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190章 我活不长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1190章 我活不长了

  “董雪,我们年龄差不多,但是生活的环境是截然不同的,你在慕家当阔太太,每天接触的是大牌的衣服鞋子包包,而我不一样,我是从社会最底层摸爬滚打走过来的,简单点说,我这个人,亦正亦邪,要我做好人我能做,要我做坏人,我也能比谁都狠,所以你跟我斗,明显是很不明智的。”

  唐诗喝了一口热水,继续斯条慢理地开口道,“其实你也知道,你这辈子,是得不到慕西临了,你只能照他的话做,好保障自己的未来,可是我这么跟你说吧,慕西临保不了你,别说他还深爱着我了,就算他不爱我,他也当不成你的靠山。

  在云城他当然是只手遮天的人物,我们唐家也的确斗不过他,可是你可以去问问慕西临,我背后真正的靠山是唐家吗?不是,我背后有布家,有unusual集团。

  你知道我生不了孩子,但是你知道我生不了孩子的原因是什么吗?我这么跟你说吧,慕西临曾经是unusual集团的总经理,但是如果我跟慕西临为敌,unusual集团护的一定是我,而不是他。

  所以你觉得我如果要针对你,慕西临能保得住你,所以做人啊,选择真的很重要,万一站错了队,世界上可是没有后悔药可以吃的......”

  唐诗突然发现,布家和unusual集团的名声的确太好用了,虽然她救小月牙,是单纯地处于对她的爱,但是打着unusual集团的名号对付董雪这种欺软怕硬的人,莫名觉得有点暗爽。

  果不其然,董雪听到她的这些话之后,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起来,像是在犹豫着思考些什么。

  唐诗没急着逼她,恰好服务生进来上菜,她也正好饿了,便自顾自开始吃了起来,给董雪考虑的时间。

  董雪看着面前精致的食物,拿起刀叉,刚切下一口牛排,又把刀叉放了下来,根本没心情吃。

  “西临不会放过我的,”董雪的声音有点闷闷的,“他对我一点旧情都不念,如果不是需要我做点什么,早就逼我把股份卖给他了,他这个人,爱你的时候可以把命给你,不爱的时候,根本没拿你的命当命。”

  “你们之间的结局,难道不是当初你自己选择的吗?”唐诗淡笑道,“你放弃他,选择了他的亲生父亲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今天这样的结果。”

  “是啊,有些错误,是永远没有后悔的权利的。”董雪闭了闭眼,脸上满是后悔的痛苦。

  “所以你才要更清醒,为自己选择一条正确的路去走。”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董雪不甘心的道,“你不就是想让我听你的吗?我也知道听你的才是最正确的,可你是西临爱着的女人,我得不到的东西却被你轻而易举得到了,我怎么可能甘心......”

  “你不甘心又能怎么样呢?就算你今天不说,我相信没有秘密是能隐瞒一辈子的,我早晚会有办法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说白了,我今天不是来求你的,也不是威胁你,我是在给你机会选择,你说出来,省得我浪费时间再去查,对大家都好,不是吗?”

  董雪紧紧攥着手中的餐布,内心无比纠结,良久良久,才像是终于想通了一般,长叹了一口气,道,“好,我说,这件事情原本就没什么不能说的,只是我没想到,西临会这么在乎你,居然把这件事情放大化了。”

  “究竟是什么事情?”

  “......”

  ......

  厉景琛上午忙得脱不开身,但是没忘记老婆关心的事情,中午的吃饭时间,先是跟平时一样,给布桐打了电话腻歪了一会儿,才挂上电话,一边吃着饭,一边打给了慕西临。

  “景琛,你找我?”慕西临的声音听上去萎靡不振的。

  “你什么情况?”厉景琛直接开口问道,“唐诗不是都主动求和了吗?你又在闹什么?”

  “我没闹,”慕西临烦躁的道,“这件事情你别管,总之我主意已定。”

  “你该不会是觉得,自己做得天衣无缝,一定能让唐诗死心离开你吧?”厉景琛差点被他逗笑了,“我告诉你西临,你那点头脑,在唐诗面前根本不够用的,她能被成为诗爷,不是没有原因的,人家跟我老婆两个联手,早就让你的那个特助乖乖招了。”

  慕西临:“......!!!”

  “你说什么?怎么可能呢?罗昊怎么会背叛我?”

  “怎么不可能了,你也太低估女人的战斗力了,更何况是两个女人,其中一个还是我老婆。”

  慕西临:“......”

  “景琛,我怎么觉得,你是在变着相夸布桐的意思?”

  “我本来就是在夸她,”厉景琛笑着道,“所以你最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或许还能帮你,因为就算你不说,她们两个福尔摩斯附体,早晚也能查得到。”

  办公室里,慕西临靠在大班椅上,只觉得头疼欲裂。

  “慕西临,你还当不当我是兄弟?”厉景琛的嗓音染上了一抹不悦,“现在去了云城了,有什么事情都不跟我说了是吧?”

  “景琛,我没有,你当然是我最好的兄弟,可是我......”慕西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这件事情就算说出来,你也帮不了我的,而且你一定会告诉布桐,告诉布桐就等于告诉唐诗。”

  “我对布桐的确没什么好隐瞒的,但是具体也要看是什么事情,而且我们之间,非要帮得上才能说吗?就算帮不上,最起码我能帮你分担。”

  “......景琛,我知道你对我好,我离开慕家之后,是你一直把我当亲兄弟,让我管理unusual集团,如果没有你,今天就算把慕氏集团交给我,我也管理不好。

  你说得对,我们是过命兄弟,没什么是不能说的,我不说,是不想让你担心,我活不长了,景琛,我们慕家男人的寿命,从来没有超过五十岁。”

  “你说什么?”厉景琛蹙眉,一时没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什么叫超不过五十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