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192章 真相大白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1192章 真相大白

  “所以慕西临,求求你不要再推开我了,你剩下的每一秒钟,都是属于我的,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你不能浪费,你都要用来爱我......”

  “是谁告诉你的,”慕西临胸口起伏着,倏地一下坐起了身,盯着她追问道,“是景琛告诉你的?”

  “谁告诉我重要吗?重要的是,我已经知道了。”

  慕西临闭了闭眼,“你别犯傻了,现在你当然不觉得有什么,可是十九年之后呢?你生不了孩子,如果我再不能陪着你走到老,我死了之后你怎么办?一个人孤独地等死吗?你这么聪明,怎么不知道多为自己想想以后......”

  “犯傻的人是你,”唐诗抬高嗓音道,“如果连眼前的幸福都抓不住,那考虑十九年后的事情有什么意义?西临,我爱你,如果没有你,我会生不如死,如果你不要我了,我也不会再去找别的男人结婚的,我依然是一个人孤独地活着,从现在就开始孤独,你忍心吗?”

  “诗诗,我说了这么多,你怎么就听不懂我的意思呢?”

  “我懂,”唐诗用力点点头,“我懂你这么做是因为爱我,就像我当初推开你也是因为爱你,只是我用错了方式,你也用错了,桐桐说得没错,爱一个人其实很简单,就是要想方设法跟对方在一起,其他都是虚的。

  西临,我要的是现在,我不能给你带来一个亲生的孩子,你也不能陪着我白头偕老,我们扯平乐,谁也不欠谁了,好不好?接下来,我们什么都不用管,好好珍惜这接下来的十九年,好不好?”

  慕西临死死守住自己心里即将崩塌的城墙,坚持道,“诗诗,你们女人都是感情至上的,比较偏感性,可我是男人,我不得不为你的以后多考虑考虑,我还是觉得......”

  慕西临的话还没说完,蹲在沙发旁的唐诗突然站起身,把他按倒在沙发上,直接吻住了他的唇。

  “唔......”慕西临一惊,想要推开她,却怕把她推到地上磕着碰着,双手还是下意识地扶稳了她。

  唐诗霸道地亲了好一会儿,才离开她的唇,严肃的道,“慕西临,我说了这么多你还跟我拗是吧?我不是在跟你商量的,而是在通知你,告诉你结果,你如果再敢废话一个字,我就真的要生气了。”

  慕西临:“......”

  “就算你生气,我也不得不说,诗诗,等过十九年,我真的走了,那种孤独不是你可以想象的,你现在只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不觉得那有什么,可我却不能这么自私......”

  “慕西临,以前也没见得你想这么远啊,你不是一直标榜着要活在当下的吗?现在怎么这么多顾虑了?”唐诗的鼻子酸酸的,“你说你自私,我难道不自私吗?我生不了孩子,却还是要跟你在一起,所以我们两个自私的人,是天生一对,你再自私点吧,自私到永远不要放开我,好不好?”

  “你真的这么想的?”慕西临轻轻抚摸着她的脸,“一旦决定了,你就再也没有反悔的余地了,你真的确定要跟我在一起吗?”

  “我要,”唐诗坚定地看着他,“别说是十九年了,就算只有十九个月、十九天,我都愿意把我自己交给你,我往后的余生,都是你的......”

  慕西临再也坚守不住内心那轰然倒塌的城墙,抬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往下一按,吻住了她。

  唐诗的情绪这才彻底崩溃,眼泪夺眶而出,用力地回应着他的吻。

  慕西临一边吻着她,一边抱着她站了起来,将她打横抱起,走向了休息室......

  ......

  帝都,一直在等着唐诗电话的布桐,没等到唐诗打来,倒是等来了自家老公的电话。

  “你和唐诗查得怎么样了?”厉景琛温柔地问道。

  “不知道呀,诗爷还没联系我呢,不过以她的手段,应该能问出来吧。”

  “不用这么麻烦,我已经问过西临了......”

  布桐听到真相,又震惊又茫然,“怎么会这样?西临真的活不过五十岁吗?”

  “现在当然无从得知,但是既然他的祖祖辈辈都是这样,那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问题的......老婆,你觉得西临和唐诗的结果会是什么样的?”

  “这还用问吗?按照诗爷的脾气秉性,肯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离开西临的呀,她一定会去跟西临说清楚,说服西临的,西临最听你的话了,你有跟他说什么吗?”

  “没说什么,我就是说了一句,唐诗不会放弃他的。”

  “嗯嗯,你说的没错,”布桐松了一口气,“真相大白的感觉真好。”

  “所以你可以不用操心了。”

  “不行,我得等诗爷给我打电话,确定她和西临和好了才能真的放心,我现在就给程东打电话,问问情况,如果诗爷还没知道真相,我就告诉她,先这样啊。”

  布桐挂上电话,立刻联系了程东,得知唐诗已经从董雪口中问道了事情真相,现在正在慕氏集团,才安下心来。

  “宝宝,”布桐摸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柔声道,“你们以后要孝顺干妈,她是为了救姐姐,才吃了这么多苦的。”

  布桐从沙发上站起身,去了洗手间,没过两分钟,便着急地打开门走出来叫人,“吴妈?吴妈?”

  “太太,我在,”吴妈急忙走了进来,“怎么了?”

  布桐脸色苍白,一脸惊恐,“去叫医生,我出血了。”

  “什么?”吴妈大惊,“太太别急,我马上叫医生来!”

  ......

  云城。

  慕西临靠坐在床头,点了一根烟,安静地抽着。

  一根烟抽完,慕西临看了看时间,转过头,看着躺在身旁正在熟睡的唐诗,俯身亲了亲她的眉心,掀开被子起床。

  “你去哪里?”腰间突然多了一双手,唐诗从身后紧紧抱住了他。

  “怎么醒了?”慕西临转身抱住她,“你多睡会儿,我得去工作了,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忙。”

  “我也得回去上班了。”

  慕西临坏笑了一下,“你确定你还能下得了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