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309章 桐桐,你来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小月牙不笑了,急忙跑上前扶起老四,抱着他安慰道,“弟弟乖乖,姐姐不笑你了,姐姐疼你哦” 老四破涕为笑,咿咿呀呀地开口,不知道想表达些什么。

  布桐和厉景琛相视一笑,幸福地抱在了一起。

  坐在一旁的老三专心玩着乐高,对周围的一切不为所动。

  “温故,”布桐温柔地叫着他的名字,“妈妈想要抱抱你,你走到妈妈这里来好不好?”

  她总觉得老三太高冷了,以前没觉得有什么,孩子有孩子的性格,不能强行改变,而现在,她只想争分夺秒地跟他多亲近一些。

  两个孩子实在太小了,万一她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他们恐怕连她这个妈妈长什么样都记不住,这是让她最难过的地方。

  老三听到妈妈的召唤,犹豫了一下,扔下手里的乐高玩具,爬起身冲着布桐走去。

  老三跟老四不一样,每一步虽然都走得很慢,但是很稳,很快安全地走到布桐面前。

  布桐一把抱住他小小的身子,在他脸上亲了亲,“温故,你学学弟弟,多笑笑,多跟哥哥姐姐一起玩,不要总是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好不好?”

  老三不吭声,布桐觉得他也不一定听得懂,把他抱在怀里喂他吃水果。

  老四一看爸爸妈妈都在照顾哥哥,醋坛子瞬间打翻了,迈开小短腿冲着布桐走去,等在布桐怀里坐好之后,抬起肉乎乎的小手,用力朝着老三脸上拍去。

  众人:“” “厉知新,谁教你打人的。”

  厉景琛严肃地看着他。

  老四瘪了瘪嘴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哎哟,不哭不哭,”布老爷子心疼地上前抱起老四,“咱们知新不是故意的对不对?

  不哭了啊。”

  “爷爷,您不能这么惯着他的,他刚刚就是故意的,因为吃醋就打人,这是不对的。”

  布桐严肃道。

  “他们还这么小,慢慢引导,不能凶的。”

  布老爷子坚持护着。

  “爷爷,他是小,可是什么都懂,刚刚就是因为不满我对老三好才这样的,这个问题很严重,必须现在就告诉他,这是不对的,必须改正,您现在护着他,他会觉得这件事情无关紧要,下次还会继续这么做的。”

  布桐也坚持自己的态度。

  老三不喜欢跟人亲近互动,所以平时大家的确都跟老四玩得比较多,老四也一直习惯了,可是没想到她跟老三一亲近,老四就吃醋打人,这肯定不行。

  布老爷子想了想,还是觉得布桐的话有道理,低头看着怀里正在痛哭的老四,开口道,“知新,妈妈说得没错,你刚刚是不对的,太爷爷也护不了你,你必须改正。”

  老四见太爷爷一脸严肃,哭得更凶了。

  “这孩子真的是被惯坏了,以为哭就能解决问题,”厉景琛一把将老四从布老爷子怀里抱了出来,放在一旁的地上,“你哭吧,不改正错误只会哭,不会有人理你。”

  老四哭得撕心裂肺,洪亮的哭声响彻整个公园。

  布桐虽然心疼,但只能忍着,关于孩子的教育问题,的确马虎不得。

  老四哭了几分钟,见没有人搭理他,哭得也有些累了,渐渐止住了哭声,趴在地上一点点往布桐身边爬去,钻进她的怀里,紧紧抱住她。

  布桐的心都快被他的动作萌化了,低头亲了亲他布满泪痕的脸蛋,道,“爸爸说的话你要听,打人是不对的,不管是对哥哥还是别人,都不能轻易动手,不然就不是好孩子,大家都不会喜欢你了。”

  老四不说话,委屈地往她怀里窝了窝。

  “好了,看样子我们知新知道自己错了,不哭了,去跟哥哥姐姐玩吧。”

  老四不肯撒手,在布桐怀里撒了会儿娇,这才恢复了笑脸,爬去跟小月牙他们一起玩。

  布桐看着几个孩子,脸上扬起了温柔的笑容,“真羡慕他们,无忧无虑的,饿了就吃,困了就睡,难过了就哭,开心了就笑,希望他们可以一直这么无忧无虑下去,就算是长大了,也少经历点风雨。”

  “老婆,咱们也是第一次为人父母,有不周到的地方是正常的,慢慢来。”

  “嗯,希望我还能有时间慢慢变成一个好妈妈。”

  布桐敛了敛思绪,转头望向身旁的男人,“林澈的事情,你准备得差不多了吗?”

  “准备好了,明天你就可以去找他。”

  布桐挑眉,“所以今天你带我们出来玩,算是犒劳我?”

  男人低低哑哑地笑出声,“嗯,必须得先给颗甜枣贿赂老婆才行。”

  “好吧,看在你刚刚跟我站在同一阵线教育孩子的份上,我明天好好表现。”

  厉景琛亲了亲她的眉心,“老婆是影后,演戏是信手拈来的事情,我绝对相信你。”

  布桐在他怀里笑靥如花,“哇,厉先生,你给我戴高帽这招很厉害啊,看来明天我不成功都不行了。”

  男人笑着,眉眼间却弥漫着一丝凝重,“嗯,所以你必须成功。”

  林澈被安排在unual集团旗下的七星级酒店,高层标准的套间里,每一处都彰显着奢华尊贵。

  林澈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繁华的帝都,嘴角勾起了一个苦涩的笑意。

  所有人都觉得他坏透了,千刀万剐死不足惜,可是又有谁知道,他要的东西其实并不多 突然传来的门铃声打断了林澈的思绪,他敛了敛神,迈着沉稳的脚步去开门。

  门打开的一瞬间,林澈觉得老天爷是眷顾他的,把他刚刚一直在想的女孩送到了他的眼前。

  “桐桐,你来了。”

  林澈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生怕这是自己因为思念过度而产生的幻觉。

  布桐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直接抬脚走了进去。

  林澈的唇角勾起一个不自觉的笑意,浅浅的,又是小心翼翼的,透着不敢表现得太明显的欣喜。

  他关上门,转身跟了进去,看着布桐站在落地窗前的背影。

  她穿了一件白色的薄毛衣,搭配一件深色的百褶半身裙,脚上是一双黑色的平底过膝靴,衬得她的腿修长笔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