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261章 想哭就哭出来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桐心里满腔的怒火和恨意一涌而出,接连开枪之后,子弹很快用光。

  林湛抓准了时间,跳上摩托车飞驰而去。

  “给我追!不能让他跑了!”

  布桐命令道。

  “是,”为首的保镖立刻发号施令,“你们几个去追,你们留下保护太太!”

  几个保镖很快坐上车追了上去。

  布桐扔下手里的枪,朝着亮亮妈妈跑去,将她扶了起来,“亮亮妈妈,你怎么样?

  来人!叫医生!快叫医生!”

  “布......布桐......”亮亮妈妈艰难地睁开眼睛,脸色苍白如纸,一点点失去了血色,“不用了......我快不行了......” “你不许胡说!亮亮呢?

  亮亮在哪里?”

  “亮亮他......跑去星月湾了......他很乖,没有回头看......” 布桐崩溃地哭出声,“你不能死,孩子不能没有妈妈,你坚强一点,医生很快就来了。”

  “布桐......”亮亮妈妈抓住她的手,“我的父亲......曾经嗜赌成性,后来欠了一屁股的高利贷,被逼无奈之下加入过一个帮派......那个时候我三岁,他就在我手臂上纹了个纹身,说是有纹身的人就得为那个帮派效命,为的是多拿一份钱......” “你别说话了,留点力气,这些话等你好了再说不迟。”

  “不,再不说就来不及了......”亮亮妈妈虚弱的嗓音艰难地开口道,“但是没过几年,他就被我母亲劝回来了,他们夫妻两个开始踏踏实实过日子,好不容易把钱还上了,可是积劳成疾,我大学刚毕业他们就先后去世了...... 我身上的纹身也洗掉了,还留下了好大一个疤,后来我重新纹了一个新的图案上去......这件事情,我从来没有跟人说过,连我老公都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跟你保证,我和那个跟你作对的人......绝对不是一伙儿的......我根本......不认识他......” “我知道,我知道。”

  布桐哭着点点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会找我来害你......可是我跟你保证,我没动过害你的念头,我连蛋糕都没有拿来......我是......我是个好人......” 布桐哭得更凶了,“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所以我一直都拿你当真心朋友的,我没有看错人,你不要死,不要让我失去你这个朋友......” 亮亮妈妈露出了笑脸,“我就知道你会相信我的......布桐,我的亮亮,就交给你了......” “不!孩子不能离开自己的亲妈妈,你坚强一点勇敢一点,你不能死,不能死!”

  亮亮妈妈想起亮亮,脸上的笑容温柔了几分,“布桐,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让你叫我亮亮妈妈,而不是叫我的名字吗?

  因为......因为我觉得我这辈子最骄傲的身份......是母亲......” 她缓缓转头,望向了亮亮爸爸的方向,“我还有一个拿命护着我和亮亮的丈夫,这辈子......我知足了......” 布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你不要说了,我会找医生救你,你不要死,不要死......” “布桐,我把亮亮托付给你了......”亮亮妈妈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说话也越来越艰难,“我知道你会帮我好好照顾他的......你要想办法,让他忘记今天发生的事情......布桐,我求求你,让......让我的孩子健康快乐地长......长大......” 布桐用力点头,“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亮亮妈妈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谢......谢谢......” 话音刚落,她的手便缓缓松开了布桐的手,落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了一点声音。

  “亮亮妈妈?”

  布桐彻底怔住,无助而茫然地盯着她看了几秒钟,歇斯底里地哭喊出声,“啊——” 天空乌云密布,豆大的雨点狠狠砸落在她们的身上,暴雨声轻而易举地淹没了布桐的哭声。

  从星月湾赶来的医生冒着雨跑上前检查亮亮爸爸和亮亮妈妈的情况,最终只能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 厉景琛回到家时,布桐已经被带回到星月湾了。

  亮亮父母的遗体也被带了回来。

  他去另一栋别墅看了一眼遗体,便回了家,直接去了主卧。

  唐诗刚帮布桐洗了澡,两个人从浴室里出来。

  “厉总,既然你回来了,我就先走了。”

  唐诗把吹风机递给了厉景琛。

  厉景琛接了过来,“嗯”了一声,便牵着布桐的手去了沙发上。

  唐诗很快关上门离开。

  厉景琛扶着布桐坐下,打开吹风机,帮她吹着头发。

  布桐这些年不热衷染头发,所以头发是很自然的黑色,但是她一直喜欢卷发,所以发尾烫了大波浪的卷。

  男人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穿梭在她的发间,耐心而温柔地吹干了她的长发。

  吹风机的声音戛然而止,厉景琛放下吹风机,在女孩身旁坐了下来,抬手转过她的肩膀,便看见女孩的脸上早已泪流满面。

  “老婆,”厉景琛轻声叫着她,“想哭就哭出来吧。”

  布桐湿漉漉的睫毛轻颤,隔着眼底氤氲的水雾,看着男人俊美无双的脸,眼泪涌得更肆虐了。

  “我在想,是不是每个跟我扯上关系的人都会遭遇不幸,我们被迫分离了三年,你受了那么多苦,诗爷为了救小月牙重伤不育,现在连亮亮的爸爸妈妈都因我而死......”布桐扯了扯唇角,“我就是个灾星,对不对?”

  “胡说,这些事情怎么能怪到你的头上,”厉景琛严肃的道,“布桐,你没有错,你已经尽力了。”

  “就是我的错,如果不是因为林澈爱上了我,他就不会这么丧心病狂,也不会连带着引出一个林湛,我这个人,就是这一切不幸的根源!”

  厉景琛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心疼翻滚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安抚道,“布桐,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你哭出来,然后打起精神,我们一起去帮他们报仇,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现在不是在这里自怨自艾的时候。”

  布桐靠在男人温暖的怀抱里,所有的情绪终于彻底失控,痛苦地哭出了声...... ...... 厉景琛等布桐睡熟后,俯身亲了亲她的眉心,悄声起身走出主卧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