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278章 意见不统一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老爷子点点头,“你对钱进的感情自然没得挑,现在就看他们两个能不能渡过这个难关了。”

  慕西临抓抓头发,“老首长,不对啊,林湛虽然死了,但是林澈好像还在啊......啊!诗诗,你又掐我干嘛?”

  众人:“......” 布老爷子下意识地看了自家孙女一眼,开口道,“我今天找你们来,就是想商量林澈的事情的,景琛,桐桐,你们是怎么想的?”

  “表爷爷,”黎晚愉抢着开口道,“您别怪我心狠手辣,有些话我非说不可,林澈惹出这么多祸端,害得您差点溺死,害得表妹夫差点丧命,害得表妹痛苦多年,给小月牙下药绑架她,还害得诗爷不能生育,这些事情,没有一件是值得原谅的。

  早在那场爆炸中,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连户籍都消掉了,我的建议是,干脆就当他已经彻底死干净了,一了百了......” 黎晚愉的话虽然狠了点,但是没有人能反驳,林澈对家里这些人造成的伤害,的确难以挽回。

  布老爷子继续问道,“其他人的意见呢?

  择一,西临,诗诗,你们说说看。”

  黎晚愉推了推江择一的手臂,江择一立刻表态,“爷爷,我当然是赞成晚愉的说法,就算是接受法律的制裁,这么多罪状,林澈也必死无疑。”

  布老爷子乐得哈哈大笑,“你的求生欲怎么这么强?”

  江择一:“......” “西临,诗诗,你们觉得呢?”

  布老爷子又问道。

  慕西临率先表了态,“老首长,虽然就算诗诗生不了孩子,我也一样爱她,但是因为这件事情,我们有过很多误会,我是不能原谅林澈的。”

  唐诗没说话,跟慕西临十指紧扣着,但心里却是苦涩的。

  “景琛,桐桐,你们的意思呢?”

  布老爷子继续问道。

  布桐微微一笑,“爷爷一一询问过去,无非就是有不一样的想法,您是觉得林澈在最后关头跑来替您挡子弹,还冲着林湛开枪,是已经真心悔过了,对吧?”

  布老爷子被拆穿,有些不好意思,“虽然你给林澈的枪里没有子弹,但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到底还是开枪了,不是吗?”

  布桐冷然道,“我当然不会把有子弹的枪交到他手上,万一他丧心病狂冲着您开枪怎么办?

  这件事情也是我提前跟景琛商量好的,就是要看看林澈会怎么做。”

  “你们夫妻同心,当然无往不利,爷爷一直以来的想法你们也是知道的,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好过让你们的手上沾上鲜血。”

  布桐深呼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凌乱,道,“爷爷,关于林澈的事情我不发表意见,我听景琛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哈哈哈,布桐,你倒是会推卸难题,直接把这么棘手的事情交给景琛,免得惹老首长不高兴对吧?”

  慕西临哈哈大笑。

  “我不是怕爷爷不高兴,是我真的不想再跟林澈这个人有一点关系,他的生死我不想参与。”

  布桐如实道。

  厉景琛拍了拍女孩的手背,“没关系,咱们不参与就是了。”

  布桐温柔地看着他,“现在是爷爷的意见跟晚愉他们的不统一,所以我听你的,你说什么我都支持。”

  厉景琛想了想,道,“爷爷都这个年纪了,无欲无求的,难得有件事情这么坚持,还是尊重他的意见吧,更何况,对林澈来说,活着未必是件好事。”

  “景琛,我就喜欢你这副心狠手辣的样子!”

  慕西临一脸崇拜,“行啊,反正他就算活着,我也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的......老首长,您该不会还有意见吧?”

  布老爷子摆摆手,“老布还没圣母到这个地步,我只是不希望你们滥用私刑而已,没说他犯下的错可以抹去,他欠下的,又岂是他一条命就能还清的?

  我跟桐桐一样,以后不会再过问他的事情。”

  “我就知道表爷爷最明事理了。”

  黎晚愉笑嘻嘻的道。

  “少在这里哄表爷爷开心,不过现在一切总算是过去了,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大家安安心心工作生活。”

  “知道了表爷爷。”

  “知道了爷爷。”

  “行,你们聊吧,爷爷要去看温故知新了。”

  布老爷子离开后,几个人反而静默了下来。

  “老婆,你在想什么?”

  厉景琛看着布桐沉思的样子,开口问道。

  布桐轻轻摇了摇头,“有点事情想不通而已......” “什么事情,说出来一起讨论吧桐桐。”

  唐诗道。

  “其实也没什么,这两天我回头去回忆整件事情,觉得林湛临死之前的那句话很奇怪,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布桐回忆道,“他临死之前对林澈说你居然骗了我,林澈究竟是怎么骗了他呢?”

  “你也发现了,”厉景琛笑了笑,“我老婆很细心。”

  “你早就发现了对不对?”

  布桐着急地看着他,“那你觉得是怎么回事啊?”

  “我又不是林澈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知道,老婆,现在林湛已经死了,林澈也掀不起浪了,别纠结这些。”

  “我不是纠结,可能是他们两个作了太多妖,我都有心理阴影了,”布桐努力赶走脑海中的胡思乱想,“算了,不管了,我再也不想提起这两个人了。”

  “对啊布桐表妹,现在事情都过去了,咱们可以回剧组好好拍戏了,时过快,一年又要过去了,会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你还大着肚子呢。”

  黎晚愉感慨道。

  布桐笑笑,“我这两天就准备准备回去拍戏了,等放寒假了再请几天假,带争争亮亮他们出去散散心。”

  “你们准备去哪里?”

  “去瑞士滑雪、看极光,争争和亮亮都很期待。”

  “好啊,我也要去!”

  黎晚愉迫不及待地举手报名。

  “既然要去就大家一起去好了,人多热闹,”唐诗提议道,“反正桐桐请假我也是要跟着休息的,厉总都能放下工作陪你们去,我们家西临也有借口不上班了。”

  “那是,我巴不得天天不上班,粘在诗诗身边。”

  慕西临像只小奶狗,依偎在唐诗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