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174章 陈年旧事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1174章 陈年旧事

  唐老夫人听出她话里有话,但是没有急着追问,而是问唐诗,“诗诗,今天云城论坛上的新闻你看到了吧?你怎么说?”

  唐诗挽着唐老夫人的手臂往里走去,淡然地笑着道,“这里没有外人,不需要装,外公外婆其实没有必要跑这一趟,我跟慕总本来就是协议婚姻,有名无实到时间就要解散的,他在外面跟什么女人在一起,其实都是正常的,只不过这件事情不小心被记者发现了而已......”

  唐诗看了慕西临一眼,脸上的笑容更浓了,“慕总,下次记得注意隐秘,不然我们唐家真的很没面子的,你要是实在等不住,早点结束我们这段协议婚姻也是可以的,免得让慕总心爱的女人背着小三的骂名受尽委屈。”

  慕西临看着她这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心里的火噌的一下就冒了上来,沉着一张俊脸道,“你真的这样想?”

  “当然,我都说了,这里没有外人,不用装。”

  “好一个不用装,唐诗,你有种,”慕西临不怒反笑,望向唐老爷子,礼貌地开口道,“既然没有外人在,我就把一些外公外婆都不知道的事情如实告诉你们。”

  唐诗心里“咯噔”一下,莫名爬上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慕西临,你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都是一家人,没什么好隐瞒的,外公外婆有知情权,”慕西临继续道,“我跟诗诗,的确是因为各取所需才结的婚,但是之前在饭店那次见面,并不是我和她第一次见,因为我们在帝都的时候,一直是情侣,并且是同居关系的情侣......”

  “慕西临!”唐诗急忙大声打断他的话,“你别忘了,我们早就把话说清楚了!你现在又搬出这些陈年旧事来干什么!”

  “陈年旧事关系到现在,为什么不能说,你敢做还怕别人知道吗?”慕西临怼了回去,接着抬高嗓音道,“当初我们很恩爱,诗诗还怀上了我的孩子,但是很遗憾,是宫外孕,她什么都没告诉我,偷偷打掉了孩子,然后为了救我们的干女儿,从此杳无音讯,直到我们在云城初见。”

  唐诗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这些过去,她本不想让唐家二老知道,免得他们心疼,但却还是让他们知道了真相。

  季老爷子和季老夫人对视了一眼,道,“我们早就猜到,你跟诗诗有感情纠葛了,只是诗诗不肯说,谁也拿她没有办法。”

  慕西临讥诮一笑,“是啊,你们的这个外孙女,主意比天还大,谁都改变不了她的决定,只是在那之前,我和她一直是没有正式分手的,结果她在云城醒来,直接要嫁给别人,不过她没想到的是,这个别人,居然会是我......”

  “那你们现在是什么情况啊?”唐老夫人担忧地问道,“是和好如初了,还是只按协议履行婚约?”

  慕西临的唇角抿得紧紧的,开口的嗓音,有些咬牙切齿,“唐小姐薄情得很,没想过要和我和好如初,但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绝对不是协议结婚离婚这么简单的,她刚刚说什么没有夫妻之实,都是骗你们的,慕家谁不知道,我和她之间,该做的都做了,她可是亲口说的,对我的表现很满意,她还说她赚到了......”

  “慕西临,你够了!”唐诗终于忍受不住,厉声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你有意思吗?一天到晚像个怨妇一样,见谁都告我一状,你放过我会死是吗?”

  “我没有告诉你,我离开你会死吗?”慕西临反问道,“所以其实我们之间的事情很简单,要么你留下来爱我,要么你杀了我好了,总之,我对你死缠烂打定了!”

  “你死缠烂打的方式就是跟你的初恋情人搅在一起?”唐诗气得直发抖,“你还真是够行的,手伸不长,所以只够伸到你大伯母那里去是吗?”

  “你少听风就是雨地在这里诬陷我,我现在就去查清事情真相,看你和你的好表哥是怎么打脸的,我慕西临不是你们想冤枉就能冤枉得了的!”

  慕西临气呼呼地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劈头盖脸地骂出声,“都是死人吗?看不见论坛上的新闻?劳资什么时候跟那种女人去开房了!赶紧给我查清楚怎么回事!所有设计陷害我的人都给我揪出来!还有,把董雪那个女人给我找到带来,我倒想问问,老子是挖她家祖坟了还是杀死她爹妈了她要这样害我!”

  连蔓云心里隐隐不安,等慕西临挂上电话,急忙走上前道,“西临,唐诗都这样对你了,既不爱你,又不信任你,你何苦解释这么多?反正你们的婚姻也是各取所需,今天闹到这个地步,索性快刀斩乱麻,把婚离了算了。

  你都不知道,他们一家人刚刚气势汹汹进来的时候有多过分,恨不得立刻把我生吞活剥了......”

  “二夫人,你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季老夫人听不下去了,“我倒不是不赞成离婚,说得好像我们家诗诗非要赖在你们慕家似的,但是我们刚刚进来的时候,哪里表现得要把你生吞活剥了?

  除了我家老爷疼爱外孙女情绪有点激动,急着要问清楚事情的原委之外,我和斯年一直是好声好气的,没说过一句重话,哪怕就是我们家老爷,好像也没有过分的地方吧?”

  慕西临一听就知道是连蔓云夸大其词了,严肃地开口道,“妈,我说过了,我自己的婚姻,自己做主,我知道你心里一定觉得我太卑微了,但是爱情这种东西,本来就是毫无道理可讲的,我只是在努力抓住我想抓住的而已。”

  唐诗紧紧攥着衣角,心里又疼又涩,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唐老爷子和唐老夫人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脸色都缓和了不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唐老爷子开口道,“西临,你们年轻人的感情,我们无权干涉,但是新闻既然已经爆料出来了,不管你和诗诗现在是什么样,将来又会是什么样,我们作为她的家人,都有权利知道是怎么回事,毕竟这也关系到我们唐家和诗诗的脸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