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290章 一孕傻三年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厉景琛拿过布桐的手机,跟女佣交代了两句,便挂断了视频。

  “老公,你干什么呀?我还想多看儿子两眼的。”布桐委屈巴巴的道。

  “越看你越想他们,听话,去洗澡早点睡觉,明天一早我们就回家。”

  布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只能这样子了,对了,小月牙认床,你去抱过来跟我们一起睡吧。”

  “好,我去抱,你去洗澡。”

  “嗯。”

  布桐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小月牙已经躺着了,厉景琛似乎是去外面的卫生间洗澡去了。

  “宝贝,今晚跟爹地妈咪睡,你开心吗?”布桐上前问道。

  “开心呀,月牙儿最喜欢和爹地妈咪睡了。”

  “嗯,你今天吃了太多糖果,妈咪抱你去刷牙。”

  小月牙自知今天吃糖超标,急忙卖乖,“好的妈咪,月牙儿最乖了。”

  等母女两个笑笑闹闹地从浴室里出来,厉景琛已经洗完澡坐在床上了。

  男人很自觉地穿着一套深色睡衣,不想平时在家里,只在腰间围着一条浴巾。

  布桐把小月牙放在床上,小月牙立刻跑过去扑到厉景琛的怀里,“爹地,香喷喷的月牙儿来啦!”

  厉景琛配合地闻了闻,“嗯,宝贝女儿果然是香喷喷的。”

  “嘻嘻,月牙儿最香啦。”

  “快躺下睡觉,妈咪想念弟弟,明天我们早点回家。”

  “月牙儿也想弟弟,想早点回家。”小月牙乖巧的道。

  “宝贝女儿最棒了,是个好姐姐。”

  布桐在一旁听着父女两个的日常对话,嘴角抽了抽。

  一个喜欢夸,一个喜欢被夸,难怪说女儿是男人上辈子的恋人,儿子在厉景琛这里,可从来没有这么好的待遇。

  小月牙白天玩得有点累了,连睡前故事都没有听,便靠在布桐怀里睡着了。

  暖黄色的睡眠灯下,小月牙稚气的小脸精致得像洋娃娃,让人爱不释手。

  布桐看着女儿,突然就没有了睡意,小声道,“老公,你觉不觉得女儿长得越来越像你了。”

  “像我不是很正常的事情?”男人的唇角勾起笑意,“她现在还是像你比较多的,但是女大十八变,以后肯定会变的。”

  “这不公平啊,老三老四都像你,连女儿都像你,我好孤独的。”

  “怎么会呢,我是你的,你永远不会孤独。”

  布桐扬起笑脸,正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突然顿住,整个人怔愣着。

  “老婆,你怎么了?”厉景琛很快察觉出她不对劲。

  “没事,走神了……”布桐艰难地拉回神思,可是刚刚想说的话,已经忘得干干净净。

  “是不是累了?”男人带着薄茧的大掌温柔地抚着她的脸蛋,“拍戏太累不能硬扛,必须休息,这个道理你不懂吗?”

  “拍戏不累,我心里有数的,当然是身体更重要,我没有硬扛。”布桐如实道。

  “好,等回到帝都,我们去做个身体检查。”

  “……不用了吧?我很快就要开工了。”

  “什么叫不用,必须检查,不然你不许开工。”男人霸道得不容置喙。

  布桐无奈,心里却是甜蜜的,“好,我都听老公的。”

  “乖,睡吧,明天一早还要赶回家。”

  “嗯。”

  ……

  回帝都后,布桐在厉景琛的陪同下,没有惊动布老爷子,偷偷去医院做了个体检,但是体检结果,却显示她的身体并没有问题。

  “老公,既然体检报告说没事,那应该就是我这阵子忙得累了,我答应你,等把手上的工作忙完,我就在家休息,不接戏了。”布桐挽着男人的手臂安抚道。

  “暂时只能这样,但是你有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厉景琛说不出是什么原因,就是觉得有点惴惴不安。

  “我知道的,我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你放心吧。”

  厉景琛没有再多说什么,牵着她的手走出了医院。

  黎晚愉的贺岁档电影在短时间内便取得了票房口碑双丰收的好成绩,跟布桐和唐诗预料得一模一样。

  她的实力也有目共睹,人气大涨之后,很快成为炙手可热的新星,可以说是一炮而红。

  爆红的结果就是她更加忙碌,每天有接不完的通告,跟过去的布桐一样,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飞。

  布桐也重新投入了剧组,赶在温故知新周岁之前杀青,专心在家布置两个孩子的周岁宴。

  说是周岁宴,但也就是个仪式感,请的也都是熟识的人,连请柬都不需要多。

  “桐桐,你写好了吗?”布老爷子敲门走进布桐的书房。

  “写好了,就是您的几个老战友请过来聚聚,没多少人,回头我让保镖跑一趟,送请柬上门,比打电话有诚意。”

  “嗯,桐桐考虑得比爷爷还要周到。”

  布桐灿烂一笑,“对了爷爷,孙爷爷家的孙女应该从国外留学回来了吧?邀请她一起来吧,小时候我和她还有忆慈经常一起玩的。”

  “……”布老爷子一脸震惊地看着她,“桐桐,孙爷爷的孙女,两年前就学成归来了,去年还结婚了,我们一起去参加了婚礼,你忘记了?”

  布桐拿着请柬的手,指尖一僵,“爷爷,我忘记了……”

  布老爷子走到她身旁,轻轻摸着她的头,“桐桐,诗诗之前说,你一孕傻三年,在片场忘词了好几次,爷爷觉得偶尔忘词是正常的吧?可是你怎么会把身边的事情都忘记呢?”

  “爷爷,我可能就是有点累了,没事的,您不用担心。”布桐扬起嘴角安抚道。

  “那好,送请柬的事情我会安排下去的,你不用管了,好好休息。”

  “谢谢爷爷。”

  布老爷子拿着请柬很快离开,布桐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陷入了恐慌之中。

  上次做完体检之后,她回剧组拍戏,的确忘词了好几次。

  唐诗和导演都笑称她一孕傻三年,这件事也就没被她在意。

  可是现在,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以前她就算工作强度再大,也不会这么频繁忘词的。

  最反常的是,她的大脑似乎经常出现断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