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196章 谢谢你没有放弃我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1196章 谢谢你没有放弃我

  “以前不觉得,但是现在突然发现,生命太宝贵了,我不想在可以开心的日子里,让自己不快乐,您和诗诗,是我今后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我谁都不想放弃,哪怕只能陪着你们短暂的十九年,所以您真的要跟我怄气吗?”

  “你说什么?”连蔓云震惊不已,“你......你怎么可能活不过五十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慕建成是猝死的不是吗?我爸临死前虽然生病了,但并不是治不好的绝症,可是也突然间说走就走了,跟猝死其实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怕传出去不好听,对外说是病死的而已。”

  连蔓云仔细回忆了一下,面露惊慌,“......那也不能证明,你就跟他们一样啊,西临,你的身体这么强壮,一定不会有事的......”

  “我也希望我没事,可是既然祖祖辈辈都是这样,这件事情就不是意外,所以妈,我和诗诗今天坐在这里,就是想清楚了一件事情,世界上除了生死,其他都是小事,我们想珍惜当下,想让我们这个家有家的样子,可是很明显,您不希望跟我们成为一家人。

  我不勉强您,既然您不想见到我们,我们走,您有什么事情再给我打电话吧。”

  慕西临说完,便牵起唐诗的手,起身离开。

  唐诗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话,她跟慕西临和好后,两个人商量了一下,便回到慕家给连蔓云敬茶道歉。

  正如慕西临所说,她其实并没有做错什么,但是她主动且坚持要跟连蔓云道歉。

  因为连蔓云是这个世界上,曾经让慕西临感受到亲情存在的人。

  她知道慕西临孝顺,所以不想让他夹在她和连蔓云中间为难。

  唐诗正失着神,肩膀上突然多了一个重量,她扭头,看见慕西临身上的大衣正披在她的身上。

  “你怎么脱下来了?我不冷的。”唐诗想把衣服还给他。

  “冷,你穿着,”慕西临按住她的肩膀,不让她脱下,笑着道,“诗诗,我们在大年夜这天被赶出家门了,现在好好想想,我们该去哪里。”

  唐诗失笑,“原本我还觉得没什么,被你这么一说,突然发现咱俩好惨,我们明明是新婚燕尔,却落得一个无家无归的下场。”

  慕西临握住她的肩膀,“原本我是想要去外面买套房子,带你搬出去住的,但是我仔细想了想,你喜欢的是帝都,所以我决定,等我把那些老东西搞定,就把慕氏集团总部迁去帝都,星月湾才是我们的家,我带你回家。”

  “真的吗?”唐诗惊喜不已,“我们真的可以回星月湾吗?”

  “当然,到时候你如果不想我每天忙工作,我们就请人打理慕氏集团,我陪你去环游世界,你如果放心不下外公外婆,咱们就把他们接去帝都一起生活。”

  “太好了,平时我们自己去过二人世界,寒暑假的时候,我们可以带上争争和小月牙,还有桐桐肚子里的两个宝宝。”

  慕西临摸了摸她的发心,“景琛可未必舍得让我们带走,不过没关系,你如果实在想要,我们就去领养一个,或者我们自己建一个孤儿院,帮助那些可怜的孩子,我们当他们的父母。”

  唐诗想起那个画面,都觉得温暖,眼泪止不住地涌出来,“好,就照你说的办!”

  慕西临用力将她抱进怀里,“诗诗,谢谢你没有放弃我。”

  “这句话应该是我跟你说才对,”唐诗吸了吸鼻子,道,“是你没有放弃我,才让我得到这一刻的幸福,西临,以前我总是问老天爷,为什么让我经历那么多不愉快的事情,可是现在我知道了,所有的苦难,都是为了成全最后的幸福,都是为幸福做铺垫,因为老天爷把你留给了我。”

  “诗诗......”慕西临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平时我觉得自己挺善于表达的,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总之,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

  “嗯,我也不会辜负你......”

  唐诗的话音刚落,便突然惊喜地开口道,“下雪了?”

  慕西临伸出手,果然有鹅毛大雪飘落在他的掌心,很快便化成了水。

  “诗诗,真的下雪了。”

  “太好了,不知道帝都有没有在下,小月牙一定很开心,”唐诗看着漫天飞雪,脸上扬起了笑容,“西临,咱们走走吧,等走不动了,再打车回酒店。”

  慕西临笑着道,“不用打车,你如果走不动了,我就背你。”

  “好。”唐诗牵起他的手,“走吧。”

  明亮的路灯下,两个人手牵着手在雪中散着步,背影被拉得很长很长......

  ......

  彼时,帝都。

  “妈咪妈咪,下雪了!月牙儿想出去玩!”小月牙趴在落地玻璃窗前,兴奋得恨不得立刻飞出去。

  布桐反对,“不行的宝贝,现在还在下雪,外面的地地会很滑,不适合玩的,等明天吧,说不定就能堆雪人了,你和哥哥带萧愈舅舅去堆雪人,怎么样?”

  “好棒,月牙儿喜欢!”

  “嗯,妈咪知道月牙儿喜欢,明天让你玩个够。”

  小月牙开心地回到沙发上,爬到厉景琛怀里,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明天爹地陪月牙儿堆雪人吧。”

  厉景琛抱着她,一脸宠溺的笑意,“好,宝贝女儿说了算。”

  黎晚愉坐在一旁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唉声叹气,“我早就说了,我不能离开小月牙太久的,你看,小月牙跟我都不亲了......”

  布桐失笑,“小月牙,姨姨吃醋了,你还不去哄哄她?”

  小月牙乖巧地从厉景琛怀里爬了下来,迈着小短腿吭哧吭哧跑到黎晚愉面前,拉着黎晚愉的手,奶声奶气的道,“姨姨是月牙儿的舅妈,最疼月牙儿啦,月牙儿很爱姨姨哒。”

  黎晚愉的脸倏地一红,“姨姨还是姨姨,谁说是舅妈了?”

  小月牙指着黎晚愉身旁坐着的江择一,“舅舅告诉月牙儿的!”

  “江择一,你在小月牙面前说这些干什么?”黎晚愉瞪了江择一一眼,“她还小,你这么说会让她凌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