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214章 跟自己和解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桐桐去找您了?”

  唐诗诧异不已,旋即,便想起了什么,“难怪前几天突然丢下儿子,消失了一整天,问她去哪里了也不说,原来是去找您了......” “我只是觉得布桐说的话有些道理,也不想再继续跟自己过不去了,我一个人在那里难受,你和西临不是照样过得开开心心的?

  所以算了,我不跟你们耗着了。”

  布桐说这些的时候,其实她无动于衷,因为心里始终呕着一口气。

  但是她小看了那个年轻的女孩,她看出她的抗拒,直接捡了她的痛处来说。

  她说慕西临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让她感受到母子之情的人了,如果她亲手断送了这段感情,终会变成一个孤家寡人,将来连养老送终都只能花钱得到。

  而她只要能试着接受唐诗,就知道唐诗会有多孝敬她,甚至比慕西临还要孝顺。

  无论是金钱还是感情,唐诗都不会亏待她。

  别说唐颖涵没亏欠她,就算有,现在让唐诗来偿还,不是一举多得的事情吗?

  布桐走后,连蔓云想了很久,直到昨天晚上,才彻底接受了布桐的建议,决定跟唐诗和解,也跟自己和解。

  “不管您是出于什么原因,我都很感激您能接受我,”唐诗哽咽道,“我想今天西临一定不会有任何遗憾了。”

  “西临是个好孩子,他深爱着你,我这个当妈的,当然不能不管孩子的意愿,强行拆散你们。”

  最重要的是,她试过了,根本拆不散,既然如此,就选择一条对自己最有利的退路,才是上策。

  她这个年纪了,还有什么好图的呢?

  也不可能再嫁了,唯一要的,就是丰衣足食,让自己往后的余生过得无忧无虑。

  慕西临自然是能给她的,但是他那么爱唐诗,难保不会被唐诗怂恿,然后不管她。

  所以出于这个担心,她也应该妥协。

  但是对眼前这个唐诗,要她喜欢,她是绝对不可能喜欢得起来的。

  “行了,我去看看西临,然后去等着观礼了......祝你们幸福。”

  “谢谢妈,您对星月湾不熟悉,我找个女佣照顾您。”

  “也好。”

  ...... 上午十一点,盛大的草坪婚礼准时举行,在优美的结婚进行曲中,唐诗挽着慕西临的手,踩着洁白的地毯,缓缓走向神父。

  原本这个环节,是布老爷子带着唐诗,把她交给慕西临的。

  但是唐诗现在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家人,家里的男性长辈,有外公还有舅舅,于情于理,都不应该是布老爷子带她走这段路了。

  布老爷子自然是不会介意让给别人的,但是唐诗的心里,特别希望是由他来牵她走。

  商量过后,布桐提议,直接让唐诗和慕西临自己走,这样谁都不偏心。

  最后小两口都同意,才定了下来。

  两个人走到神父面前,神父开口问道,“慕西临先生,你愿意娶唐诗小姐为你的妻子,一辈子爱她、尊重她、守护她,一直不离不弃,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吗?”

  慕西临意气风发地大声道,“我愿意!”

  “好!”

  宋迟带头起哄,热烈地鼓起了掌。

  一阵掌声过后,神父又望向唐诗,“唐诗小姐,你愿意嫁给宋迟先生为你的丈夫,一辈子爱他、尊重他、守护他,一直不离不弃,知道死亡将你们分开吗?”

  唐诗的眼底蓄满了泪水,用力点了点头,坚定地回答,“我愿意。”

  又是一阵雷鸣般的掌声,两个人在神父的指引下面对面望向对方,小月牙吭哧吭哧地送上了他们的结婚对戒。

  两个人互相交换戒指,小月牙却一直站在一旁抢镜,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盯着唐诗手上的戒指,惊喜的道,“哇!干妈的戒指好漂酿啊,月牙儿也想要戴!”

  众人哄堂大笑,唐诗也笑着摸了摸小月牙的脸,“月牙儿乖,等你长大了,会有人帮你戴上的,干妈手上这个可不能给你。”

  “嗷,月牙儿去叫爹地买!”

  小月牙说完,便吭哧吭哧跑向了厉景琛。

  在一对新人缠绵的热吻中,婚礼圆满结束,来宾们开始了自助酒会。

  “小姐。”

  钱进抱着小月牙走向了布桐。

  “钱进?

  你真的赶回来啦?”

  布桐惊喜不已,“怎么晒得这么黑啊?

  好像还瘦了......” “诗爷和慕总结婚,我当然要赶回来了,虽然有点晚,但是刚好赶上观礼,我就没打扰你,站在后面看了。”

  钱进笑着道。

  “你特意赶回来,诗爷就已经很感动了,这次回来能多住几天吗?”

  “不行,顶多两天就得走。”

  “钱进,你去维和都差不多有九个月了,感觉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在那边,我看见了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一面,很多像小月牙这个年纪的孩子,饱受战争的煎熬,他们唯一的奢望,已经不是吃饱穿暖,而是祈祷自己不要哪天在睡梦中被炸死,实在太可怜了。”

  布桐凝重地点点头,“战争无情,所以我们更要珍惜现在的和平,你在那边一定要注意安全,我跟景琛说了,让他把最新研制出的防弹衣给你带一批过去,那边有咱们的同胞,一定用得上的。

  你们需要什么尽管开口,在财力物力上,unusual集团一定会尽可能给出我们能给的极限,希望能帮助到那些饱受战乱之苦的人。”

  “谢谢小姐,这些日子你已经捐了很多钱了,那边的人都知道你的名字。”

  布桐摇摇头,“举手之劳,不算什么,你难得回来,快去见见爷爷吧,他很想你。”

  “好,我这就去。”

  钱进一走,布桐便感觉肩上一沉,属于男人的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老公,”布桐扭头看着厉景琛,温柔的道,“我爱你。”

  “......怎么突然表白了?

  平时不都是睡觉前才说的吗?”

  “有感而发,所以就说出来了呗,你不喜欢啊?”

  其实就是觉得这一刻的平静和快乐,太珍贵了,让她想要一辈子牢牢抓住。

  厉景琛俊美无双的脸上扬起一个潋滟的笑容,“喜欢,这是世界上最动听的三个字。”

  布桐笑得眉眼弯弯,眼角的余光,看见一个英俊的身影正在不远处独自自斟自饮,道,“你看诗爷的表哥,他是不是还放不下诗爷啊?

  昨天他们一家人来到星月湾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他有点闷闷不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