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209章 没有心疼他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桐搂着他的脖子,刚想接个吻,一旁的手机便响起了闹铃。

  “好了,你该去把儿子抱过来喂奶了,奖励取消。”

  厉景琛蹙眉,一边伸手去按掉闹铃,一边开口道,“儿子有我重要吗?

  先喂饱我再说。”

  “你胡说什么呢,我在坐月子呢,医生说这几个月都不可以的。”

  厉景琛挑眉,“你在想些什么呢,谁说是那种喂饱,我只是想让你亲亲我而已,老婆,你脑子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嗯?”

  布桐:“......” “厉景琛,你还真的是......”布桐又好气又好笑,“我宣布,从现在开始你被打入冷宫两小时,快去把我的两个小情人抱过来。”

  “老婆这么狠心啊?”

  男人的嘴角勾起一个邪肆的笑意,“我会有办法让你改变心意的。”

  话音刚落,布桐的唇便被牢牢堵住,再也没有了开口说话的机会...... ...... 夜幕降临,厉景琛先是陪着布桐吃了晚饭,才抱着小月牙下楼吃他们自己的。

  刚走进客厅,tank便急匆匆地走进来汇报道,“总裁,小丁跑了!”

  男人淡然地把小月牙放在了儿童椅上,开口道,“不要当着我儿子女儿的面汇报这些,先坐下吃饭吧。”

  tank急忙道,“对不起总裁。”

  “吃饭饭啦,kk蜀黍。”

  小月牙热情地招呼道。

  “好,谢谢小公主。”

  tank高兴地坐下来,和他们共进晚餐。

  吃完饭后,严争带着小月牙去玩耍,tank跟着厉景琛来到书房,这才开口汇报道,“总裁,我忘了派人看着小丁,她从医院跑了,dna比对没办法进行了......” 这些事情原本是宋迟负责的,但是宋迟去国外找厉思嘉去了,所以就交到了他的手上,他当然想做好,但的确是太粗心所以疏忽了。

  “总裁,对不起......”tank内疚不已,“是我办事不力,我甘愿认罚。”

  厉景琛坐在书桌后面的大班椅上,淡声道,“当然要罚,查到小丁逃去哪里了吗?”

  tank更羞愧了,“小丁对天眼系统了如指掌,躲过了所有追踪,暂时查不到她去了哪里......” “帝都这么大,到处是漏洞,一个人想要逃离,有的是办法,天眼系统并不是万能的,如果是,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太平的地方了。”

  “总裁,那您觉得,小丁会逃去哪里?”

  tank问道,“她应该不知道林澈死的消息,难道他们其实早就商量好了,是去跟林澈汇合的?”

  “未必,她如果真的跟林澈商量好,当时就应该跟林澈一起逃走,留下来再逃不是多此一举吗?”

  “那您的意思是说,林澈打伤小丁不是演戏,小丁跟他不是一伙的,那小丁既然改邪归正了,为什么要逃?”

  “那你得先想想,小丁最在乎的是什么。”

  “......钱进?”

  “如果她真的改邪归正,不为林澈所用,逃走的唯一目的,就是去找钱进,”厉景琛打开电脑,准备开视频会议,“如果她真的去找钱进,钱进会跟我汇报的。”

  “那现在无法做dna比对了......” “宣布林澈身亡,去消掉他的户口。”

  “总裁的意思是,死的那个真的是林澈?”

  “你不是说了,按照常理死的那两个就是他和大徒弟,那就当做是,免得太太心神不宁,但是所有的安保工作都不能放松。”

  “是。”

  tank颔首,“总裁,一会儿我就去领罚,不单单是没看好小丁,今天如果不是您坐镇,是我指挥去找林澈的话,恐怕我们的人伤亡一定不少。

  我一直以为,自己跟在您身边耳濡目染,已经学到了不少东西,今天才知道,我连皮毛都没有学到,论能力,我跟您根本没有可比性,不但没有可比性,我连顶替宋迟的位置当您的助理,都没有资格......” “术业有专攻,你有自己擅长的领域,没什么好自卑的,至于罚,无规矩不成方圆,你没做好事情,当然得领。”

  tank有点沮丧,但又不得不佩服,“我明白,我还是安心做我的黑客为您效力比较适合,可是总裁,您真的是凭第六感,隔着屏幕察觉到有问题的吗?”

  “不单单是第六感,而是我没有轻敌,”厉景琛淡淡一笑,“在你们眼里,我是无所不能的,所以你们应该能想到,林澈能跟我明争暗斗这么多年,自有他的本事,就算他现在没了双腿,也绝不能小看他。

  更何况,之前一战,我们伤了多少兄弟,我当然要更好地保证他们的安全,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让他们冒险的。”

  “原来是这样,所以您才安排无人机,”tank拍了拍小心脏,“好在这次我们只是损失了几架无人机,没有丝毫伤亡,真是万幸,而且我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怕,毕竟那场爆炸那么严重......” “所以安安心心当你的黑客,以后也别吐槽宋迟了,他看着吊儿郎当的,其实在我身边当助手不容易。”

  “额,是的,我一直觉得迟哥没啥真本事,现在才知道,当您的狗腿子是需要大本事的,迟哥以后就是我的偶像之一了!”

  厉景琛收回视线,“去领罚吧,我要工作了。”

  “是,总裁,那您先忙。”

  ...... 厉景琛开完会,没有回主卧,而是下楼去了布老爷子的房间,敲了敲门。

  “请进。”

  屋里很快响起布老爷子回应的声音。

  厉景琛开门走了进去,看见布老爷子正坐在床边的单人沙发上,见厉景琛进来,急忙把手上拿着的相框放进了一旁的床头柜里,和蔼地问道,“景琛,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爷爷。”

  厉景琛走上前,在床边坐了下来,直接打开了抽屉,拿出刚刚放进去的相框。

  布老爷子想阻止,但是没能拦得住,轻叹了一口气,道,“爷爷没有心疼他,只是他毕竟是我看着长大的,走到今天这一步,你说要我开心,是不可能的......” 厉景琛看着相框上的三个人,应该是布桐十八岁生日那天的合影,“我知道,爷爷没有盼着他死,也没有想要宽恕他,只是想让他接受应得的惩罚,现在他死了,您难过是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