎么可能接受得了我这种薄情的人,可是我不想欺骗自己,明明不爱了,还要假装很爱,不会很累吗?”

  她不知道不爱装爱会有多累,但是她想,一定没有现在这样累,明明深爱,却要装作不爱,才是最累也是最生不如死的。

  布桐的胸口闷闷的,“爱情这种东西,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跟他在一起过得开不开心,只有你自己知道,我没资格怪你,我只是心疼你,吃了那么多苦,到现在还不能有个好归宿,我也心疼西临,爱而不得有多痛苦自然不用说。”

  唐诗闻,眼泪差点涌出来。

  她宁愿布桐质问她,责备她,也不想要这样让她的情绪崩溃。

  “好了桐桐,”唐诗强忍着眼泪,开口道,“时间不早了,你该休息了,我明天再打给你。”

  “你也早点休息,注意伤口不要碰水。”布桐叮嘱道。

  “我知道的,你放心。”

  唐诗有些慌忙地挂断了视频,眼泪瞬间便涌了出来。

  “小姐,”小梅端着吃的走了进来,“我给您煮了碗面,您趁热吃吧。”

  唐诗擦了擦眼泪,“放着吧。”

  “小姐,您是不是不开心啊?”小梅担忧地看着她,“姑爷今晚还会回来折磨您吗?我看他的样子,好像是不会放过您的。”

  “不会的,刚刚在办公室,我故意刺激了他,让他早点回来,按他的性格,会跟我对着干,不会让我如愿的,所以他今晚一定不会回来。”唐诗扯了扯唇角,“其实他是一个特别简单纯粹的人,不管他过去的家庭关系有多复杂,现在,都是我把他变得面目全非了……”

  “小姐是深爱姑爷的,对吧?”小梅俯身帮她掖了掖被子,“其实现在很多夫妻不是都选择丁克吗?没有孩子也不算什么的,姑爷是接受过开放教育的,思想没有那么迂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