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253章 去引出大徒弟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1253章 去引出大徒弟

  向晨点了一下头,“好,我会配合医生,尽快养好身体的。”

  “桐桐,既然向晨没事了,我们就先回去吧,太晚了爷爷会不放心。”唐诗提醒道。

  “也好,向晨,你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

  “你们路上慢点。”

  “拜拜。”

  从医院出来,布桐感觉自己松了一口气,“总算了了一桩心事,向晨能醒真的太好了,老公,这阵子你记得安排人手保护她,在抓住林湛之前,向晨可能都会有危险的。”

  “我知道。”厉景琛紧紧握着她的手,“放心吧。”

  “你办事我当然放心啦,”布桐笑着扭头看了一眼,见厉思嘉心事重重的样子,问道,“思嘉,你怎么了?”

  “没有啊桐姐姐,我没怎么。”厉思嘉回过神来。

  “还说没什么呢,脸上都写着了,”唐诗笑着道,“是不是因为向晨醒了,担心她对宋迟有想法啊?放心,宋迟这个傻白甜钢筋直男,不会跟别的女人玩暧昧的。”

  宋迟:“......???”

  “诗爷,我哪里傻白甜了?”

  唐诗摊摊手,“傻白甜是不会觉得自己是傻白甜的,所以我不跟你讨论这个问题。”

  “诗爷,你不许胡说。”厉思嘉急忙道。

  宋迟得意极了,“看吧,我们家思嘉都站出来为我说话了,我才不是傻白甜。”

  厉思嘉嫌弃地撇撇嘴,“谁为你说话了?我是想跟诗爷说,向晨能醒来我很高兴的,我不会因为宋迟而盼着她出事的,就算她醒来要跟我公平竞争,我也不怕。”

  唐诗认同地点点头,“思嘉,你这么想是对的。”

  “思嘉,你什么意思?”宋迟一听就不乐意了,“你为什么要把我推出去跟别人竞争呢?我是你的,你不想要我了吗?”

  众人:“......”

  厉思嘉彻底无语,“你瞎想什么呢,我就是这么一说。”

  “思嘉,你别想太多,宋迟心里只有你,不会接受别人来跟你抢他的,所以向晨抢不走。”布桐开口道。

  宋迟笑出声,“哈哈,还是嫂子了解我。”

  “桐姐姐,我不是担心向晨把宋迟抢走,相反,我觉得向晨很可怜,她好像一无所有......”

  “思嘉,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向晨可怜,你就要主动给她公平竞争的机会?”布桐不认同,“爱情是自私的占有,现在就算是一个再可怜的女人出现,要跟我争你小叔叔,我都不会让步的,人可以善良,但一定要有底线,善良也是需要锋芒的,盲目的善良不仅会伤害自己,也会伤害身边的人。”

  厉思嘉用力点点头,“我知道了桐姐姐,我也不希望有人来跟我抢宋迟,但向晨是我们大家的朋友,我觉得她刚刚可能会有点难堪,但是桐姐姐你这么说了,我心里就有底了,我可以尽我所能在别的方面帮助向晨,但是宋迟,我不会让,也让不了。”

  唐诗拍了怕厉思嘉的肩膀,“这就对了,别想太多,毕竟向晨也没明说要跟你抢,不是吗?”

  “也是,一切都是我自己在胡思乱想,现在最重要的,是向晨的身体快点恢复。”

  ......

  第二天一早,布桐送厉景琛出门去上班,刚回到屋里想去看看温故知新,手机便响了起来。

  布桐看见是一个陌生号码,没怎么犹豫地接了起来,“喂?你好。”

  对方愣了一下,缓缓开口道,“桐桐,你没存我的电话号码......”

  “是你?”布桐蹙眉,淡声道,“我有必要存你的号码吗?找我什么事,说吧。”

  林澈道,“向晨应该已经醒了吧?也证明了我给你的解药是真的,你现在可以相信我说的话了吧?”

  “我还是那句话,要我相信你,可以,把林湛找出来。”

  “我也说过了,他不会轻易出现,除非让爷爷出来当诱饵。”

  “你明知道无论处于何种境地,我都不会让爷爷冒险,林澈,爷爷是我最亲最爱的人,我就算是自己死,也不会让他出事,所以你和林湛,最好死了这条心。”布桐一字一句地警告道。

  “桐桐,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的话,我不会让爷爷有事的,只是想让他引林湛现身而已。”

  “我绝对不会相信你的话,让爷爷受到威胁,既然谈崩了,就没什么好说的,林湛只要在帝都一天,就要像过街老鼠一样东躲西藏地活着,我倒想看看,他还能藏多久......”

  布桐说完,便直接挂上了电话上了楼,没有看到不远处站着的布老爷子,更不知道他已经一字不落地听到了她说的话。

  “爷爷,您站在这里干什么?”江择一拿着文件袋,从楼上走了下来,“不去呵护着您的小心肝们,在这里发什么呆啊?”

  布老爷子笑了笑,“小心肝们都忙着呢,爷爷这不是家里最闲一个嘛......”

  江择一上前道,“我知道爷爷想出去走走,跟老朋友钓钓鱼喝喝茶,可是现在情况特殊,您还是好好待在家里吧,您就算是掉一根头发,桐桐都会心疼的。”

  “我知道几年前我出事,给桐桐留下了阴影,她现在恨不得把我关在保护塔里,不让我面对一点点危险,”布老爷子长叹一口气,“可是很多事情,是因我而起的,不是吗?或许终有一天,这件事情也需要由我结束......”

  “爷爷,您什么意思?”江择一心里咯噔一下。

  “一家人没什么好隐瞒的,”布老爷子道,“刚刚我听见桐桐讲电话,应该是林澈打来的,择一,你实话告诉爷爷,林澈是不是要我现身,去引出大徒弟,但是桐桐不同意,对吧?”

  江择一蹙眉,自知瞒不了,便如实开口道,“爷爷,不是桐桐不同意,而是我们所有人都不同意,您总说自己老了,黄土埋到脖子了,可是对我们来说,您是我们的主心骨,无论是琛哥还是桐桐,还是我们所有人,都离不开您,所以我们绝对不会让您出一点意外。

  当年您溺水昏迷,我们每天都过得很煎熬,再也不想承受那份痛苦了,尤其是桐桐,她承受不起失去您的痛,半点都承受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