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275章 你终于出现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老爷子恍然大悟,“我就说嘛,我们家桐桐不会做无用功,更不会为了发泄而跑去找他一趟。”

  布桐冲着自家爷爷挑了挑眉,“还是爷爷了解我,爷爷,您放心吧,我做任何事情都会提前跟景琛商量的。”

  “有景琛在,爷爷自然放心,可是家里的保镖现在都有配枪了,你真的确定在这样的情况下,林湛还会现身吗?”

  “他会的,”布桐面露坚定,“我有预感,他一定会出现......” “......” 一直等到傍晚,林湛始终没有出现,布桐连一条鱼都没钓到,两位爷爷倒是钓了不少。

  “爷爷,孔爷爷,时间不早了,咱们回家吧。”

  布桐收起鱼竿道。

  “行,回家继续吃鱼,明天继续。”

  几个人收拾好,布桐连看都没有看林澈一眼,冷漠地离开。

  ...... 第二天上午。

  布桐继续陪着布老爷子来钓鱼,人刚到,便看见林澈已经在钓鱼了。

  布桐蹙眉,对钱进道,“咱们离他远点。”

  “明白,小姐。”

  钱进吩咐保镖去另外的地方支起太阳伞,“小姐,今天姑爷也会来,他让我在他到之前保护好您,千万不能让您一个人独处。”

  “我知道。”

  林澈转头,看着不远处安静钓鱼的女孩,心里一阵刺痛。

  布桐没什么耐心钓鱼,坐了半个小时,抬手看了看手上的腕表,起身要离开。

  “桐桐,你去哪?”

  布老爷子急忙问道。

  “洗手间。”

  “注意安全,让钱进陪你去。”

  “嗯。”

  钱进带了四个保镖,护送布桐去了不远处的公用卫生间。

  “小姐,我进去检查一下吧。”

  钱进不放心。

  “这是女厕,万一里面有人怎么办?”

  布桐不答应,“我自己进去就行了,有事我会叫你。”

  “那好吧。”

  布桐独自走了进去,里面很大,但是空无一人。

  布桐走进其中一间,关上门,抬头观察了一下周围,等过了一分多钟,按下冲水键,开门准备离开。

  刚打开门,面前突然闪出一个黑影,没等布桐反应过来,高大的身影便抬起脚,一脚踢在布桐的肚子上。

  “啊!”

  布桐直接被踢得往后退,跌坐在马桶上。

  她强忍着疼痛,掏出枪,还没来得及对准对方,那人便再次一脚踢掉了她手上的枪,同时拿出一把水果刀,狠狠刺进布桐的肚子里。

  “啊......”布桐瞪大了双眼,一副痛苦的模样,连叫都叫不出来。

  “布桐......”两个人离得格外的近,林湛阴冷粗粝的嗓音在她耳边开了口,“你以为我带不了枪,就要不了你的命了吗?

  你的命,我要定了。”

  “你终于出现了......”布桐艰难地开口道,“那你真的以为,我布桐会这么傻,一个人进来送死吗!”

  林澈还没反应过来,耳边突然传来“砰”的一声枪响。

  他呆滞住,脸色一点点白了下来。

  “小姐!”

  门外的钱进和保镖听见枪声,急忙推门,却发现推不开,几个人直接用力把门踹开,冲了进来。

  布桐眸光一寒,一把推开林湛,林湛倒在了地上,左手捂着正在流血的肚子,右手拿着水果刀,可刀上却一滴血都没有,布桐也安然无恙。

  保镖们一个个举着枪,对准了林湛,而林湛则是不可思议地看着布桐。

  布桐理了理身上的毛呢大衣,冷笑着睨着他,“你带不了枪了,自然会换别的武器,所以我身上穿的自然也已经不是防弹衣了,还有,你一定没想到,我身上带了两把枪吧?

  另外一把,藏在我的靴子里,被我用大衣遮住了而已,我做了这么多准备,就是为了等你出现,林湛,你输了......” 林湛的脸色苍白,右手一松,水果刀掉落在地,“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去杀你爷爷,而是选择杀你?”

  “因为你师父和林澈比起来,你更在乎的人是林澈,你越是在乎他,就越是恨我,所以比起我爷爷,你更想要的,是我的命。”

  布桐一字一句咬牙道,“林湛,你的死期到了,搜搜他的身,然后把他给我带出去!”

  “是!”

  保镖们立刻照做,确定林湛身上没有别的武器之后,才把他带了出去。

  门外,厉景琛正大步赶来,握着布桐的肩膀检查,“老婆,你没受伤吧?”

  “当然没有,我们计划了这么久,考虑得这么周全,怎么可能受伤,”布桐有些哽咽,“老公,我抓住他了,我厉不厉害?”

  “很厉害,”厉景琛紧紧将她抱进怀里,“你答应过我的,这一次之后,再也不会以身冒险。”

  “我没忘。”

  布桐拍了拍他的背,“好了,我们先过去吧。”

  厉景琛牵着她的手,走向了湖边。

  湖边的人看见这一幕,都震惊不已。

  “桐桐,发生什么事了?”

  布老爷子看着中枪的“女人”,“这是......林湛?”

  “是的。”

  布桐望向不远处的林澈,“你不要过来跟你的老朋友叙叙旧吗?”

  林澈犹豫了一下,操控着轮椅过来,面无表情地看着林湛。

  “桐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布老爷子还是不明白。

  “爷爷,对不起,我隐瞒了您,因为我觉得,林湛更想要杀的人是我,所以我昨晚和景琛再三商量,还是觉得只有我可以引出他。”

  布老爷子心脏狠狠一缩,“你没受伤吧?”

  “我没事,爷爷放心。”

  “你这孩子,这么危险的事情怎么能做呢?

  万一你受伤了可怎么办才好!”

  布老爷子又着急又心疼。

  “爷爷,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再说了,只要能引出他,冒点风险算什么。”

  布桐望向林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邪不胜正是永远不变的真理,你说对吗?”

  林澈僵硬地笑了笑,“桐桐,你很能干。”

  布桐冷声道,“承蒙夸奖,你不是一直想要证明你自己已经变了吗?

  我给你一次机会,你亲手杀了林湛,怎么样?”

  “布桐,你不是很恨我吗?

  有本事你就亲手杀了我!”

  林湛怒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