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2062章 你怎么会在我房里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7-01 11:44: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厉小野今天给自己挑了件牛仔背带裤,上衣是一件简单的t恤,乍眼一看,还真像个男孩子。

  布桐摸摸她的头,“见到人怎么不叫啊?”

  “阿姨们好,我是小野,谢谢大家的夸奖。”

  厉小野礼貌地打招呼。

  “哎呀,真懂事。”

  “要么说布桐会教育呢,教出的孩子都不骄纵。”

  布桐跟她们打了招呼,把厉小野带到一旁问道,“这么慌慌张张地叫妈妈什么事啊?”

  厉小野这才想起正事,着急的道,“是新新,新新要造反了!老妈你看!”

  布桐拿起她举到面前的手机,看见厉知新的直播视频,他把面具摘了,正在弹唱。

  底下的留早就刷屏了。

  宇宙第一帅是厉总和布桐家的知新?

  妈妈呀!这颜值太杀我了,我死了!正式官宣,这是我新老公!之前说宇宙第一帅是个丑男的那些人,打脸疼不疼哈哈哈哈哈厉小野观察着布桐的脸色,“老妈,你不生气啊?”

  布桐把手机还给她,“哥哥长大了,从今天起,他可以对自己选择的路负责了,只要不做违法乱纪的事,爸爸妈妈不干涉,他喜欢唱歌,爸爸妈妈也会赞成的。”

  “老妈,你真好,那我可以上楼去跟新新直播吗?”

  “不行。”

  布桐立刻反对道,“你年纪还小,尽量别露面,好吗?”

  “为什么啊?”

  布桐刮了下她的鼻子,“厉小野,多的是想绑架你勒索爸爸妈妈的人呢,听话,低调是好事。”

  “哦,那我明白了,我不露面。”

  “乖,玩去吧。”

  没一会儿,就有来宾来找布桐说厉知新的事情。

  “布桐,你们家知新很厉害啊,上热搜了,上次在月牙婚礼上我就觉得这孩子早晚得走你的路去闯娱乐圈,没想到还真的被我说中了。”

  布桐客气的道,“让你们见笑了,我们家知新贪玩。”

  “非常不错了,你看看你的几个孩子,多厉害,尤其是温故,小小年纪就能接管这么大的集团,真是不得了。”

  布桐举起香槟杯,“温故以后还需要叔叔伯伯们多多关照。”

  “哪里哪里,是我们要温故这个晚辈多多照应才对。”

  “”布桐在人群里推杯换盏,好不容易才偷了个闲,去简瑶那边抱孩子。

  “妈妈,你累了吧?”

  简瑶端了杯果汁过来,“少喝点酒,喝点果汁吧。”

  “的确好久没应酬了,这不是没办法嘛,亮亮呢?”

  “亮亮陪在太爷爷那边呢,今天这样的场合,太爷爷免不了也要应酬的。”

  “嗯,有亮亮照顾,我就放心了,你看咱们家小绾绾一点都不认生,好像特别喜欢这里。”

  “就是,她就爱热闹,今天这样的场合最合她心意了。”

  小绾绾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到处在看,看到什么新鲜好玩的就笑,一笑起来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缝,样子可爱极了。

  厉星辰很快也凑了过来,“绾绾,叫姑姑。”

  “她才多大啊,哪里会叫人,要叫也轮不到你,咱们肯定是叫爸爸妈妈,对不对?”

  布桐逗着孩子。

  厉星辰道,“老妈,厉知新都在楼上撒欢了,你不管管啊?”

  布桐一脸嫌弃,“我都管了他十八年了,加上在我肚子里的日子,快十九年了,他不嫌我烦我还嫌管他麻烦呢,今天就是我正式脱离苦海的好日子。”

  “哇,老妈果然豁达,佩服佩服。”

  “别在这拍妈妈的马屁,去你爸爸那陪着,别让他喝太多酒,一会儿就要开饭了。”

  “嗯。”

  晚餐是自助形式,选择性多,宾客用餐也比较随性方便。

  这样的场合,吃饭不是最重要的,交际才是,不过今晚的食物都是布桐亲自试吃过确定下来的,不少来宾喜欢参加厉家的晚宴,都是冲着食物来的。

  “嗯,老妈,这道焗龙虾好吃,比咱们家的厨师做得好吃,这个厨师可以留用了。”

  厉知新边吃边道。

  “就你最贪吃了,多吃点别的,别盯着一道菜拿,让人看了笑话。”

  “知道,餐桌礼仪你儿子我还是懂的,老妈尽管放心吧。”

  “厉知新,你现在正式进入娱乐圈,是不准备上学去赚钱了吗?”

  厉星辰问道。

  厉知新长叹一口气,“谁让咱们家老爸重女轻男这么严重呢,我这棵没人管没人疼的小白菜当然要自力更生了”众人:“”“说这话你不怕找打?”

  “老爸总不至于在这么多人面前打我,我不怕。”

  厉知新得意的道。

  布桐无奈地看着他,“吃你的饭。”

  “哦。”

  晚餐过后便是舞会,厉景琛和厉星辰父女共舞,拉开了舞会的序幕。

  布桐坐在沙发里跟黎晚愉闲聊,厉知新上来邀舞,“老妈,你看,厉星辰就跟老爸的小情人一样,所以我也是你的小情人,小情人请你跳支舞呗。”

  布桐大方接受,“行啊,宝贝儿子成年后的第一支舞,我的确要跟你一起跳的。”

  两个人很快离开,踏进了舞池。

  沈知夏看着安静地坐在一旁的厉温故,有点心动,上前道,“温故,咱们也去跳支舞吧。”

  厉温故蹙眉,“我好不容易坐下歇会儿,不去。”

  “哦”沈知夏有点失望,但还是道,“那我去给你拿点醒酒汤吧。”

  厉温故没说什么,她便知道他这是答应了。

  他去饮料区找醒酒汤,很快有年轻男士来邀约她跳舞,但都被她一一回绝了。

  她想跟厉温故跳,如果不是厉温故,那还不如不跳。

  舞会很热闹,厉温故虽然没跳舞,但依然要去应酬,喝了不少酒,连醒酒汤都不管用。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发现自己在酒店房间里,而身旁躺着不着寸缕的沈知夏。

  厉温故的眸光骤然紧缩了一下,倏地一下坐起身,厉声道,“沈知夏,这是怎么回事!”

  沈知夏悠悠转醒,只觉得头痛欲裂,浑身上下酸疼得厉害。

  她睁开眼,便看见一脸震怒的厉温故,吓得心惊,“温温故”很快,她就发现哪里不对劲了,厉温故没穿衣服,她好像也没穿衣服!沈知夏掀开身上的被子看了一眼,脸色唰地一白!“温故,这是怎么回事?”

  厉温故脸色阴沉地质问,“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会在我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