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165章 药有问题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1165章 药有问题

  “论相貌,你的条件不比唐诗差,她虽然长得不错,但是没你有女人味,你难道对自己连这点信心都没有吗?无论西临现在有多喜欢唐诗,你都有足够的资本把他抢过来,更何况,还有我帮你,你怕什么?”

  董雪纠结了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点点头,“我留在慕家,为的就是西临,这一次,就算不惜一切代价,我都会抓住他不放,所以我听你的。”

  连蔓云满意地笑了,“这就对了,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你如愿的......”

  ......

  一连几天,慕西临都没有回过慕家。

  唐诗每天早出晚归,尽可能地避开与连蔓云见面,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唐氏集团上班。

  这几天慕西临并没有闲着,每天都出现在云城论坛的热搜上,内容都是一样的,都是他每天晚上去夜店或是高级会所寻欢作乐的身影。

  唐诗虽然刻意避开了慕西临的新闻,但小梅每天都会在网上八卦完之后跟她汇报,加上唐斯年也很关注,所以她不想知道都没有办法。

  “诗诗,”唐斯年敲开唐诗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我知道你每天午后都会喝一杯咖啡,所以让助理去帮你买了,你趁热喝。”

  “谢谢哥,”唐诗正坐在办公桌后办公,停下手中的工作,接过咖啡尝了一口,“味道不错,不过这种小事程东会去办的,不用麻烦你。”

  “我只是想找个借口,来跟你说说话而已,”唐斯年拉开她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诗诗,慕西临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懂不懂什么叫尊重?你们现在还没离婚,他天天在外面乱来,有没有把你和唐家放在眼里?”

  “是我把他逼成这样的,但是我相信他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他对那方面有洁癖,不至于会碰别的女人,”唐诗淡淡静静地开口道,“就算他真的碰了,也是我逼他的,我没有资格责怪他。”

  唐斯年嫉妒得快要疯了,她居然对慕西临信任和包容到了这种程度!

  “诗诗,男女关系本来就是平等的,你不欠他的。”

  “哥,你永远不会懂,我欠了他多少,我亏欠他的,这辈子都还不清,”唐诗喝下一大口咖啡,试图用苦涩的味道掩盖住内心的另一种苦涩,“所以我才一直说,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你不要插手也不要询问,让我自己解决。”

  “诗诗,我知道你是个很有主见的女孩子,我只是想告诉你,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是一个人,我和爷爷奶奶都是你的家人,家人是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谢谢哥,我知道了。”

  ......

  晚上,唐诗跟前几天一样,忙到夜里十一点多,才驱车回了慕家。

  一进屋,便看见连蔓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样子是在等她。

  唐诗当做没看见,直接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给我站住!”守在连蔓云身边的刘嫂大步追上前来,拽住了唐诗,“果然是个没教养的,看见长辈都不知道过去打声招呼的吗?”

  唐诗笑了笑,“二夫人不是早就给我贴上没教养的标签了吗?我当然得让她认为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不然让她打脸多不好意思啊。”

  “你这张嘴还真是处处不服输,”连蔓云起身走到她面前,不屑地睨着她,“你以为西临娶你回来是为了供着你的吗?你不但帮不了他,还把他气得离家出走,天天在外面花天酒地,你知不知道慕氏集团那些虎视眈眈的董事们对他有多不满,再这么下去,他早晚会被你害死!唐诗,你不想帮西临,但也别害他,有的是女人等着当慕家的少夫人。”

  唐诗推开刘嫂的手,冷笑道,“二夫人的记性真是差到家了,我早就说过,我不想占着慕家少夫人的位置不走,是慕西临自己不肯跟我离婚,所以还请二夫人多劝劝他,要花天酒地可以,先回来跟我把婚离了,不要耽误我追求自己的幸福。”

  “你还觉得自己很高贵,觉得是我们西临对你死缠烂打了?”连蔓云差点被她的话噎死,“你以为慕家欢迎你留在这儿?要不是你们唐家死皮赖脸把你嫁过来,你连踏进这扇大门的资格都没有。”

  “二夫人,我没你高贵,所以我实在想不通,像你这么高贵的人,大晚上不睡觉,是失眠严重等在这里跟我拌嘴的吗?”唐诗实在不想跟她浪费时间,“没什么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去休息了。”

  连蔓云看着她的背影,气得胸口起伏,“唐诗,你给我等着,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

  “二夫人,咱们不跟这种人一般见识,董雪那边不是已经开始行动了吗?看她唐诗还能得意多久,到时候保证让她哭着滚出慕家!”刘嫂在旁边劝慰道。

  “当然,我不仅要她滚,我还要她吃尽苦头,”连蔓云的眼底闪过恨意,“叫你做的事情怎么样了?”

  “二夫人放心,早就已经处理妥当了,有她受的,而且我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绝对没人察觉。”

  “那就好,那今晚,咱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

  唐诗回到三楼的主卧,立刻闻到了一股浓郁刺鼻的中药味。

  “小姐,怎么这么晚?刚刚打电话的时候,不是说已经到了吗?”小梅端着中药走了上来,“药都凉了,赶紧喝吧。”

  “嗯。”唐诗接过碗,忍着难闻的中药味,往嘴里喂去,下一秒,便“噗”的一声吐回到碗里。

  “小姐,怎么了?不烫呀,您怎么吐了?”

  “药有问题,味道不对。”唐诗敏锐地蹙起了眉。

  “怎么会呢?”小梅凑上前闻了闻,“明明跟平时一样啊,我都是一样熬的呀,连时间都是一样的,我按医生的叮嘱控制得很严格的。”

  “我的味觉本来就比较敏感,加上现在在慕家有人不喜欢我,更是要处处小心的,所以无论是吃的还是喝的我都会特别注意,这碗药当然不例外,前几天的味道是一样的,但是今天这碗,绝对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