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276章 死不瞑目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我杀你,怎么比得上让你最爱的林澈亲手杀了你呢?”

  布桐盯着他,眼底是无边的痛色,“我就是要你死在最爱的人手里,就是要让你死不瞑目,你就是死上千遍万遍,也换不回那些死在你手里的无辜生命!”

  “你够狠!”

  林湛的脸色一片惨白,转眸望向了林澈,“你看看,这就是你深爱的女人,你不是说她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一束光吗?

  你真是瞎了眼了!”

  “她还轮不到你来评论,”林澈冷声道,“回来的时候我就说过要收手了,是你自己执迷不悟,一心想要她的命。”

  “我为什么不能要她的命,我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她,要不是因为她,你会回来吗?

  只有解决了她,你才能死心塌地地跟我走,我做了这么多,都是为了你!”

  林湛歇斯底里地吼道。

  “你真的以为你杀了她我就会跟你走?”

  林澈冷然道,“不,你敢动她一根头发,我就会杀了你。”

  林湛愣了愣,很快阴沉沉地笑出了声,“好啊,原来我做了这么多,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林澈,你很好......” 布桐把手里的枪递给了林澈,“来,我给你证明自己的机会,开枪吧。”

  林澈缓缓抬起手,接过布桐手里的枪,对准了林湛。

  林湛的眼底一点点失去光彩,苦涩一笑,“你真的要杀我?”

  “你罪无可赦。”

  林澈艰难地开口道。

  林湛痛苦地看着他,“可是我爱你......” 林澈眉眼间氤氲着寒意,“你不配。”

  林湛笑出声来,“我做了这么多,就只能换来一句我不配,哈哈哈哈哈......真是太可笑了......” “林澈,”林湛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声,沉沉地看着他,“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让自己死在你手上的,而且,我就算是死,也得找个人给我垫背!”

  话落,他便突然发力,挣开了两个保镖,同时抢过了其中一人手里的枪,对准了布老爷子! “不要!”

  林澈惊呼一声,站起身跑向了布老爷子,同时对准林湛开了枪。

  “砰砰砰!”

  好几声枪响同时响起,场面一片混乱,林湛身中数枪,倒在了地上,而护住布老爷子的,居然不是林澈,而是突然冒出来的穿着一身黑衣黑裤的小丁! “澈......”倒在地上的林湛不可思议地看着林澈,痛苦地开口道,“你......你居然骗了我......” 他一句话说完,便瞪大了一双眼睛,再也没有了声音,死不瞑目。

  “小丁,你怎么样了?”

  布老爷子扶着中枪的小丁问道。

  “老首长......我没事......”小丁的身子一点点往下滑落,倒在了地上,艰难地转过头去,望向了钱进,“钱......钱进......” 钱进手里握着枪,刚对着林湛开了枪,一回过头来,便看见倒地的小丁,瞬间呆愣住,“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对......对不起......”小丁的眼泪瞬间奔涌而出。

  “来人,备车,送小丁去医院!”

  布桐立刻吩咐道。

  “是!”

  “不,小姐,先让我把话说完,我......我怕我再也没有机会说了......”小丁哭着哀求。

  钱进立刻扔掉手里的枪,上前抱着她,“你说,我听着。”

  “对不起......这些日子,其实我一直都跟着你......只是我不敢露面,只能暗中看着你......” “我知道,”钱进哽咽道,“姑爷跟我说了,你从医院跑掉之后,最大的可能是去找我了,我一直在等着你出现。”

  “我知道我罪无可赦,我只是想看看你,在暗中保护你......”小丁的眼泪流个不停,“我知道你最在乎的人就是老首长,现在我帮你救下他了,钱进,我不求你原谅我,但是我想请你相信,我是真的很爱你的......” “你怎么这么傻?”

  钱进的心疼得像是被撕裂开来,“老首长身上穿着防弹衣的,我们早就部署好了,他老人家是能躲开的......” “我没想这么多,我只知道,老首长他......他是你最在乎的人,他不能出一点事情,否则你不会开......开心的......” 钱进紧紧抱着她,眼泪顺着脸庞滑落下来,“我们去医院,你不会有事情的。”

  “钱进,我的这一生,就像是一个笑话......是你让我对生命充满了希望......我好想当一个堂堂正正的好人,堂堂正正地成为你的妻子......” 钱进点点头,“你是,你一直都是,老首长说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些日子我在外维和,想通了很多事情,我在想,只要你出现,我一定会求姑爷放过你,然后我带你走,我们换个地方,重新开始......” 小丁惨白的脸上露出惊喜,“真......真的吗?”

  钱进哭着道,“当然是真的,不是这一秒钟决定的,是我早就这么决定了,不管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的过去是什么样的,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我骗不过自己的心,我有多恨你,就有多爱你,既然拗不过自己,又何必彼此折磨,跟自己投降就是了......” 小丁紧紧抱着他的脖子,“太好了,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钱进突然想起了什么,从脖子里取出一条项链,一个用力拽了下来。

  项链上挂着的是一枚戒指,钱进取下来,缓缓套在了小丁的左手无名指上。

  小丁定睛一看,震惊不已,“这不是你跟我求婚的戒指吗?

  不是已经被你扔进马桶里冲走了吗?”

  “我没舍得扔,所以那一次是故意骗你的。”

  小丁哭得更凶了,“钱进,谢......谢谢你......这是我这辈子,最宝贵的东西了......” 她的脸一点点失去了血色,越来越苍白,声音也越来越虚弱,“我现在可以光明正大地告......告诉你了......我姓林......叫林丁,不是叫丁丁......” “好,好,我知道了......” “钱进......”小丁缓缓闭上了眼睛,“谢......谢谢你原谅我......” “小丁?

  小丁!”

  医生急忙上前,给小丁戴上呼吸机,送她去了医院。

  ...... 一切归于平静。

  布桐回到星月湾,刚走进屋,便感觉一股刺痛传来,疼得弯下腰去,发出“嘶”的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