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303章 他不死我意难平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1303章 他不死我意难平

  爷爷、择一、晚愉、诗爷......所有人都会为她担心难过,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们。

  隔壁书房,众人听完录音,纷纷震惊得目瞪口呆。

  “林澈?”黎晚愉瞬间记得哭出了声,“林澈怎么还不能消停!他到底还想怎么样!”

  “我就知道一定出了什么事了,”江择一痛苦地捏了捏眉心,“琛哥,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之前忙着找医生,加上没有确定,告诉你们只会让你们担心,现在事情查清楚了,再告诉你们还能让你们少担心一点,这是布桐的意思。”

  慕西临吓得脸色苍白,“景琛,对不起,我不会故意想要杀林澈的,我只是太生气了,他做了那么多坏事,死有余辜,他不死我意难平......”

  唐诗哭着道,“之前说好只是折磨他就好了,要留他一条命的,对他来说活着比死要痛苦多了,你怎么能背着厉总擅自下手呢?你看看,万一你真的弄死林澈了,桐桐可就要跟着遭殃了!”

  “我怎么知道他留了这一手!”慕西临越想越后怕,“林澈这个人城府太深了,我认输了,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他要是这么容易对付,我们现在会被他耍得团团转吗?”唐诗摇着头,“西临,你千万不能再冲动了,从现在起,什么都得听厉总的。”

  “我知道了诗诗,”慕西临望向布老爷子,“老首长,对不起,我差点害了布桐。”

  布老爷子摆摆手,“这不怪你,你心里的怨气我能理解,你想发泄也是正常的,再说了,走到今天这一步,不是你造成的,你没必要道歉,林澈没有死,你也没做什么。”

  黎晚愉看着布老爷子平静的样子,担忧地问道,“表爷爷,您没事吧?”

  “表爷爷早就已经知道了,桐桐是我养大的,她的所有情绪变化,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只是表爷爷也是现在才知道,这一切是是林澈造成的......”

  “表爷爷,我一直是主张不放过林澈的,还好您留了他一条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黎晚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江择一冷静地开口道,“林澈不做没把握的事情,如果病毒这么好清理,他至于这么得意忘形吗?”

  “我也是这么想的,”唐诗赞同,“他现在已经疯了,为了得到桐桐,什么苦都能忍受,怎么可能让我们这么轻易治好桐桐,怕就怕这个解药只有靠他才能得到。”

  “那就撬开他的嘴,叫他拿出解药配方!”宋迟咬着牙,额头上青筋暴跳,“我就不信我没办法让他开口!”

  唐诗摇头,“宋迟,你太小看林澈了,他是个无所畏惧的疯子,现在连桐桐他都能下手,可见他已经彻底疯了。”

  “诗爷说得没错,可是他想得到布桐表妹,他做梦去吧!”黎晚愉紧紧攥着拳头,“我估计他之所以研究这方面的病毒,是想让布桐表妹忘记一切跟他开始新的生活呢,不得不说,林澈的如意算盘打得是真的响......”

  “好了,我只是通知你们,”厉景琛面无表情地开口,结束了他们的对话,“接下来我会一直在家里照顾布桐,她的记忆力越来越差,但是你们在跟她相处的时候,尽量不要把她当成病人,免得她觉得自己拖累了你们。

  唐诗,桐桐之前接的工作她会想要善始善终完成的,你看着接,但是尽量减到最少。”

  唐诗点头,“我明白的,你放心吧。”

  “桐桐现在最怕的,就是你们为她担心,所以你们尽可能不要去安慰她,因为于事无补,她反而还要来安慰你们让你们别担心,大家心照不宣就行了。”厉景琛补充道。

  “好。”

  “知道了表妹夫。”

  “爷爷,”厉景琛最后望向了布老爷子,“桐桐在房间里,你去陪陪她吧,有些话,你们爷孙两个还是要当面说的。”

  “景琛,还是你了解爷爷,爷爷的确是要去陪陪桐桐的。”布老爷子站起身,一瞬之间,仿佛苍老了许多。

  他一边往门口走去,一边自自语道,“我要去陪陪我的宝贝,告诉她,爷爷很坚强,爷爷不会倒下,爷爷始终是她身后的一座山......”

  身后,黎晚愉和唐诗都忍不住捂着嘴巴流泪,连宋迟都受不了了,仰着头强行把眼泪憋了回去。

  ......

  布桐站在窗前吹着风,心情渐渐平复了下来。

  “叩叩叩。”

  门外传来敲门声。

  布桐弯了弯唇角,开口道,“请进。”

  她转过身,看见布老爷子开门走了进来,两个人相视一笑,眼底却都同时氤氲起了雾气。

  “爷爷......”布桐走上前,一把抱住了布老爷子,哽咽道,“对不起......”

  布老爷子紧紧抱着她,“傻孩子,你有什么对不起爷爷的,是爷爷不好,爷爷没有保护好我的宝贝,让我的宝贝受苦了。”

  “我没事,就是有时候记性会突然变差,其他的倒是没什么影响。”

  “好,”布老爷子放开她,“来,我们到这边来坐。”

  “嗯。”

  布桐扶着布老爷子去沙发上做了下来,布老爷子摸着她的手,蹙眉道,“手怎么这么凉?是不是吹风了?”

  “现在的风不冷的。”

  “谁说不冷的,手都凉成这样了。”布老爷子心疼地帮她搓着手,“你跟小月牙一样,从小就喜欢玩雪,一到冬天下雪的时候,就恨不得睡在雪地里,怎么叫也叫不回来。

  然后一进屋,就跑到爷爷面前撒娇,说自己的手冷,爷爷就是这样帮你搓手取暖的,结果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居然还嫌弃爷爷的手太粗糙......”

  布桐“噗”的一下笑出声,“爷爷,我小时候不懂事嘛,不知道您这双手创造了和平,给多少人带来安稳的生活。”

  “从你出生那天起,爷爷就再心里发誓,以后爷爷这双手,只属于我的宝贝桐桐,我要牵着她的小手,陪着她慢慢长大,看着她结婚生子,然后我也可以安心地去找你奶奶了......”布老爷子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桐桐,爷爷认输了,爷爷做不好心理建设,爷爷没有办法白发人送黑发人地失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