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217章 死了大半年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桐扬起笑脸,“好,妈妈知道了,快去吧。”

  严争这才放心地跑开。

  “争争真可爱。”唐斯年叹息道,“如果诗诗能拥有一个孩子,她应该会很开心……”

  布桐看着严争的背影,笑了笑,“是啊,诗爷很喜欢小朋友,但是亲情这种东西,从来都不是由血缘决定的,就像她把我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把你当成自己的亲哥哥一样。”

  “她果然告诉你了,”唐斯年继续有条不紊地切着手上的羊肉,淡笑道,“你是来帮她劝我的吗?我听说,厉太太很厉害,连慕西临的母亲,今天都是被你劝到帝都来的。”

  “我又不是专业的谈判专家,再说了,就算我劝你了,又没人给我钱,我才不费这个力气呢,”布桐拿起一旁的签子,一边把唐斯年切好的羊肉串起来,一边开口道,“但是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是想要告诉你,以我对诗爷的了解,就算没有西临,就算她现在是单身,她应该也不会考虑你的。”

  “为什么?”唐斯年不解,“我哪里差了?”

  “你很好,长得帅又能干,我听说你是云城很出名的钻石王老五,又从事调香这么浪漫的职业,多少女孩子梦寐以求地想要嫁给你,但是诗爷,她不是普通的女孩子,她先入为主,认定了你是她的哥哥,这种主观认知是很难改变的。”

  “可我毕竟不是她的亲哥哥,跟她没有半点血缘关系,我相信只要我真心实意对她好,她会被我感动的。”

  布桐摇了摇头,坚定的道,“不会的,诗爷跟我一样,重视亲情,你是她的哥哥,她可以为你把命都豁出去,但你如果要从哥哥的角色转化成一个追求者,甚至还要她接受你成为她的爱人,这是很难很难的。

  你也知道,诗爷一直受布家的熏陶,她是亲眼见证过这种感情的,在她看来,你对她的感情是畸形的,因为布家就发生过这种事情。”

  “你说的是林澈?”唐斯年蹙眉,“我曾经听诗诗提到过,林澈这个人我之前也知道的,他是聚星传媒的总经理,现在……他死了应该也有大半年了吧?”

  “他是布家收养的,是我名义上的哥哥,我也一直只把他当成哥哥,但是他对我……”

  大家都是成年人,后面的话不用明说,唐斯年自然秒懂。

  布桐笑了笑,继续道,“我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你不要告诉别人,其实如果在我记事的时候起,有人告诉我,林澈不是我的亲哥哥,我长大之后可以嫁给他,说不定后面的结局就会不一样。

  因为这样一来我就不会认定他是我的亲人,当然,前提是我先生这个人不存在,并且林澈必须是一个心术端正的人,那么一切皆有可能。

  可是那个时候,我爷爷当然不会那么做,因为他也没想到后面的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林澈的来历也好,对我的感情也好,他都无法预料,所以才造成了现在的结果……”

  “林澈做过的事情,我听诗诗跟爷爷奶奶说起的时候听了一些,我跟林澈不一样。”唐斯年笃定的道,“我怎么可能跟林澈一样伤害别人?”

  “我知道你跟林澈不一样,可是在诗爷看来,你对她,跟当初林澈对我的感情是一样的,所以她才会这么决绝果断地拒绝你,一点情面都不留。

  诗爷希望你们可以一直当兄妹,而不是像我和林澈一样,闹了个不欢而散甚至你死我活的下场,唐总,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唐斯年闭了闭眼睛,没有说话。

  “咱们退一万步说,就算你觉得我刚刚说的话都不重要,你坚持要违背诗爷的意愿去以男人爱女人的方式去爱她,那你真的觉得,你抢得过西临吗?”布桐继续道,“你也看到了,诗爷很爱西临,你是抢不走她的,就像当初我已经和我先生在一起了,林澈抢不走我一样。

  人的心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有些人只要认定了,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今天神父说的一句话,其实我并不认同,他说,你们会不会一直爱着对方,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

  其实我觉得,如果两个人真心相爱,就算是死亡,也不可能把他们分开,因为死亡能分开的,只有他们的身体,而两颗心心相印的心,是不会因为死亡而分开的,就算另一半真的走了,他也会永远活在留下的那个人的心里无法忘怀。

  所以既然死亡都无法分开他们,更何况是你这个连追求诗爷的权利都没有的表哥呢,对不对?”

  唐斯年低垂着眼眸,不知道在看着哪里,一张英俊的脸紧绷着,拿着刀的手紧紧攥住,指节泛着白。

  良久,他才缓缓放松了一些,掀起眼皮望向布桐,“你还敢说自己不是谈判专家?”

  布桐挑眉,“也就是说,你听进去了?”

  “不是听进去了,是知道诗诗为什么不可能接受我,且这个原因不可改变之后,心里好受多了,”唐斯年笑了笑,“其实之前我心里一直挺不平衡的,因为我觉得,诗诗也是年轻人,观念怎么这么古板,这都什么年代了,世俗是可以接受我跟她在一起的,她为什么不能接受。

  可是刚刚你跟我说了原因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在我眼里不算事的事情,在诗诗眼里是很严重的,因为她耳濡目染,更因为她重视亲情,珍惜我这个哥哥,最重要的原因,是慕西临。”

  “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考虑,你都不应该让你们这段兄妹感情变质,不是吗?因为如果你继续坚持下去,只会头破血流两败俱伤,我相信,你是不会忍心伤害诗爷的,因为你也说了,你跟林澈不一样。”

  唐斯年笑出声,“厉太太,你也太聪明了吧?我刚刚说的反驳你的话,这么快就被你拿来堵我的嘴了?”

  布桐扬起嘴角,“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