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313章 把我也忘了吗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黎晚愉乖巧的道,“所以我很幸运啊,虽然眼瞎过,但是好在及时复明了,才看到了你。”

  “只可惜,桐桐就没这么幸运了,被林澈爱上,才会承受这样的折磨,”江择一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我得去找一趟琛哥。”

  “你去吧,我去看看布桐表妹。”

  “好。”

  ...... 江择一来到书房的时候,厉景琛正坐在沙发上打电话,等他挂上了电话,才开口问道,“琛哥,是医院打来的电话吗?”

  “嗯,我问一下进展。”

  厉景琛抬抬手,示意他坐下。

  江择一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琛哥,刚刚林澈给我打电话了。”

  厉景琛没有丝毫意外,“他应该是想给桐桐打的,但是我早就拿桐桐的手机把他的号码拉入了黑名单,他打不进去。”

  “琛哥,不得不说,你跟林澈都很厉害,也都很了解对方,林澈已经猜到你找小丁催眠他的事情了,他还说他父亲从小给他训练过,他不容易被催眠,看样子小丁的猜测没错。”

  “也就是说,解药是真实存在的。”

  “是,他也承认了解药的存在。”

  厉景琛俊美的脸上没什么多余的情绪,“只要是存在的就好,起码有希望可以找出来。”

  “琛哥,你脸色不好,是不是又出什么事情了?”

  男人往沙发后背上一靠,疲惫地闭上了眼睛,“桐桐的记忆里在加剧退化,从几天一次到现在一天几次,而且忘得越来越彻底,连反应能力都下降了,偏偏这是一种未知病毒,不能轻易用药。”

  江择一揪心不已,“医疗团队那边怎么说的,预计什么时候能研制出解药?”

  “他们不敢保证,说得直白点,就是毫无头绪。”

  江择一怔住,“怎么会这样,琛哥你找的已经是全世界最好的医生了。”

  “所以林澈这么自信,不是没有道理的,”厉景琛的眸光冷了下来,“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不会跟我斗。”

  “琛哥,既然解药存在,那一定是被林澈藏起来了,我们挖地三尺地去找。”

  “我已经让宋迟去找了。”

  “琛哥的动作果然比我快,希望能有收获吧,不过我担心的是,不会这么容易找到。”

  “这是肯定的,以林澈的心智,哪有这么容易被找到,让宋迟去试试吧。”

  “嗯,现在只能是这样了,”江择一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琛哥,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吩咐。”

  厉景琛有点走神,隔了好几秒钟,才像是听到了江择一的话,回复道,“暂时没什么,帮我多照顾好几个孩子,桐桐现在需要我时刻陪着。”

  “我会的,你放心吧。”

  ...... 一连一个礼拜过去,医疗团队和宋迟那边都没有任何进展。

  宋迟已经把林澈诈死之后待过的地方仔仔细细搜查了个遍,始终没有收获,一时之间陷入了僵局。

  清晨,布桐缓缓睁开眼睛,眼底透着几分茫然。

  她缓缓转过头,看见身旁抱着她的男人,瞳孔骤然紧缩了一下,脸色倏地一白,一边爬起身一边惊呼出声,“啊!”

  厉景琛睁开眼睛,急忙坐起身来问道,“老婆,你怎......啪!”

  厉景琛的话还没说完,一个耳光便重重地甩在他的脸上。

  “你是谁啊!为什么会跟我睡在一起!”

  布桐惊恐地看着他。

  厉景琛怔住,“老婆,你把我也忘了吗?”

  “谁是你老婆!”

  布桐扯着被子护住自己,“你不许乱叫,我根本没有结婚!”

  “那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我当然记得,我是布桐,我现在问的是,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厉景琛心疼地看着她,“布桐,这里是星月湾,是我们的家,我是你的丈夫,厉景琛。”

  “星月湾?

  厉景琛?”

  布桐摇着头,“我不记得我结婚了,我是什么时候结婚的......” 厉景琛转身,去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了结婚证,打开放在她的面前,“布桐,你今年26岁了,我们结婚六年了,除了收养了两个儿子,我们自己生了一个女儿和一对双胞胎男孩。”

  “什么......”布桐彻底愣住,震惊地看着面前这张陌生男人的脸,“我都有孩子了?”

  “老婆,”厉景琛放下结婚证,握着她的双肩,“你生病了,所以才会忘记我,你放松一下,很快就能想起来的。”

  布桐紧紧抓着自己的头发,怎么也回忆不起来。

  “老婆,你别想了,放松,躺下休息,我叫医生上来。”

  厉景琛扶着她躺下,拿手机打了电话。

  挂上电话后,厉景琛去穿上了衣服,没过几分钟,夏晴便匆匆敲门走了进来,“先生,我已经给医疗团队打电话了,太太,您先放松,不要紧张,会想起来的。”

  布桐不认识眼前这个女人,问道,“我爷爷呢?

  澈哥呢?”

  厉景琛呼吸一滞,喉结滚了滚,沉声道,“爷爷在楼下房间里,至于林澈......桐桐,这些年,很多东西都物是人非了。”

  布桐不明白他的意思,也没有追问,闭上眼睛休息。

  她虽然对这里十分陌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自称是她丈夫的男人给她的是一种很踏实的感觉。

  她心里很急很乱,但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安全感,所以才能安心在这里躺着,不然她应该早就想办法逃跑才对。

  没一会儿,房门突然被敲响,传来小月牙奶声奶气的声音,“爹地妈咪,起床啦,送月牙儿去上学啦。”

  布桐缓缓睁开眼睛,疑惑地望向厉景琛。

  “是我们的女儿,小月牙,大名叫厉星辰,名字都是你起的,”厉景琛温柔地看着她,“老婆,女儿还小,你别吓到她,我让她进来,你别表现出你不认识她的样子,好吗?”

  布桐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厉景琛看了夏晴一眼,夏晴很快去开门,让小月牙进来。

  “咦?

  晴姨姨怎么在我爹地妈咪的房间里呀?”

  小月牙好奇地问道。

  夏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便被厉景琛抢了话,“妈咪身体不舒服,晴姨姨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