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215章 木已成舟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爱而不得当然开心不起来了,老婆,你去找了西临的妈妈,帮唐诗解决了最大的难题,现在不会又想帮她表哥渡过情关吧?”

  布桐笑着捏了一下他的手臂,“胡说八道什么呢?

  我又不是救世主,哪里做得了那么多事情,去找西临妈妈,不过是想尽量试试,你知道的,西临很孝顺,我只是希望帮他们在今天这个这么重要快乐的日子里,减少一点遗憾。”

  “乖,好在成功了,不枉我陪你去了一趟云城。”

  布桐挑眉,“明明是你自己非要当跟屁虫跟着我去的好不好?”

  厉景琛将她搂进怀里,还趁机在她腰上掐了一下,“小没良心的,我还不是因为放心不下你,才想24小时陪着你的吗?”

  “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是现在真的还需要这么谨慎吗老公?

  那你还支持我给小月牙找学校,让她去上幼儿园的。”

  厉景琛一脸无奈,“是你威胁我,坚持要让女儿去上幼儿园,要不是我害怕你的淫威,你以为我会答应?”

  布桐嘴角抽搐,“呸,我怎么威胁你了?”

  “你不让我回房睡觉,难道不是最大的威胁吗?”

  布桐:“......” “我懒得跟你说这些没正经的,松手,我要去吃东西了。”

  “你亲我一下我就松。”

  布桐刚想开口,便听见黎晚愉的声音传来,“啧啧啧,平时吃你们两个的狗粮就算了,就连今天想换换口味,吃西临和诗爷的,没想到还要看见你们这么腻歪......” 布桐失笑,“晚愉,你是不是因为刚刚没抢到手捧花,所以很沮丧啊?”

  刚刚扔手捧花的环节,黎晚愉可没闲着,抱着势必抢到手的决心上场了。

  四五个女孩去抢,结果却被站上去凑数的厉思嘉抢到了。

  一提起这个,黎晚愉便一脸哀怨,“人家思嘉说了,不想这么快结婚,偏偏捧花就落在她手上了,哎......” 布桐挽着厉景琛的手臂,歪着脑袋道,“可是你也不会这么快结婚啊,你说了要有成绩有自信的时候才会考虑结婚的。”

  “这不是想到诗爷那里蹭点好运气嘛,”黎晚愉捂着嘴笑,“捧花在手,影后我有。”

  “好运是要以努力为前提的,你的作品不多,需要积累和铺垫,但是你的确很努力,成功是早晚的事情。”

  “那就借表妹吉啦,”黎晚愉上前拉她,“别在这跟你老公腻歪了,去看看诗爷的衣服换好了没有。”

  “嗯。”

  布桐冲着厉景琛挥了挥手,很快跟着黎晚愉离开。

  ...... 慕西临今天请了不少客人来参加婚礼,厉景琛自然变成了人人都想上前攀谈一番的对象之一。

  他性格孤傲冷漠,很多人硬着头皮走上来打招呼,见他这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纷纷失望地离开。

  “姑爷。”

  钱进走上来打招呼。

  厉景琛喝了口香槟,“你终于来解救我了。”

  钱进笑笑,“姑爷这样的大人物,无论什么场合都是众星拱月的,一点都不稀奇,慕总还说,今天很多人都是想来星月湾看看,主动求请柬的。”

  “家里已经派人守着了,不许陌生人进出。”

  “我知道,老首长刚刚还夸姑爷安排得特别周到。”

  厉景琛望向不远处牵着小月牙的手在吃东西的严争,问道,“你刚刚在跟争争说什么,他听得那么津津有味的。”

  “争争在问我维和的事情,他特别感兴趣,一直问个不停,结果小公主在旁边听了两句便走了,”钱进笑着道,“争争还说,等他长大了,也要去维和。”

  厉景琛的眸光深邃了几分,“子承父业,严格如果听到这话,会欣慰的。”

  “是啊,争争根红苗正,长大之后一定是栋梁之才。”

  厉景琛收回视线,望向钱进,“不说他了,说说你吧,有发现小丁的踪迹吗?”

  大约是三个月前,厉景琛亲自打电话给钱进,告诉他小丁早就失踪的消息,并且告诉他小丁很有可能去找他了。

  钱进摇摇头,“并没有,我接到您的电话后,回忆了一下,我身边没有什么异样,在那之后我更是仔细留意着,并没有发现小丁,姑爷您知道的,维和的以男人为主,如果我身边有女人出现,很快会发现的。”

  “继续留意着。”

  “是,姑爷放心。”

  ...... 唐诗换上了敬酒裙,挽着慕西临的手出来,先是去跟几位长辈敬了酒,原本想去找厉景琛的,却率先看到了唐斯年。

  慕西临主动停下脚步,带着唐诗走上前,不冷不热地笑着开口道,“大舅哥看上去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初来帝都身体不适,要不要安排飞机送你回云城啊?”

  唐诗急忙瞪了慕西临一眼,“你怎么说话呢?

  注意态度。”

  这不明摆着赶客人走嘛! “哦,”慕西临立刻乖巧地改口,“不好意思啊大舅哥,我口误,我其实是想问,要不要给你找个医生来看看,星月湾的医生都是精挑细选的,保证让你药到病除。”

  唐斯年的脸色黑如锅底,“不用了,我没病。”

  我看你的妄想症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治了! 慕西临在心里腹诽了一句,脸上还是扬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关切地问道,“既然没病脸色怎么还这么难看呢?

  大舅哥,你来我们家做客,如果没把你照顾好,那就是我的不是了,我和诗诗心里都会过意不去的......” “慕西临,”唐斯年压低嗓音,用只有他们三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咬着牙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既然彼此心知肚明,你又何必在这里变着花样挖苦我。”

  唐诗眉心一蹙,“哥,你过分了,今天是我和西临大喜的日子,木已成舟,你什么都改变不了,为什么不能欣然接受呢?”

  唐斯年苦笑,“我接受,但是要我笑着祝福,我办不到,我自己在这里难过一下都不行吗?”

  “哥,我们看得出来你不开心,别人也能看得出来,难道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让我们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