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305章 要回布宅住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晚愉啊,今天下雨,你们路上注意安全。”

  布老爷子叮嘱道。

  “知道了表爷爷,有几个小宝贝在,我肯定会加倍小心的。”

  布老爷子乐呵呵地笑着,“我们家晚愉以前大大咧咧的,现在越来越细心了,连温故知新都照顾得特别好。”

  黎晚愉被夸得得意了起来,“那是,只是我现在越来越忙,没有特别多的时间可以陪着他们而已。”

  “不急,工作要紧,你自己也说了,要等到事业有成才考虑结婚,以后还怕没机会回归家庭吗?”

  “是的表爷爷,我会努力的。”

  布桐看着他们有说有笑的样子,心里踏实了很多。

  她改变不了生病的事实,但是希望家里人都能过正常的生活,不要因为她而笼罩在阴霾之中。

  几个人吃完早餐,黎晚愉给江择一打包了点吃的,带着几个孩子出了门。

  布桐目送他们离开,跟布老爷子回了屋。

  “爷爷,我去陪温故知新了。”

  “你去吧,你孔爷爷一会儿过来玩,爷爷在这等着招呼他。”

  “嗯,等孔爷爷来了,您叫我。”

  “好。”

  布桐上了楼,经过厉景琛的书房门外,看见门虚掩着,听见里面传来沈彦的声音。

  “总裁,医疗团队正在扩充人手,我们已经在联系医学界所有对稀有病毒有研究的专家,很快就能来帝都集合。”

  “现在必须两手抓,医疗团队这边要抓紧,林澈那边也不能松懈,既然事情已经挑明了,他不会让自己继续在牢里待着的,很快会提出要求。”

  “......” 门外,布桐没有再继续听下去,悄悄帮他们关上了门,去了婴儿房。

  不是她不关心,而是想把时间和精力多放在更重要的事情上。

  而且她如果太过于关注这件事情,反而会给厉景琛带来无形的压力,所以当甩手掌柜没什么不好。

  书房里,沈彦还在汇报,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抱歉,总裁,”沈彦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眉心一蹙,“是监狱那边打来的!”

  厉景琛并不意外,“接吧。”

  “是。”

  沈彦接起了电话,听完对方说的话,回了句,“我知道了,晚点会回复你的”,便挂上了电话,急忙汇报道,“总裁,不出您所料,林澈跟狱警说,让他们联系您,说他要出狱。”

  厉景琛眸光渐深,“就只说要出狱?”

  “不是,他还说要最好的假肢和轮椅,还有......”沈彦犹豫了一下,如实开口道,“他说要回布宅住。”

  男人的眸光一沉,深邃的双眸里迸射出一道冰冷刺骨的寒意。

  “总裁,我们现在处在被动,但是为了太太,林澈这边不得不先顾着......” “其他的我都能答应,回布宅不可能,给他安排酒店。”

  厉景琛冷声道。

  “是。”

  林澈入狱没有走法律程序,甚至连户籍都没有恢复,所以他现在依旧是一个“死人”,把他送进监狱或者捞出来都是轻而易举的。

  下午,林澈便从监狱离开,沈彦亲自去接,把他送到了unusual集团旗下的酒店。

  林澈转动着轮椅,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微笑着道,“我说了,我要回布宅住。”

  “我们家总裁也说了,不可能。”

  沈彦怼了回去,“你愿意在这住就住,不愿意我们也不强求。”

  林澈淡淡一笑,“行,我倒想看看,厉景琛还能坚持多久才会来求我,我要的轮椅和假肢呢?”

  “明天会有专业的人士来为你量尺寸,量身定做。”

  沈彦咬牙道。

  “你很忠心,”林澈突然转移了话题,“其实我一直不懂,厉景琛究竟有什么魅力,能收服你们这一条条忠心的狗,你,宋迟,甚至连慕西临和唐诗,都对他忠心耿耿的。”

  “我们就算是狗,也活得光明磊落,比你强,”沈彦拿了一个手机扔给他,“在这好好待着吧。”

  林澈拿着手机,忽的笑了笑。

  厉景琛,为你筹备的这出好戏才刚刚开始...... ...... 布桐剩余的工作并不多,之前复出的时候接了两个广告,唐诗已经联系解约了,但是对方并不想解约,问清楚是布桐想要隐退才解约之后,更加不同意,并且承诺后续的工作不需要布桐复出,只要在各大社交平台上宣传就可以。

  布桐隐退就意味着不会再接任何工作,而这个时候继续代的产品无疑会成为她演艺生涯最后的宠儿,所创造出来的价值是违约金没法媲美的,品牌方自然不愿意解约。

  这样的事情对双方都好,所以唐诗没有拒绝。

  代的活动不需要出席,就只剩之前拍的电视剧,距离开播时间还有一阵子,所以并没有布桐的工作。

  布桐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放心,跟唐诗商量道,“要不我还是发一个声明,告诉大众我要退出娱乐圈的事情吧,这样以后我如果出席不了活动,粉丝们也不会觉得意外。”

  “桐桐,你真的想好了吗?

  我还是觉得,你不能做这么坏的准备,厉总那边已经在想办法了,你身体里的病毒一定可以清理掉的。”

  布桐笑着摇了摇头,淡然的道,“我不是在做最坏的准备,就算我度过了这个难关,也是要退圈的,不管我还能活多久,我都想把时间留给我的家人。”

  “桐桐,你......”唐诗叹了一口气,“好吧,反正你早就决定要隐退的,发声明是早晚的事情,发了声明也好,最起码粉丝不会挤破脑袋去抢见面会的门票。”

  布桐抱着抱枕,怅然若失,“其实我难过的是,当我决定隐退回归家庭的时候,我却生病了,我知道景琛一定会想方设法救我的,但还是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桐桐,人生如戏,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从我入行以来,拍的戏都是喜剧收尾的,我相信我的人生也不会例外,”布桐笑着道,“我相信我一定不会死的,我一定可以和景琛白头偕老......” “你能这么想就对了,我也相信,”唐诗拍了拍她的手,“对了,我听西临说,林澈已经出狱了,现在住在酒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