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310章 你对我做了什么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桐一头黑色的长卷发已经快要及腰,发质极好,少女感十足又不失慵懒的味道。

  “桐桐......”林澈走上前,抬手刚要去触碰她的肩膀,女孩便倏地转过身来,防备地看着他。

  林澈的手尴尬地僵在空中,心脏微微刺痛了一下,缓缓收回了手,微笑着开口道,“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是怎么心安理得地在这里生活的,”布桐垂眸看了看他的腿,“看样子,你的确过得不错。”

  林澈脸上的笑意不变,“厉景琛吩咐做的假肢,自然是世界上最好的,我很满意。”

  布桐点点头,“满意就好。”

  “桐桐,你今天来,是想打我还是骂我,我都受着,”林澈深深地凝视着她的脸,“我知道你恨我,你恨透了我,可是我不在乎,桐桐,我没想要伤害你的,你跟我走,我会让你活下去的。”

  布桐良久没说话,淡淡地看着林澈。

  林澈见气氛僵持,刚想开口,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林澈微微蹙眉,“桐桐,是厉景琛来找你了吗?”

  “他不知道我来这里了,是我叫的餐。”

  布桐过去开门,服务生推着餐车跟在她后面走了进来。

  等服务生摆好了食物,布桐来到长方形餐桌的一端坐下,拿起红酒轻抿了一口。

  林澈犹豫了一下,在她对面坐了下来,有些不解地看着她,“桐桐,你应该没什么心情来跟我吃饭吧?”

  “的确没心情,”布桐拿起刀叉切着牛排,自顾自吃了起来,“我今天来,是想跟你有个了断,所以必须用食物和酒稳定自己的情绪,不然我怕我说不了几句话就忍不住打死你。”

  林澈眉心微拧,拿起酒杯,喝了一大口红酒。

  “桐桐,你就这么恨我,连考虑都不想考虑跟我走,只想跟我一刀两断,对吗?”

  “我们早就一刀两断了,是你一直不肯放过我,”布桐淡笑道,“我很好奇啊,你对我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感情,才会这么走火入魔的......” “什么样的感情?”

  林澈将高脚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轻轻晃动着,思绪仿佛跟着杯中的红色液体,变得缥缈了起来,“桐桐,我也不止一次地问自己,我为什么不能放下你,为什么不能放过你,也放过我自己...... 可是难啊,太难太难了,有些东西,一旦在骨子里扎了根,就无法再拔除,你如果真的要问我有多爱你,我只能说,我对你的爱,一点都不比厉景琛少。”

  “桐桐,”隔着一张长桌,厉景琛深深地凝视着她,“我愿化身石桥,受那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只求你从桥上经过......” 布桐拿着刀叉的指尖微僵,冷声道,“可是你以为的深爱,却让我恐惧,让我拼了命地想要逃离,你的爱成为了我的噩梦。”

  “桐桐,你怎么知道跟我走你不会幸福呢?”

  林澈无比真诚地看着她,“一次,我只要一次的机会,只要你跟我走,我会倾尽我的全部,给你带来快乐,我会让你知道,我不会比厉景琛差,我给你的,不会比厉景琛给的少。”

  “那爷爷怎么办?

  我的孩子怎么办啊?”

  布桐蹙眉,“你如果真的了解我,就知道我无法丢下他们。”

  “我知道,我会有办法,不会让你痛苦的。”

  “什么办法?”

  布桐笑了笑,“让我失忆,彻底忘记他们?”

  “这个你不用管,总之我一定会有办法的,桐桐,你相信我,我不会让你痛苦的。”

  布桐继续吃着牛排,“我不会跟你走的,永远不会,就算是死,我也不会离开星月湾,不会离开我的丈夫和孩子。”

  林澈的眉眼阴冷了几分,“桐桐,人活着才有希望,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你真的以为,你死了还能记得厉景琛吗?

  不,那些都是虚的,谁知道自己下辈子是人是畜,只有活着的这辈子,才是可以掌控的。”

  “可是我不愿意被你掌控,”布桐淡笑道,“我不愿意让自己的命运,掌控在你的手里,林澈。”

  “桐桐,你很少这么叫我,”林澈喝了一口红酒,嗓音里透着一抹疲惫,“你一直都是叫我澈哥的,从小叫到大。

  其实我一直以来,都不希望你叫我澈哥,而是以妻子的身份叫我的名字,做梦都在想,桐桐,我......” “你不会等到那一天的,”布桐打断他的话,“我说了,我宁愿死,也不会跟你走。”

  林澈握着酒杯的手忽的攥紧,深邃的眼底酝酿着怒意。

  布桐斯条慢理地吃了半分牛排,又吃了几口沙拉,拿毛巾擦了擦嘴巴,优雅地坐在那里,面无表情地看着林澈。

  林澈敛了敛心底的怒意,”桐......“ 他刚开口,便感觉眼前一片晕眩,浑身失去了力气,动弹不得。

  敏锐如林澈,不可能没察觉到什么,急忙望向了对面的女孩,“桐桐,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不是说了吗,我今天来,是跟你做一个了断的。”

  布桐淡淡一笑,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提包,从里面拿出针管和药水。

  “桐桐,你要杀我?”

  林澈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不,你不会这么做的......” “我为什么不会?

  因为我善良?”

  布桐反问道,“你伤害了我多少次,你数得清吗?

  哪一次是值得原谅的!”

  “不,我死了你就真的彻底没救了桐桐!”

  林澈歇斯底里地吼道。

  “所以你认准了我不想死,对吧?”

  “......就算是你不怕死,厉景琛也不会舍得让你死的,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允许你杀我!”

  “所以我是瞒着他来找你的呀,”布桐的眸光一点点变得冷漠而凌厉,“万一他的医疗团队真的研究不出来解药,他就只能被你牵着鼻子走了,我不要让我的丈夫受这样的威胁和支配。”

  林澈痛苦地看着她,“所以你宁愿断了自己的后路,不惜让自己的双手染上血,也要杀了我,对吗?

  就因为怕他会受到威胁,你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顾了!桐桐,你何时能像对他这样来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