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299章 什么事情瞒着我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桐急忙找了个理由,“体检,例行体检。”

  “哦,也是,定期体检很有必要的,我也差不多到时间要去检查了,你不知道,咱们聚星今年已经有两个女员工得癌症了,一个乳腺癌,一个宫颈癌,真是太可怜了......” “公司不是一直有个慈善款,供员工生病应急用的吗?

  有需要的话你跟我说,咱们能帮就帮帮她们吧。”

  唐诗点头,“我知道桐桐你最善良了,公司内部有组织捐款的,加上慈善款,钱倒不是什么大问题,问题是现在的医疗水平没办法彻底攻克癌症,得宫颈癌的小王已经是晚期了,时日无多了,得乳腺癌的小章做了切除手术,结果她老公居然说她不像女人,跟她离婚了!”

  布桐一听瞬间炸了,“什么?

  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男人?”

  “其实大难临头各自飞的例子不少,只是咱们都是幸运的,遇上好男人了。”

  布桐唏嘘不已,“是啊,我们都很幸运,小章也是够倒霉的,那她现在怎么样?”

  “搬回自己的爸妈家养身体了,估计也快回来上班了。”

  “那我准备一个红包,你帮我转交给她,希望她越来越好。”

  “好,我帮你转达。”

  ...... 两天后便是厉温故和厉知新小朋友的一周岁生日。

  这天天气很好,星月湾也格外热闹。

  布桐向来注重仪式感,今天又是两个儿子的第一个生日,自然花费了不少心思,宾主尽欢地热闹了一整天。

  晚上,布桐洗了个澡,便瘫在床上动都不想动了。

  厉景琛从浴室出来,还以为她已经睡着了,小声唤着她,“老婆,起来把参茶喝了再睡。”

  布桐抱着被子不愿意动弹,“唔......不想喝,好困......” “乖,起来喝,医生说了,现在没查清楚病因不能乱用药,只能先补好你的身体。”

  厉景琛扶起她,把温热的参茶喂到她的嘴边。

  布桐一口气喝了下去,连睡意都被赶跑了。

  “老婆,你今天感觉怎么样?

  有忘记事情吗?”

  厉景琛问道。

  “有的,诗爷送了两个小宝贝一人一个坠子,很漂亮,我刚收起来,转眼就忘记放哪里去了,后来晚愉非要看,我怎么也想不起来,只好找借口拒绝她了。”

  “那后来想起来了吗?”

  “嗯,想起来了,所以我都不敢去跟别人过多的交谈,怕他们发现我不对劲。”

  “乖,医疗团队那边应该快出结果了,我们明天去医院抽血的时候问问进展。”

  “好,”布桐睁着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看着他,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老公,谢谢你这么爱我,谢谢你愿意跟我同生共死,其实除了不放心爷爷和孩子们,我没有遗憾的,因为我这辈子最大的收获,就是有了你。”

  男人低笑出声,“怎么突然煽起情来了?”

  “不是煽情,是有所感触,前两天诗爷跟我说,聚星的一个女同事因为得了乳腺癌做了切除手术,她老公就跟她离婚了。

  我一直生活在你的保护伞下,其实很少看见人性一些不友好的一面......不对,我看得好像也不少,只是不够全面,这样的情况我更不可能经历,所以感触很多。”

  布桐靠在男人伟岸的怀抱里,调整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继续道,“我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会丢下我,我也知道你说要陪我死,不是说说而已。

  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心情,总之,这辈子能嫁给你,我真的很幸运......” 如果她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她当然希望厉景琛能够好好活下去,但是她知道她劝不了。

  就像当初她以为他死了,她没办法活下去一样。

  昏迷的爷爷、年幼的争争,都不构成她活下去的理由,死亡才是唯一的解脱。

  如果她真的会死,那么她最大的难题,就是怎么让厉景琛好好活下去。

  “老婆,能娶到你才是我最幸运的,你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帮我一起抚养争争,冒着生命危险为我生儿育女,这些我都无以为报,”厉景琛低头亲吻着她的耳朵,嗓音低沉而温柔,“我们的生命早已融为了一体,无法分割,你永远都别想丢下我。”

  “我怎么可能丢下你呢?

  我巴不得永远和你在一起的。”

  布桐柔声道。

  “那我们就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好。”

  男人深深地凝视着她,喉结一滚,吻住了她的唇。

  这几天布桐身体有点虚,加上没什么心情,两个人一直没怎么亲热过。

  这会儿布桐虽然累惨了,但还是本能地回应着他的吻,很快难舍难分地吻在了一起...... ...... 第二天一早,两个人送完孩子到学校,便直接去了医院。

  布桐躺在病床上,又被抽走了400毫升的血。

  厉景琛心疼不已,转头望向医生,“实验进展得怎么样了?

  再这么抽下去,我太太支撑不住的。”

  “厉总,实验顺利进行,相信不出一个星期,就能有结果了。”

  医生颔首回复。

  “好,那我再等一周,记住,我要最精准的回复,不想再听到‘疑似’之类的字眼。”

  “是,厉总。”

  布桐今天有点坚持不住,在医院休息了一整天,才恢复了一点气色,去接上孩子回了家。

  晚饭过后,厉景琛被江择一叫去了书房。

  “择一,找我什么事?

  小月牙要我带她去散步,你有事说事。”

  厉景琛看了看表上的时间,催促道。

  “琛哥,你今天白天去哪里了?”

  江择一开门见山地问道。

  厉景琛蹙眉,“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今天路过云端国际,想上去看看你,结果前台的人说你没去上班,还说你现在已经不去云端国际办公了。

  琛哥,之前你说在家准备温故知新的周岁宴我就觉得反常了,现在周岁宴已经结束了,你还是不去上班?”

  厉景琛的眉头拧得更紧,“我工作上的事情你不用管,就算是unusual集团倒闭了,都无关紧要,我就想在家陪着老婆孩子。”

  “unusual集团是你自己的,不想上班当然可以,但是琛哥,这不是你的行事作风,我只是觉得很突然,而且总觉得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