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311章 我爱你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这个话你问了不止一遍,我也回答了不止一遍,可是你始终听不进去,”布桐站起身,拿起针筒一步一步缓缓走向他,“林澈,我累了,不想再跟你纠缠不清了,从现在开始,你再也不会威胁到景琛了......” “桐桐,你不能这样对我......”林澈的瞳孔骤然紧缩,“我可以死在任何人手里,但是绝对不能死在你的手里!你不要这样对我,当我求你......” “你求我?”

  布桐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冰冷地笑出声,“哀求有用吗?

  那我现在如果求你,把解药交出来,你会愿意吗?”

  林澈的唇角微抿,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不会愿意的,我也知道你拖着这副残躯,根本不怕死,可是很巧的是,我也不怕,所以我断了你这条退路,把命交给医疗团队,能救就救,不能救大不了一死,总之,我再也不要受你的威胁了。”

  “桐桐......”林澈瞪大了双眼,眼睁睁地看着布桐把针管扎进她的脖子里,蓝色的液体一点点注射进去。

  “林澈,这个药水会让你走得格外痛苦,算是对你最后的惩罚了,反正你已经是一个被消了户籍的人了,就算死了也不会有人追究,你放心地去找你的父亲和林湛吧。”

  布桐一抬手,将针管拔了出来。

  “啊!”

  林澈惊呼一声,摔倒在地上,痛得直打滚。

  身体的疼痛他还能承受得住,难以承受的,却是内心的痛。

  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死在布桐的手里,这个他这辈子唯一爱着的女孩! 林澈的意识渐渐变得涣散,睁着眼睛,不甘地看着布桐,“桐......桐桐......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可是我恨你,”布桐蹲在地上,强忍着眼泪,咬牙道,“我恨死你了,你为什么不能放过我,为什么!”

  “我......我爱你......”林澈反复重复着这句话,视线渐渐变得涣散。

  “砰”的一声,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厉景琛大步走了进来,将布桐扶起退到了一边,冲着身后跟进来的小丁使了一个眼色。

  小丁很快走上前,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怀表,给林澈催眠。

  林澈正是情绪崩溃的时候,催眠很成功,小丁很快引导着问道,“林澈,救布桐的解药在哪里?”

  林澈已经完全被操控,双眼无神,嗓音没有丝毫的情绪,像是一个木偶,机械地开口道,“没有解药,除非她跟我走,才会得救......” “怎么可能没有解药?

  你现在听我的,起来去把解药找出来交给我。”

  “真的没有,我要布桐跟我走,她只有跟我走才能得救。”

  小丁继续道,“如果没有现成的解药,一定会有配方的,你把解药配方写出来。”

  “没有配方,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能救布桐,我是她唯一的希望,我要布桐跟我走,跟我走......” 小丁抬头望向厉景琛,着急的道,“姑爷,不行啊,现在的情况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林澈说的的确是实话,根本没有解药,第二种,是他意志力实在太强大了,即使被催眠了,也有能力让自己不说实话。”

  厉景琛眸光幽深,“第二种的可能性有多大。”

  “会比较大,像是林澈,或者是您,意志力格外强大的人,都是能抗拒这种催眠的。”

  厉景琛闭了闭眼,道,“想办法让他忘了被催眠的事情。”

  “他不会知道自己被催眠过的,正常情况下,他的记忆会停留在被催眠之前。”

  “知道了。”

  ...... 从酒店出来,已经是晚上八点多。

  回星月湾的车上,布桐疲惫地靠在椅背上,扭头望着车窗外飞速掠过的风景。

  “老婆,”男人温柔地握住了她的手,“你刚刚没吃饱吧?

  想吃点什么,我打电话回去叫厨房准备。”

  “都行,”布桐心不在焉地应了声,“清淡点的吧。”

  “好。”

  厉景琛没有打电话,静静地盯着她的后脑勺看了看,缓声开口道,“老婆,别胡思乱想,嗯?”

  “没有,我只是在想,万一林澈说的话是真的呢?”

  布桐这才转过头来,平静得像是在说着一件跟自己无关的事情,“万一真的没有解药呢?”

  “不会的,林澈最想要的是得到你,没有解药你就会死,他不会这样让你死的,所以不可能没有解药,解药一定存在。”

  “可是如果连小丁的催眠都不能让他交出解药,我们就对他束手无策了,你也看到了,他什么都不怕的。”

  “我会继续想别的办法,你只要乖乖在家里休息就好。”

  布桐弯了弯唇角,“我一直很乖呀。”

  “老婆表现很棒。”

  布桐笑着靠进了他的怀里,没有让他看见自己脸上的失落。

  她多想拿到解药,解除这一次的危机。

  虽然已经料到了没这么容易,但她还是无比失望和沮丧。

  厉景琛抱着她,低头亲吻着她的发心,缓缓闭上了眼睛。

  夫妻这么多年,他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她的情绪,只是她不说,他也不能挑破,免得让这种失望被摆到明面上来,她还要想办法去化解。

  她怎么舒服就怎么来,他都配合。

  酒店里的结果,刚刚善后的宋迟已经告诉星月湾的人了,所以两个人回到家的时候,大家并没有询问,跟平时一样,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跟布桐聊着别的事情。

  布桐在客厅里坐了会儿,便和厉景琛去了餐厅吃东西。

  客厅里,布老爷子脸上的笑容渐渐消散,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爷爷,您别难过,我们另外再想办法,”江择一拍了拍布老爷子的肩膀,“琛哥一定会有办法的。”

  布老爷子摇着头,“景琛压力大,我们也想不出别的办法,的确全得指望他一个人了。”

  “林澈就像一个无懈可击的铁桶,找不到丝毫的切入点瓦解他,咱们想不到办法也算是正常的,但是我一直相信,老天爷不会这么残忍,把桐桐从咱们身边带走,爷爷,这个时候我们必须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