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294章 我是一个自私的人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没什么,集团有点事情,我得赶过去解决一下。”厉景琛道。

  “那你快去吧,我没事的。”

  “好,你乖乖在家陪孩子,我去去就回。”

  “嗯,路上小心。”

  “我会的。”厉景琛在她额头上吻了吻,很快起身离开。

  ……

  一小时后,黑色豪车在墓园外停下。

  一身黑色西装的厉景琛从驾驶座上下来,手上拿着一件深色大衣,走进了墓园。

  远远地,他便看见布老爷子的身影在布家的墓碑前站着。

  布老爷子年轻时参军,现在虽然老了,可是站姿依然是笔挺的,只是此刻身上笼罩着一层浓重的悲伤,看上去无比孤寂。

  厉景琛不急不缓地走上前,将手里的大衣披在布老爷子身上,缓声道,“这里风大,爷爷怎么也不知道给自己多穿件衣服?”

  布老爷子站在布老夫人的墓碑前,痛心疾首地质问道,“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

  厉景琛淡淡一笑,“昨天才查出来的,您今天就知道了,难道还不是第一时间吗?爷爷,您是怎么猜到的?”

  一个小时前,他接到的是医院院长打来的电话,说布老爷子去了医院,询问是不是星月湾有人生病了。

  院长有些犹豫,布老爷子立刻察觉到了反常,要求他说出实情,院长不敢违抗,连打电话给厉景琛请示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实话实说了,等布老爷子走了之后,才急忙打给厉景琛汇报。

  “桐桐是爷爷亲手带大的,我能看不出来吗?你们一回来我就察觉到她不对劲了,但是你们不说,就算我问了也未必能问出实话,只能自己去查了。”布老爷子老泪纵横,痛苦地开口道,“景琛,你知道爷爷刚刚在跟你奶奶说什么吗?爷爷问她,是不是我年轻时候征战沙场杀戮太多,造下了太多罪孽,所以老天爷才要惩罚我。

  妻子早逝、儿子先我而去,现在连我唯一的孙女也……这究竟是为什么?有什么过错我来承担就好,为什么要折磨我的桐桐……”

  “爷爷,这不是您的错,您征战沙场,是为了和平,那个年代,和平就是要靠杀戮换来的,谁都没有办法改变。”

  厉景琛看着墓碑上布老夫人年轻温婉的脸,她死的时候,还不到四十岁。

  听说她是一个极其贤惠的女人,丈夫出征,她在家里照顾儿子,即使有怨,也从来不表露出来,温柔体贴得让人心疼。

  就是这样一个好女人,才养育出了布桐父亲正直善良的性格。

  只可惜,好人似乎总是得不到上天的垂爱。

  “我的桐桐她这么年轻,这么美好,她的人生才刚刚打开,老天爷怎么舍得让她得上这种病?”布老爷子痛苦哽咽,“我接受不了,我真的接受不了……”

  “爷爷,谁都接受不了,但是如果我们崩溃了,桐桐怎么办?所以我们不能倒下。”

  布老爷子转头看着他,叹气道,“景琛,爷爷知道你心里苦,在爷爷面前你不用假装坚强,你把心里的情绪排解出来也是好的。”

  “我没有假装坚强,”厉景琛笑了笑,“爷爷,对不起,我是一个自私的人,我在昨天就想好了,桐桐如果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去陪她,把您和孩子交给择一和晚愉,我很放心。”

  “你说什么?”布老爷子震惊地张大了嘴巴,“你……”他很快苦涩一笑,“是啊,桐桐如果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值得你留恋的,没有了,就算是孩子,也留不住你了……”

  “爷爷,对不起……”

  布老爷子望向远方的山峦,视线有些涣散,“没什么好对不起的,你对桐桐的感情,别人不了解,爷爷还能不清楚吗?”

  厉景琛转身望向旁边的两个墓碑,一个是布桐爸爸的,还有一个是他和布桐那个未曾来到人间的孩子。

  或许将来在另一个世界,他和布桐是能和爸爸以及这个孩子团圆的,这么一想,死亡这件事情,似乎就变得更加微不足道。

  “爷爷,回家吧。”厉景琛哑声道。

  “好,咱们回家,回家好好陪着桐桐。”

  ……

  晚餐的餐桌上,因为黎晚愉的回来,变得格外热闹。

  “表爷爷,您不知道,这阵子我在外面差点没饿死,”黎晚愉毫不顾忌形象,大口大口吃着菜,囫囵地开口道,“一方面是因为外面的东西比不上家里的好吃,另一方面是因为诗爷要我保持身材不能多吃,所以我都在控制饮食,可把我饿坏了……”

  布老爷子笑得有点心不在焉,“节食也要有个度,再说了,你根本不胖,没必要为了上镜就苦了自己,身体要紧,多吃点。”

  “好的,谢谢表爷爷。”

  比起黎晚愉的大大咧咧,唐诗就细心多了,很快察觉出布老爷子不对劲,问道,“爷爷怎么了?心情不好吗?还是想奶奶了?”

  布老爷子强行打起精神,笑着道,“没有,年纪大了,容易伤感而已,吃饭吧,爷爷没事。”

  唐诗点点头,望向布桐,“桐桐,你接下来还是有点工作需要完成的,代宣传,以及电视剧的宣传,都需要你出席,没问题的话,我帮你安排了。”

  没等布桐开口,厉景琛便发了话,“无关紧要的工作,都推了吧。”

  唐诗:“……”

  “桐桐这还就立刻隐退了?”

  “嗯,”厉景琛淡淡应了声,“退了。”

  “这些都是之前接的工作,怎么也得完成的,这是原则问题。”布桐笑着望向身旁的男人,“老公,后续的宣传都是小事情,我去露个脸,顶多就是被采访一下回答点问题,不会累的。”

  厉景琛没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坚持反对,“好,那我们看情况安排。”

  布桐嘴角的笑意更浓,“嗯,谢谢老公。”

  黎晚愉嘴角抽搐,“布桐表妹,我才在外面飞了没多久,你和表妹夫越来越如胶似漆了,话说你们结婚也有些年头了,很快就要到七年之痒了,你都没觉得腻歪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