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302章 我去跟他们说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1302章 我去跟他们说

  厉景琛紧拧着眉心,眼底有着一闪而过的痛色。

  布桐有一天拍戏的时候的确割破了手指头,但只是一点小伤,根本不碍事,连医院都不需要去,消了毒贴上创可贴就继续拍戏了。

  而且那个时候,林澈根本没有出现,谁都没有往深了想。

  终究还是他大意了,根本不应该让布桐去拍戏!

  “把解药叫出来,除了布桐,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厉景琛沉声道。

  “厉景琛,我们交手这么多年,我觉得你是了解我的,你觉得以我现在的情况,还会要那些身外之物吗?”林澈长叹了一口气,“你以为我不想死吗?不,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一死了之,可是我不甘心就这么死去,我不能让自己这辈子白活一场,所以我只能这么做,我要桐桐,不管是生还是死,我都要得到她,活着要得到,死了我也要让她陪着我!”

  “林澈,我原本以为,你就算丧尽天良,但起码你对布桐是真心的,起码你不会想要伤害她,可是现在看来,我高估你了,你对不起你口口声声的爱。”

  林澈像是被这话刺激到,双拳恼怒地砸在桌子上,怒喝道,“我的爱轮不到你来评论!总之现在主动权在我的手上,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放我和桐桐走,要么眼睁睁看着她死去......”

  ......

  厉景琛离开监狱的时候,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如应景一般,变得阴沉沉的。

  “总裁,按照您的吩咐,您跟林澈的对话都已经录下来了。”沈彦拿着手机道。

  “发给我,晚上回去开个家庭会议,择一他们也该知道一切了。”厉景琛淡声道。

  “是啊,现在事情已经明了,再瞒下去也不是事,大家要一起照顾太太才行。”

  厉景琛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上了车。

  星月湾。

  布桐窝在主卧的沙发里,看着窗外风雨欲来的天空,心里空落落的。

  她的确是应该开心的,不是阿尔兹海默症,而是有机会治愈的病毒,的确值得开心。

  可是这件事情跟林澈有关,她根本开心不起来。

  因为林澈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折磨厉景琛,他这次一定是有备而来的,不知道接下来,她和厉景琛会面临些什么......

  “轰隆”一声,一个春雷响起。

  布桐被吓得一哆嗦,猛然回过神来,发现窗外已经下起了倾盆大雨。

  她急忙穿上拖鞋跑出主卧,果然听见婴儿房里传来老四撕心裂肺的哭声。

  老四特别怕打雷,一听到雷声就哭,每次都哭得停不下来。

  布桐跑进婴儿房,吴妈已经抱着老四在哄了。

  “知新,妈妈来了。”布桐急忙上前接过了老四,抱在怀里温柔地哄着,“乖,妈妈在这里,咱们不怕。”

  哄了好半天,老四才终于止住了哭声。

  “吴妈,争争他们回来了吗?”布桐这才问道。

  “我打过电话了,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吴妈汇报道。

  “让司机尽量开慢点,安全第一。”

  “放心吧太太,老黄是家里开车最稳的。”

  老黄是负责给布桐开车的,的确最让人放心,布桐不出门的时候,就派他去接孩子放学。

  “先生还没回来吗?”布桐又问道。

  “还没呢,”吴妈见布桐有些担心的样子,道,“要不我给先生打个电话吧。”

  “不了,先别打扰他,他忙完就会回来的。”布桐不知道厉景琛有没有见完林澈,虽然早就想给他打电话了,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林澈目的不纯,她不想再给厉景琛无形的压力。

  “是,太太。”吴妈应了声,便去抱起了老三。

  没一会儿,小月牙吭哧吭哧地跑了进来,一脸担忧的道,“妈咪,打雷了,月牙儿肥来保护弟弟了!”

  布桐被她逗笑,“小月牙真是个好姐姐,弟弟太幸福了,来,亲亲弟弟。”

  小月牙走上前,在老四脸上用力亲了一口,有模有样地开口道,“弟弟乖乖,姐姐保护你哦......”

  布桐心里暖洋洋的,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妈咪,你怎么哭啦?”小月牙一头雾水,认真回忆了一下,道,“月牙儿今天很乖哦,没有闯祸哦。”

  布桐这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急忙擦了擦眼泪,笑着道,“妈咪知道,小月牙最近都很听话,妈咪是看到你对弟弟这么好,开心地哭了。”

  小月牙心疼地摸着布桐的脸,“月牙儿会很疼弟弟哒,妈咪不哭。”

  “嗯,妈咪不哭了,我们抱弟弟下楼,陪哥哥们吃点心。”

  “好。”

  ......

  屋外的雨越下越大,厉景琛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要开饭了。

  他没急着跟布桐说什么,等吃了晚饭后,才把布桐带上了楼,拿出手机给她播放了他和林澈的对话。

  布桐听完,脸色一寸一寸白了下来,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娇美的巴掌脸绷得紧紧的。

  “老婆,接下来唐诗就要安排你去工作了,而且我不去上班,择一已经怀疑了,我们只能说出实情,不能再瞒下去了,这样大家都能好好照顾你。”厉景琛握着她的手商量道。

  布桐点点头,“好,那就告诉他们吧,反正现在已经查出原因了,也有治愈的希望,他们应该可以慢慢接受。”

  “其实我一直没告诉你,爷爷早就知道了,他一手把你带大,早就察觉出你不对劲,所以偷偷去了趟医院,什么都知道了,我们不想让你担心,所以一直没告诉你。”

  布桐愣住,“原来爷爷早就知道了,他一定很痛苦,却还要在我面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你们两个都心疼对方,所以才想方设法为对方着想,老婆,我知道你不想面对他们,没关系,你在这里休息,我去跟他们说。”

  “好,”布桐弯了弯唇角,“你去吧。”

  “乖。”

  厉景琛亲了下她的唇角,起身离开。

  布桐走到窗边,打开了一扇窗户,夹杂着湿意的风迎面吹来。

  厉景琛的确很了解她,知道她不想去面对。

  她不想看到他们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一张张气愤又担心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