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319章 我跟你走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你的丈夫叫厉景琛,unusual集团的总裁,他很爱你,你也很爱他,爱到什么程度呢?

  如果你死了,他不会独活,会追随你而去...... 布桐,你不怕死,你的丈夫也不怕,可是你们如果一死了之,爷爷和孩子们将会无所适从,尤其是爷爷,他年纪大了,因为你的事情身体已经垮了,如果你死了,他也活不下去,你可以死,但是你不能不考虑爷爷......” 布桐擦了擦脸上的眼泪,难过得不能自己。

  那天在医院,她再次偷偷跟上了厉景琛和江择一,支走了门口的保镖,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因为她不止一次地感觉到,厉景琛的情绪有点不对劲。

  不是因为找不到解药没办法救她而不对劲,毕竟他们已经做好了同生共死的准备,决定坦然面对死亡,而是她能感觉到厉景琛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果不其然...... 她从来没有想到过,爷爷和择一会有这样的想法。

  她震惊极了,但是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换成是她,也会不惜一切代价,让自己的亲人活下去的,而不是在明明知道能治愈的情况下,眼睁睁看着她死去。

  而这个决定,对爷爷和择一来说都是无比艰难的,所以爷爷才会一次次面对厉景琛欲又止说不出口。

  厉景琛早就猜到了,所以他才会那般痛苦。

  他最怕的事情,莫过于跟她分离,更别说是亲自做出决定跟他分离。

  她想了很久很久,才决定去找林澈救自己。

  正如江择一说的,死特别容易,活着才是最难的,可是人生在世,很多时候,都要选择艰难的路去走。

  这个决定,她不想让厉景琛下,所以只能自己偷偷进行。

  布桐擦了擦脸上的眼泪,继续道,“布桐,不知道你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会是在哪里,面临着什么样的处境,但是你一定要记住,林澈是你的敌人,你这辈子绝大多数的苦难,都是他带来的,你千万不能轻信他的任何话,记住,你一定要回家,找到你的丈夫......” 布桐说完,便关掉了仪器,取出里面一个小小的东西,装进了一条低调简约的钻石项链里,戴在了脖子上。

  布桐收起所有东西,去了隔壁的房间,看了看几个孩子。

  今天是周末,严争和亮亮他们都在家里,这会儿正在午睡。

  布桐去帮他们盖好被子,坐着陪了他们一会儿,才起身离开,去了小月牙的房间。

  小月牙不听话,不肯午睡,在床上抱着洋娃娃正在跟它说话,见布桐进来,立刻扬起了灿烂的笑脸,“妈咪!”

  “乖,”布桐走上前,抱住了她,“小月牙怎么不睡觉啊?”

  “月牙儿睡不着,月牙儿一点都不困。”

  “可是中午好好睡一觉,才会有精神玩呀,妈咪陪着你睡,好不好?”

  “好呀妈咪。”

  小月牙放下手里的洋娃娃,爬进了布桐的怀里,“月牙儿最喜欢妈咪陪着了,月牙儿想跟妈咪一直在一起,一秒钟都不要分开......” 布桐的心都快疼死了,强忍着眼里的泪水,微笑道,“妈咪也不想喝小月牙分开的,小月牙答应妈咪,如果妈咪不在家,你要听太爷爷和爹地的话,不能闯祸,好不好?”

  “好哒妈咪,月牙儿会乖乖听话的哟。”

  “乖,”布桐亲吻着她的额头,“妈咪爱你,好爱好爱你。”

  小月牙幸福地笑出声,“月牙儿也爱妈咪,月牙儿亲亲妈咪......” 小月牙很快被布桐哄睡着,布桐躺在公主床上抱着她,迟迟舍不得松开。

  但是她不能心软,她只有活着回来,才能继续陪着孩子们长大。

  良久,布桐才放开了小月牙,帮她盖好被子,去隔壁看温故知新,然后像没事人一样,拎着包下楼出门。

  “太太,您要去哪里?”

  吴妈迎上来问道。

  “我想去逛街。”

  “好的,我让保镖送您去。”

  “不用了,”布桐开口拒绝,“钱进会送我的。”

  “有钱进在我当然放心,太太,路上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放心吧,我会的。”

  布桐冲着她笑了笑,很快出了门。

  布桐坐上红色法拉利的副驾驶座上,抬手给自己系上了安全带,“走吧。”

  “小姐,我还是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和姑爷商量的。”

  驾驶座上钱进担忧的道。

  布桐蹙眉,“你难道还是不懂,说了就没办法实行的道理吗?

  你让他怎么点头答应我去找林澈?”

  “可是你就这么走了,姑爷会接受不了的。”

  “我知道他接受不了,但是我别无选择,我死了不要紧,但是我不能不管爷爷,钱进,他是我的爷爷,我不能不管他......” “我知道,我也不希望老首长出事,所以才会答应帮您的。”

  “我就知道你会听我的,”布桐敛了敛思绪,道,“你不是已经查清了吗,择一已经暗中下手,给林澈用了药,他不能对我怎么样的,等我拿到了解药,就会回来。”

  “可是小姐,林澈既然这么有信心,能把你带走,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让您回来?”

  “钱进,”布桐扭头看着他,平静的道,“我现在不去的话,很快就会死,我死了,景琛会死,爷爷也会死,这是你想看到的结果吗?

  如果你想,你现在就可以给景琛打电话告诉他一切,可是我告诉你,我不怕死,但是我怕景琛和爷爷死,你懂了吗?”

  钱进的双手紧紧攥着方向盘,思忖片刻,点头道,“好,我送你去,并且想办法拖住家里人。”

  ...... 红色法拉利来到酒店楼下的时候,乔装打扮过的林澈刚好从里面走出来。

  钱进下了车,布桐来到驾驶座上,等林澈一上车,布桐便驱车离开。

  “桐桐,你要带我去哪里?”

  林澈摘下头上的鸭舌帽,问道。

  “你不是想带我走吗?

  我跟你走。”

  布桐冷然回答。

  “......你真的想清楚了?”

  “我不想回答这种没意义的问题,”布桐专心开着车,娇美的脸蛋绷得紧紧的,“我相信你一定做好了带我走并且不被任何人找到我的方法,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