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337章 反目成仇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桐被吓了一大跳,这是什么黑科技?

  画面中的她很快开始说话“你叫布桐,今年26岁,帝都人,职业是演员,家住星月湾,你的家庭很圆满幸福,有一个爱你的丈夫,有几个很可爱的孩子。 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你可能会不记得这些事情了,因为你被一个叫林澈的人下了一种病毒,这种病毒会让你失忆,然后走向死亡,而唯一的解药,就在林澈的手上,他的目的是为了得到你,满足他丧心病狂的爱,而你之所以录下这些话,是因为你要一个人去找他,得到解药 你的丈夫叫厉景琛,unual集团的总裁,他很爱你,你也很爱他,爱到什么程度呢?

  如果你死了,他不会独活,会追随你而去 布桐,你不怕死,你的丈夫也不怕,可是你们如果一死了之,爷爷和孩子们将会无所适从,尤其是爷爷,他年纪大了,因为你的事情身体已经垮了,如果你死了,他也活不下去,你可以死,但是你不能不考虑爷爷 布桐,不知道你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会是在哪里,面临着什么样的处境,但是你一定要记住,林澈是你的敌人,你这辈子绝大多数的苦难,都是他带来的,你千万不能轻信他的任何话,记住,你一定要回家,找到你的丈夫” 布桐看着画面中自己泪流满面的脸,彻底愣住。

  厉景琛?

  她的丈夫叫厉景琛?

  可是林澈不是告诉她,厉景琛是杀害爷爷害得她家破人亡的凶手吗?

  如果画面里的她说的是真的,那么爷爷没死,一切的一切,都是林澈在骗她的?

  如果画面里的她说的是真的,那林澈根本不是她的丈夫,她的丈夫是厉景琛,而她之所以会离开帝都来到这里,全是林澈的阴谋! 可是为什么啊,她不懂。

  从小到大,澈哥真的很疼很疼她的,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他变成这样! 布桐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炸开了,乱得理不清头绪。

  但是她必须尽快冷静下来,她相信这段录像不可能无中生有,不管是真是假,她都要证实清楚。

  而唯一证实的方法,就是回帝都。

  只要回到帝都,她就能搞清楚一切真相。

  布桐敛了敛神,急忙把芯片装了回去,捡起地上的钻石重新装上,四下看了看,将吊坠藏进了枕头里。

  晚餐的餐桌上,林澈跟平时一样,殷勤地给布桐夹着菜。

  “桐桐,你最近好像又瘦了,多吃点,澈哥给你炖了燕窝,一会儿饭后吃。”

  布桐吃了一口青菜,看了他一眼,道,“澈哥,在这个地方,应该也只有我能吃得起燕窝了吧,我看见保姆身上的衣服,都是打着补丁的。”

  林澈笑了笑,“你娇生惯养惯了,从小吃的用的都是最好的,吃不了半点苦,我也舍不得让你吃苦。”

  “澈哥,你说这里是与世隔绝的,可是我每天都这么吃燕窝,你得屯了多少燕窝才够我吃啊,而且你前两天给我的新衣服,应该不是这个地方买的吧?”

  “桐桐,这些事情你不用操心,总之你需要的,澈哥都会想尽一切办法给你。”

  “我不怕吃苦,但是我怕在这里暗无天日地活着,”布桐直视着他,认真的道,“澈哥,我想回帝都。”

  林澈低垂着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晦暗,“桐桐,你为什么永远听不懂我的话?

  我说了无数遍,我们不能离开这里。”

  “因为我是布桐,我是布老首长的孙女,我不能躲在这里过一辈子,澈哥,就算布家家道中落了,我也要凭自己的能力在帝都立足,只要我不偷不抢,我不信我在帝都活不下去。”

  “桐桐,你说得很有道理,可是我不允许,爷爷临终之前唯一的嘱托就是让你好好活着,我不能辜负爷爷的嘱托。”

  “就是因为爷爷死了我才更要回去!”

  布桐抬高嗓音道,“我想去爷爷的墓碑前磕个头,不想逢年过节的连个去祭拜他的人都没有!”

  林澈掀起眼皮看着她,“桐桐,爷爷需要的不是这些!”

  “爷爷需不需要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需要!我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待下去了!我要回家!”

  “桐桐,我是你的丈夫,有我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家,你怎么永远听不明白这个道理!”

  “这些话都是你自己说的,我根本不记得我跟你结婚的事情,如果你真的尊重我,就不该把我困在这里!”

  “我不尊重你?”

  林澈不怒反笑,“桐桐,你摸着你的良心说说看,我哪里没有尊重你了,你说!”

  “你把我困在这里,就是对我最大的不尊重,”布桐冷然道,“澈哥,你如果不想离开这里,我没有意见,我可以一个人回帝都,可是你不能把我当成一只金丝雀,一辈子困在这个牢笼里,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我想回家,就算家没有了,我还有择一,还有钱进晚愉,还有张妈,我想念他们,帝都才是我的家,这里不是。”

  林澈闭了闭眼,“好,桐桐,我算是听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心里装着所有人,连钱进都装着了,唯独没有我。”

  “澈哥,我没说我心里没有你,我只是想回家,我觉得这个要求不过分,而且我没说一定要你跟我走,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林澈双眸微眯,“你的意思是,澈哥贪生怕死才不愿意跟你走,是吗?”

  “不然,我想不到更好的解释。”

  “林澈往椅子上一靠,道,“桐桐,你不需要用激将法,我不吃这一套,总之,我不会答应让你离开这里的。”

  布桐看着他,“好,澈哥,既然话说到这里,那我也跟你说清楚,我一定要回帝都,你如果不愿意,我也会自己想办法,希望你不要阻拦,免得我们反目成仇,谁脸上都不好看。”

  她都把话说得这么清楚了,林澈还一再推三阻四,更加让她觉得事情不简单。

  视频里她说的话,很有可能是真的,所以她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离开这里,回帝都证实清楚。